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從此山河與你
從此山河與你 連載中

從此山河與你

來源:google 作者:蕭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幽蘭 現代言情 蕭衍

過千山,踏雪原!不遠萬里來到他身邊,終因他一句封后大典上,不如你為她綉一件夜國女子的嫁衣如何?心碎滴血!她匍匐在地,滾燙的淚水滴落在手背生,卻不得不忍下心中酸痛:臣妾遵旨她從不知道,他對她只等一個契機,所謂的嫁衣也不過是為她自己所綉!展開

《從此山河與你》章節試讀:

夜幽蘭蹲下身,拿起白色的瓷瓶。

拔開紅色的塞子聞了聞裏面的味道,嘴角的笑依舊濃烈: "砒霜? "

"是。 "

"我要是不想死呢? "是的,不想死。

就算司馬府出了那麼大的人命,她也依舊不想死。

她在乎的人太多了。

父母,姨娘,疼愛自己的哥哥,而夜皇不就是抓住了她的這些軟肋如此拿捏?

然而,她在乎的何止是夜國的親人,還有思念整整八年的人。

如今夜國親人死了大半,她又怎麼可以讓他的國家遭受重創?自己親人的命是命。

但他南國那麼多百姓的命也是命,她又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他成為亡國之君?

江心起身,看着她的眼底生出了幾分冷意: "我們來這裡之前,你就應該知道我們不是為爭男人而來的,而他給公主殿下的冊封大典還有十天時間。 "

"…… "

"而這一年裡,他是如何對你我的,這樣你還要? "

"呵! "江心的話沒說完,夜幽蘭就嘲弄的笑了。

這一年裡是如何對自己的?

是如何對後宮的?

正是因為看到他對雲清的盛寵和無條件給予,她也更是看清楚了他對八年前的在乎。

夜皇不仁,那她自然也要守護自己更應該守護的。

她的態度,也讓江心知道,如今不管說什麼都沒用,眼底的冷意結了冰: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

夜幽蘭的態度也更冷。

就這樣當著江心的命,將瓶子里的東西直接灑在了地上。

江心上前一步就要奪過她手裡的瓶子,而她似乎早就看出江心今日來的意圖。

瞬間手裡多出一把剪子,在江心靠近的時候,直接就一剪子刺在了江心的手臂上。

瞬間血流如注!

"夜幽蘭! "江心大怒,她是將門虎女,夜幽蘭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在江心吃痛的時候,迅速朝門口跑去,嘴裏還在大喊着: "來人,來人啊! "

江心見狀,立刻就要上前去抓她。

眼看着人就要追上來,加上外面也遲遲沒動靜,她額頭冒出一層冷汗,逃到門邊,就要拉開門,然而門卻從外面鎖死了。

更篤信江心在進來之前就已經將一切打點妥當。

江心站在離她一米遠的位置,捂着出血的手臂,冷冷的看着她: "不要再做無畏掙扎了。 "

"江心,夜皇不仁已經對我司馬府動手,你以為你江家還能存活多久? "

"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

"你真是執迷不悟! "夜幽蘭大怒,沒想到即便到了這樣的地步,江心和雲清依舊執意幫那個狼心狗肺的做事。

看着江心靠近自己,她臉色一陣陣發白。

不,她不能死。

江心: "幽蘭,夜皇是個多心狠手辣的人你也知道了,雲清心軟捨不得動你,但我不能看着我們的親人因為你而死。 "

"因我而死?你們太天真了,我司馬府的人是因何而死的呢? "

是啊,她們認為,她們的親人會因為自己的反逆而死,那她的家人呢?

到底是誰做了什麼,讓她的親人而死?

江心已經被迷了眼,似乎今天是要執意取走夜幽蘭的命。

看着江心手裡多出的匕首,雪亮的晃花了夜幽蘭的眼,臉色也變的更加蒼白起來。

"不,你不能。 "

"對不起。 "江心沉沉的說著對不起的話,然而手裡的匕首已經對準了夜幽蘭。

……

另一邊,已經離開蘭軒閣很遠的蕭衍,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動,心裏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至於到底是為什麼,他也不知道。

"回蘭軒閣。 "

《從此山河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