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連載中

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來源:google 作者:藍月清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楚寒 陸七七

本是現代一孤女,穿越成農家女,母親早逝,努力拚搏養弟弟,奈何渣爹找上門,以為從此榮華富貴享不停,誰知明槍暗箭,又斗相公綠茶初戀,看一介孤女奮鬥史展開

《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章節試讀:

子萱握了握子月的手悄悄說道:「放心吧,我懂的,我剛回來不久,和她應該不會有多少交集的,所以不用擔心」

「子萱,你和子月帶着各家小姐去園子里賞梅吧,那兒有暖閣,你們好好招待她們,莫要怠慢了」主母齊氏說道

「好的,母親,女兒這就和子月妹妹帶各家小姐去園子里賞梅花了,」

「各位小姐,這邊請」子萱帶着子月和一眾世家貴女去了園子里,暖閣里早有丫鬟備好了茶點,還有棋盤,古琴等消遣的東西!楚子萱在子月的介紹下一一和幾位小姐見了禮,帶着她們賞了會梅花就帶着去了暖閣。

一路上,有子月這個小機靈在,倒也氣氛和諧,去了暖閣,眾小姐見有古琴,棋盤,還有畫畫的工具,一時興起,秦將軍的女兒秦如煙便提意道「各位姐姐,今日恰逢將軍府為子萱妹妹回來慶賀舉辦宴會讓我們聚在一起,園子里的梅花也開的甚好,不如我們來撫琴助興吧,」

「秦妹妹提議甚好,子萱妹妹也一起吧!」兵部侍郎家的小姐郭嘉嘉說道

楚子萱大方回道「各位姐姐都是世家貴女,自小琴技師承名師,不像我從小在山野鄉村長大,得父親祖母關懷接回府,雖祖母幫我請師傅教我撫琴,耐何學習時日尚短,琴技還未學得師傅二分,所以今日就不在各位姐姐面前獻醜了」

「子萱妹妹你這麼說就是太貶低自己了,我們中也不是人人都會撫琴的,像沈太師家的沈姐姐,她就不擅撫琴,但是極擅畫畫,現在沈姐姐的一幅丹青都千金難求呢。今日在這就是我們閑着沒事撫琴玩玩,不必太過在意的」國公府葉婉柔說道

見葉婉柔這麼說,子萱也不好再推辭

「那子萱就恭敬不如從命,還望各位姐姐稍後莫要笑話我才好」子萱笑着說道

首先提議撫琴的秦家小姐先開始彈奏,秦小姐彈了曲(落霜),琴音悠揚,曲調和緩,一曲落音,在場的小姐們都紛紛叫好!

「秦妹妹的落霜彈奏得真好,當真是天籟之音啊,這樣吧我就給各位姐姐們彈奏一曲(伶人),各位姐姐們還請多多指教」葉婉柔說道

只見葉婉柔的指尖上下翻飛,像極了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琴聲悠揚,更有一股意境,如若說剛剛秦家小姐彈奏的落霜如泣如訴,那葉婉柔的伶人則是纏綿悱惻,餘音裊裊!一曲奏完,大家都聽得如痴如醉~

「葉姐姐,你的琴技愈發精進了呢,就連我都聽得痴了」子月調皮的說道

「瞧我們子月妹妹的小嘴越來越甜了呢」葉婉柔輕掐子月的小臉說道

「嘿嘿,那是因為吃了我大姐姐做的蜜餞啊,所以我的嘴那麼那麼甜」子月嬌憨的說道

眾人聽着都笑了,氣氛一時好不熱鬧

突然暖閣外響起一陣笑聲,眾人好奇的望向窗外,原來是各家的公子在院子里賞梅笑鬧呢~

「啊,那位不是沈太師的公子嘛,他今日也來了,他可是京中出了名的才子呢」郭嘉嘉驚呼道

子萱順着郭嘉嘉的眼神看去,為首穿白衣的公子應該就是郭嘉嘉口中,那位京中有名的沈才子了,看着確實是英俊瀟洒,風流倜儻!

「大家都快別看了,等下只怕會惹那些公子們笑話呢」葉婉柔柔聲說道

眾小姐聽了葉婉柔說的話都羞紅了臉趕緊收回了眼神

「咱們還是繼續撫琴吧,剛剛葉姐姐彈的真好聽,子萱小姐不如你也來彈奏一曲吧」

楚子萱看向說話的郭嘉嘉,這人這會讓我彈,該不是想看我出醜吧,現在暖閣外的那些公子哥還在園子里賞梅呢

想想自己才學了不到三個月的琴技,在這有葉婉柔和秦小姐金玉在前,如果這會要是彈的不好,不僅是她丟臉,更是丟了將軍府的臉面,楚子萱不明白為什麼這個郭嘉嘉會這樣針對她,但是這個琴今天必須要彈得出彩了,否則就丟臉丟大發了,今日是她第一次和這些世家貴女打交道

「那子萱就獻醜了,給各位姐姐彈首我在蜀中時學得的一首曲子吧,這首歌名為(三生三世)說罷楚子萱邊彈琴邊跟着琴聲唱了起來

握不緊那段過往

冥滅了結魄光芒

那一滴離別的淚

灼燒着我的胸膛

愛在天地中流轉

一顆心為誰奔忙

四海八荒 身在何方

歲月該如何安放

聽風聲在沙沙作響

敲打着誰的惆悵

思念在一瞬間生長

才忘了夜多漫長

掌心的淚握到滾燙

只願為你三生痴狂

落花滿天 又聞琴香

與你天地間徜徉

如果愛太荒涼 我陪你夢一場

贖回你所有淚光

這一路有多遠 這三世有多長

執手到地老天荒

風凄凄霧茫茫 雨滾滾雪漫漫

一步步都陪你同往

牽着手 別驚慌 管明天會怎樣

哪怕註定流浪 哪怕海角天涯

聽風聲在沙沙作響

敲打着誰的惆悵

思念在一瞬間生長

才忘了夜多漫長

掌心的淚握到滾燙

只願為你三生痴狂

落花滿天 又聞琴香

與你天地間徜徉

如果愛太荒涼 我陪你夢一場

贖回你所有淚光

這一路有多遠 這三世有

手牢牢不放 愛念念不忘

人生何須多輝煌

浮華的終成空 執着的都隨風

情路何須多跌宕

要遇多少風浪 心不再搖晃

一起細數這過往

陪你等 風停了 霧散了 雨住了 雪化了

再見絕美月光

還有我在你身旁

一曲彈完,見眾人還沉浸在音樂裏面,陸子萱也不禁暗自擦了把汗,這首歌是她在現代時最喜歡的一個劇里的主題曲,那會在大學時也曾在畢業晚會唱過這首歌,沒想到穿來古代了還有機會唱這首歌

突然一陣掌聲傳來,驚醒了還沉醉在這首歌的眾人

「姑娘彈的這首曲子,當真是天籟之音,琴聲如訴,曲調悠揚,不知姑娘彈的這首歌曲名叫什麼」原來是琴聲把窗外那群賞花作詩的公子也吸引了過來

楚子萱起身行禮道:「沈公子問的這首曲子是我在蜀中時,聽一位琴師彈奏得曲子,歌名叫三生三世」這歌還有個纏綿悱惻的故事呢!

「哦,不知楚姑娘可否給大家講講這個故事」沈從安笑着說道

楚子萱看了看身邊的世家小姐們,現在若是當著這麼多外男講這個故事會不會不太好啊,不過都是些已經及笈了公子和小姐講講應該也沒事吧

楚子萱清了清嗓子說道「這個故事講的是傳說在一個名為青丘的地方,那裡由狐帝和狐後統治着這個十萬之地,那裡是狐族生活的地方,狐帝狐後法力高強,是為上神,狐帝狐後共育有几子和一女,小女兒長得絕色傾城,聰慧伶俐,狐後最為疼愛這個小女兒,所以在女兒還小時就給她和天族二皇子訂下了婚約,隨着時間推移,狐後的小女兒漸漸長大去了崑崙拜師學藝,後來在學藝途中因緣巧合結識了外出歷練的魔族二皇子,兩人逐漸熟悉漸生情愫,奈何魔族一直想要大舉進攻天族和青丘,魔王知曉二兒子和青丘的帝姬互有好感時便利用二人挑起了戰爭,最後魔王被帝姬師傅鎮壓,可是小帝姬的師傅也為鎮壓魔王捨身消散在世間了,後來帝姬自責是自己害了師傅,便把自己困在青丘十萬年,更和魔族二皇子發誓恩斷義絕,永世不在相見」

「那這個小帝姬不是和天族太子有婚約嗎,這是不是有違婚約了,這個帝姬也太過任意妄為了些」郭嘉嘉挑眉說道

「郭小姐,這只是我聽來的故事,而且這個故事我還沒有說完,」楚子萱無奈的說道,這個郭小姐聽個故事也如此上綱上線也是沒誰了

「萱姐姐,你快給我們講講後來呢」子月搖晃着子萱的手說道

子萱見眾人對這個故事還好奇得很,便繼續講道「後來,滄海桑田,轉眼間青丘帝姬也已十萬多歲了,神仙的十多萬歲在人間看來也算是老姑娘了,但是在神仙的漫長時光歲月里也不算太大年紀,青丘帝姬在青丘思過了十萬餘年,人間早已滄海桑田,天族二皇子也歷劫圓滿成了上神,在天族得知帝姬出關後就提起了那樁早早訂下的婚約,更是要二皇子去青丘和帝姬見見,

可是帝姬卻被年輕時的那段感情所傷,沒有答應二皇子的求見,

更是求了狐帝讓他去天族解除這場婚約,

狐帝見女兒心意如此,也知女兒還為師傅的離去傷心,便答應了帝姬去了天族,和天帝商議解除婚約,

天帝考慮魔族一直蠢蠢欲動,想和青丘聯姻共同抵禦魔族,便和狐帝商議,可以廢止青丘帝姬和他二兒子的婚約,但是可以改和天族太子訂下婚約,

狐帝在青丘也對這位天族太子有所耳聞,出生便是上仙,在還未滿七萬歲時就已經歷劫成功升為了上神,年紀輕輕便已名揚四海了

見天帝聯姻的誠意,狐帝也擔心女兒會因師傅的死自責而選擇孤獨終老便答應了天帝的提親

只是當狐帝回到青丘還在猶豫怎麼和女兒說他給她又訂了門相差幾萬歲的親事時,帝姬出關感應到師傅當初封印魔君的封印鬆動便已經去了封印的地方,不在青丘了

等到帝姬趕到封印魔王的地方,封印已經鬆動,帝姬趕緊發動法力加固封印,奈何帝姬法力不強,在魔王的抵抗下,帝姬被魔王打下詛咒,失去法力,變成了一個凡人落在人間,可憐青丘帝姬毫無法力又失去了記憶,在人間獨自生活

正巧魔王的坐騎也逃到人間了,天族太子奉命去人間捉拿魔王坐騎,由於人間法力壓制,太子也被魔王坐騎打成了重傷,恢復成了原型一條黑色的龍,太子用法力將龍身縮小成一條小蛇,躲在山間養傷,

正好被失去法力的青丘帝姬救下帶回了家,青丘帝姬因封印魔王被魔王詛咒掩蓋了神力氣息,所以太子也沒察覺到青丘帝姬是神仙,只以為是個鄉野村姑,便放心的跟着青丘帝姬回家在人間養起了傷

時間緩緩過去,太子在青丘帝姬的照顧下逐漸恢復了傷勢,法力也恢復了,但是受天規限制不得在人間顯露法術和真身,所以只能已縮小的龍身跟着帝姬,

直到有一天太子跟帝姬去了集市感應到了魔王坐騎的氣息,怕人間百姓被坐騎殺害,太子在大庭廣眾下顯露了龍身和魔王坐騎打了起來,魔王坐騎眼見不敵太子便逃了,顯露龍身的太子也只能回歸天庭接受懲罰,

這邊帝姬因為被突然顯露龍身的太子嚇到,以為那條被她救下的小黑蛇已經嚇走了,只好又一個人獨自生活

太子回了天庭接受了處罰,還時常想起在人間救他的帝姬,終於按捺不住又偷偷跑去人間見她,只是這回就不用化成龍身了,就以真身去和帝姬來了個偶遇

兩人見面,互相陪伴在人間過了好些日子,還結成了連理,直到天庭來人找到了太子,要招太子回去,太子不舍帝姬一個凡人在人間生活便帶她回了天庭,

只是太子在天庭早有一個心悅他的女仙,是位功臣遺孤,天帝為安撫功臣之後,就把這位女仙賜給太子做了側妃,

而被太子當成凡人帶回的帝姬則成了女仙的眼中釘,帝姬被太子側妃用計挖去了雙眼,偏太子日日忙於公事無暇照看帝姬。帝姬在失去雙眼後又突然發現有了身孕

十個月後,帝姬生下一個男孩,在被挖去雙眼後,帝姬早已對太子失望,鬱鬱寡歡,她不想再呆在天庭,想回去人間

直到被側妃誆騙說只要她跳下誅仙台,就可以回到人間,帝姬在生下孩子後便天天借口說要去聞那條路上的花香讓侍女帶她去誅仙台,侍女只以為她是因為失去了雙眼,想出去散散心,遍帶着她日日都去那條路上聞花香

太子多次來看帝姬,都被帝姬以身體不適擋了回去,直到太子被天帝叫去議事,失去眼睛的帝姬支開了侍女,一個人摸索着到了誅仙台,手裡還拿着太子曾送她的可以通話的法器,對太子說了一聲「我回家了,不用再來找我」就傷心欲絕的跳下了誅仙台,她以為跳下誅仙台就可以回到人間,實際凡人跳誅仙台只會魂飛魄散

等到太子聞訊趕來,帝姬已然跳下了誅仙台,從此天庭再無那個失去眼睛的凡人妃子,只有一個傷心欲絕的太子和一個年幼喪母的小皇子!

子萱看着眾人說道「這個故事就講到此,所以這首三生三世的曲子,想必也是想表訴天族太子乞求能和凡人妃子能再有三生三世的情緣吧」

「今日聽楚小姐講這個故事,真是精彩絕倫,凄美感人,只是最後結局太過凄涼」沈從安說道

「子萱妹妹,你這個故事講的比茶樓說書先生都要精彩呢,原來子萱妹妹的琴聲和歌聲都如此動聽,你剛剛和我們說讓我們不要取笑你,看來是你太過自謙了啊!想必過了今日,再沒人敢說你的琴技不如人了」葉婉柔笑着說道

「葉姐姐誇讚了,我確實是琴技還不行,今日也是藉著這個曲子的便利得了你們的誇讚,我的琴技可還要和葉姐姐和秦姐姐好好討教呢」

說完,便有丫鬟來報說可以準備入席了,席面都已準備好,夫人讓她前來告訴兩位小姐,讓小姐帶着各位客人去前廳入席

聽完丫鬟的話,楚子萱向沈公子一行人行禮說道,「各位公子也請去前廳入席吧」說著便帶着一眾世家貴女去了主母安排的女賓席

沈公子看着楚子萱離去的背影,不禁笑了笑,這位從鄉野接回來的將軍府嫡女好像也不似傳聞說的那般粗鄙不堪,毫無規矩!反而表現得落落大方,才華出眾!果然傳聞不可信啊!沈從安搖了搖頭,便跟着一眾公子也去了前廳男賓席入座

待眾人坐下開始飲宴,突然進來下人對着楚雄說道「將軍,端王府也派人送來了賀禮,人現在還在門外呢!」

楚雄聽到趕緊起身說道「趕緊將來人請進來,不,還是我親自去迎接下吧」

待楚雄將來人帶到前廳時,來的人赫然就是楚子萱在蜀中時那位救她的趙公子,楚雄安排趙子謙入席後,端起酒杯說道:「非常感謝各位大人今日來參加府上的宴會,楚某不甚感激,今日希望各位都吃好喝好」說罷便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眾人見狀也紛紛舉杯暢飲

一頓飯下來,也算賓主盡歡,待客人走完,楚子萱也累得不行躺到塌上都不想動了,直到丫鬟們端着無數禮物送來錦怡院,楚子萱又趕緊坐了起來,整了整衣服

「這些禮物都是給我的嗎」

「是的,大小姐,這些都是夫人吩咐我們送來的,說是今日各府上送的賀禮,有些已經收入了庫房,還有些送去了二公子那,另外這一份是端王府送來的,夫人囑咐我們特意送來給大小姐你」

「端王府?為什麼要特意送給我啊」

「奴婢也不知道,夫人說來送禮的人姓趙,名子謙」

「趙子謙,哦,那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訴夫人說我知道了」

「是,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楚子萱打開端王府的禮物,是一把弓箭,看大小和那些普通的弓箭不一樣,好像更輕一點

「趙子謙是端王府的,莫非那位蕭公子就是端王」楚子萱喃喃道

楚子萱叫來夏禾,讓她把這些禮物都登記下來收入庫房,順便問了一句「夏禾,你知道端王府嗎」

「端王府?奴婢只聽說端王曾領兵大敗契丹,被稱為我們越國的戰神,其它的奴婢就不太了解了,小姐,你怎麼突然問起端王府了」

「哦,沒事,隨便問問,行了,你去忙你的吧,順便你再叫人幫我送些水去浴房」

「是,小姐」

《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