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連載中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

來源:google 作者:文悅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衍尊 張瀟瀟 現代言情

一覺醒來,張瀟瀟錯愕發現自己竟然穿越了如今的她,雖是右相府的嫡大小姐,可是因為展開

《穿越之權寵囂張妃》章節試讀:

張瀟瀟一進去,看見奄奄一息的凌衍尊,見他呼吸微弱,已經是失血過多休克了。
她突然有點後悔話說這麼滿了,面前的人就剩一口氣了。
旁邊一個中年男人急的團團轉,見張瀟瀟上前立馬攔住了她,「你要做什麼?」
「既然你救不好他,就別攔着我救。」
看情況這個中年男人應該是他們口中的陳大夫,推開他,立即給凌衍尊止血,三五兩下血也就止住了,讓陳大夫目瞪口呆。
他剛剛費了好大功夫也才讓凌衍尊的血不那麼快流出來。
張瀟瀟瞥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了,「相信我,可以的。」
陳大夫一愣,獃獃地點頭,「好。」
「這個斷了的箭頭在心臟附近,太危險了。」
「是,老夫也不敢輕舉妄動。」
「我知道,王爺現在這個樣子,一時動不得那箭頭。」
沒有萬全的保障,張瀟瀟也不敢輕舉妄動,一個不小心凌衍尊要麼失血而亡,要麼刺入心臟,一命嗚呼。
這簡陋的醫療環境,想救活凌衍尊,太難了。
大出血,和手術取出異物,都要大量的血液供給,不然神仙來了也無濟於事。
張瀟瀟思考了一番,心裏有了打算。
驗了凌衍尊的血型,轉身就朝屋外走去。
一眾侍衛看見張瀟瀟出來,心中一沉,這麼快就出來了。
「就你們王爺,需要你們配合一下。」
「嗯?」
眾人瞪大着雙眼,面面相覷,他們能做些什麼呢!
「聽我說,你們家王爺現在失血過多,現在急需輸血,需要你們提供一點血液。」
張瀟瀟在空中一個勁比划著。
還有這種前所未聞的方法,眾人一聽可以就自家主子,一個個爭先恐後,「我,我來。」
「等等,你們先別吵,不是每個人的血液都可以,所以現在你們這的人有點少,需要多一些人來。」
張瀟瀟望着門外六七個人,有點頭疼,也不知道有沒有血型符合的。
掠影此時站了出來,「不知王妃需要多少人?」
「越多越好吧,而且要快,尊王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
「好,請王妃稍等。」
咻的一下便沒了他的身影。
『這麼快,什麼功夫啊!
教教我吧,日後好逃跑』張瀟瀟不經感嘆,「你們排好隊過來,測一下你們的血型。」
一測下來,六個人中,就一個符合的,害!
「就你,過來,暈針嗎?
暈血嗎?」
「哈?」
被點名的壯漢一臉蒙圈,不過看見張瀟瀟叫了他,內心還是十分高興,「我堂堂尊王府的侍衛怎麼會怕這些呢!」
「那好,先抽你兩百吧。」
說著將那人拉進屋裡,開始抽血。
此時掠影也帶着一干人前來,從中挑出了二十多人。
「你們這些人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我們不行嗎?」
「不行喔,血型不符。」
被淘汰的人多少有些失落,覺得自己沒有盡到自己的力量,張瀟瀟不由得感嘆道,『這冷麵傢伙人緣真好。
』 「你們也別難過了,有這份心意在就好了。
對了,這張紙上的藥材儘快送來。」
在掠影的安排下,其他侍衛各司其職,一下也就散了。
張瀟瀟面對挑出來的人,各抽了兩百的血,此時的血量應該是充足的。
有人卻覺得少了,抓住張瀟瀟指着血袋說道,「再抽點,這有點少。」
有被無語到,張瀟瀟甩開那人的手,「夠了,你們這麼多人,好好休息吧!」
「可我沒什麼感覺啊,再抽點吧。」
「適量的抽血自然沒什麼反應,再抽,給你抽幹了你也沒什麼感覺啊,那時你人都沒了。
抽血也得保證你們這些供血人的健康啊。」
文化差異解釋起來真的好麻煩啊。
「王妃,你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陳大夫端着張瀟瀟要的毛巾、白酒等東西過來。
「好,把屋子點亮,開始吧。」
張瀟瀟洗乾淨手,悄摸的從空間中拿出一套手術工具,準備開始給凌衍尊動手術。
當房間被蠟燭點的金燦燦的,張瀟瀟突然反應過來,這亮度不行啊。
連忙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掏出一個白白的圓圓的機械人,小聲對它說道,「小白,亮起來,越亮越好啊。」
為了你家主人的小命,只好讓你暴露了。
陳大夫看到發光的小白,一臉驚愕,張瀟瀟燦燦地笑道,「那個,之後在解釋哈!」
「好。」
「那個,你,過來幫我舉着它。」
張瀟瀟指着掠影。
掠影也是同款驚愕臉,木訥地接住張瀟瀟手中的機械人。
看着張瀟瀟手中的刀在凌衍尊身上來回遊轉,兩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誰也不敢吱聲,雙眼瞪着老大,比剛剛看着其他人抽血還驚訝,只見着張瀟瀟把凌衍尊胸口部分剖開,卻不見鮮血外流。
張瀟瀟一邊給凌衍尊輸血,一邊繼續手術,小心翼翼的將殘留體內的箭頭剔除,全程大氣都不敢出,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他送走了。
經過三個時辰的努力,終於將箭頭從他心臟旁取出,取出的一剎那,鮮血飈出,濺了三人一臉,此時張瀟瀟內心也是鬆了一口氣,成活的幾率又多了些。
剔除箭頭旁邊的腐肉,又花了一個多時辰,最後的傷口縫合,也是讓那兩人看的眼花繚亂,嘆為觀止。
經過張瀟瀟五個時辰的不懈努力,手術圓滿完成,凌衍尊的呼吸也恢復了正常。
「好了,等他醒吧!」
聽見張瀟瀟的話,兩人如大夢初醒般,滿心歡喜,「多謝王妃。」
「不謝啊,別高興得太早,還沒過危險期呢,要是傷口感染髮炎引起高燒也會隨時要了他的性命。」
張瀟瀟低頭收拾自己的工具,將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默默地收了起來。
掠影突然發現自己手上抱着的圓球不亮了,眼底划過一抹擔憂,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王妃,它不亮了。」
張瀟瀟瞥了一眼,絲毫不在意,「哦,沒電了。」
強光照了十個小時不亮實屬正常。
「那怎麼辦?」
掠影覺得這東西可是個寶貝啊,王妃竟絲毫不在意。
「放太陽底下晒晒吧。」
太陽能的,晒晒就好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忙了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