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贈送空間超市
穿書七零贈送空間超市 連載中

穿書七零贈送空間超市

來源:google 作者:岩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言蹊 現代言情 賀隨川

作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沈言蹊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穿越,成為了小說裏面的炮灰女配,成為男女主相愛道路上的墊腳石,最後被女主虐殺,看到這種情況,沈言蹊只能表示既來之則安之,最起碼要把炮灰命運改一改吧,用空間超市養好娃娃,在這個年代文里生存下去,至於娃兒爹考慮去父留子展開

《穿書七零贈送空間超市》章節試讀:

賀隨川聽到她答應了心裏鬆了一口氣。

自己好歹也可以跟着,總比被拋棄強。

在後面樂呵呵的拿着東西,自己去買了兩張卧鋪票。

火車站全是人,沈言蹊拉着安安的手,害怕人流衝散了。

賀隨川護着沈言蹊,人擠人終於上了車。

到了自己買的卧鋪,裏面還沒有人。

「媳婦,」你和兒子睡上面,省的吵醒你,我睡下邊。」

沈言蹊也喜歡睡上面,沒有人吵着自己,在上面感覺還有安全感一點。

賀隨川又去打了熱水過來,一直殷勤的忙來忙去。

沈言蹊在腦海里回憶了一下,原身當時以為賀隨川比較嚇人,死活不同意嫁過去。

嫁過去後發現賀隨川也不凶,對自己也好,就開始作天作地了。

一會兒的時間人都來滿了,對面的床鋪也是一個大家庭,一家一共六口人。

上來後就開始問東問西的,都被沈言蹊拿理由搪塞過去了。

「妹子,你們這是去哪裡啊?」

對面的床鋪又開始問話了,還一副熱情的樣子,讓沈言蹊難以招架。

本來都比較困了,還拉着她問這問那的。

「我們去孩子外公家。」賀隨川看出了沈言蹊估計也不想再說了,直接出手解決了問題。

「哦哦,妹子回娘家啊,娘家是哪裡的人啊?」繼而不死心又開始追問。

沈言蹊覺得得了,自己快成了回答十萬個為什麼的人了。

不想再說了,直接不說話了。

看到沈言蹊沒有理自己,對面也沒有說話了,只能嘀咕着沈言蹊幾句。

到第二天早上,天才亮,沈言蹊就被吵醒了,原來對面的小男孩尿床了。

那個大姐直接一聲尖叫,把她吵醒了。

睡不成了,只能吃飯了。

安安昨晚睡的早,他是一個睡眠質量好的人,倒床就睡,而且是秒睡。

就連沈言蹊都羨慕自家大兒子的睡眠質量,自己睡覺還要運量一會兒才可以睡着。

去洗漱好,再從包里拿出飯出來,帶的饅頭還有一點鹹菜。

袋子里的饅頭最

昨晚賀隨川一下子吃了三個,還吃了兩個雞蛋。

饅頭還夠三個人早上吃,雞蛋也還有三個。

所以早飯和對面的對比就是無比豐盛。

對面三個小姑娘就只有發硬的黑饃饃,倒是最小的男孩手裡倒是有一個雞蛋。

沈言蹊看到這,還不明白對面一家子是什麼秉性了嗎。

尤其對面的那個大姐對自己女兒罵咧咧的。

小男孩比較頑皮,從床上掉了下來。

就直接打自己的女兒,還一邊罵,沒有看管好弟弟。

沈言蹊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理會對面的事。

但對面是有事找沈言蹊。

吃完飯,過了一會兒,安安醒了過來。

看了看周圍,開始撒嬌道:「媽媽我餓了,我想吃飯飯。」

一邊說,一邊摸向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餓了。

「安安跟爸爸去洗臉,洗漱好了回來吃飯。」

沈言蹊給安安穿上自己給他做的背帶褲,讓賀隨川給他抱了下去,給他穿好鞋子。

帶着他去洗漱,對面一看賀隨川走了,立馬道:「妹子,大姐有事求你一下,你看能不能衣服借一下啊,我兒子尿床了沒帶夠衣服,你看能不能借穿一下。」

聽他說完,沈言蹊覺得,她臉可真大。

現在衣服也是值錢貨,沒有布票根本買不到布。

好多人家的衣服都是小的穿大的,一個接一個往下穿。

老人的衣服都是縫縫補補又三年,將就着過去。

一般知理的人家根本不會開口跟人家要衣服穿的。

衣服也是精貴的,衣服在火車上那也是有人偷的

所以等她說完這句話,沈言蹊直接拒絕道:「我帶的衣服都只夠我兒子穿的,沒有多餘的,你怎麼出門不帶一套衣服的。」

「妹子,我出門太着急了,實在沒帶衣服,妹子要不借穿一下,等你們到了再還你們。」

對面鍥而不捨的一直追問着。

沈言蹊被她糾纏厭煩「大家,真的沒衣服借你們,那衣服都是只夠我兒子穿的,衣服這年頭也是精貴的,實在沒有了,我賣你就是了。」

借穿到自己下車再還,沈言蹊才不信。

聽沈言蹊說要錢,對面的臉色立馬都不好了。

「妹子,借個衣服怎麼都不借啊,也太小氣了吧。」

沈言蹊氣不打一處來,什麼叫自己小氣,分明就是想占自己便宜,想的一套免費的衣服。

「那不好意思,我就是小氣。」

賀隨川正好帶着安安回來了。

「怎麼了?對面找你麻煩了?」

「沒有,就是對面想佔便宜,想要借穿安安的衣服,我沒給沒借,說我小氣。」

沈言蹊說完,賀隨川直接看向對面一家人。

賀隨川如果板著臉,不說話,看着也嚇人。

所以對面的也被他嚇着了,都不敢說話了。

還剩了一個饅頭和雞蛋,安安都給吃完了。

人小胃口不小,也不挑食給什麼吃什麼,最近也長胖了,看着也白白胖胖的了。

對面上鋪的幾個小女孩看到安安吃雞蛋,眼饞的看着。

還一直不停地咽着口水,沈言蹊覺得要不是她們媽媽太難纏了,自己也可以給她們一人一個。

看着小男孩有雞蛋吃,她們三姐妹都沒有吃,只有乾巴巴的饃饃。

沒借到衣服,一路上對面的一家人也安靜了不少。

讓賀隨川帶着安安玩耍,自己去補一會兒覺。

火車一路走走停停的,也比較慢,而且人來人往的,也比較吵鬧。

晚點了一個小時,三個人擠下火車,先去吃了飯。

等快到沈家的時候,賀隨川開始彆扭了起來,猶豫不決,走路慢騰騰的。

「你快點啊?你走這麼慢,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啊?」

沈言蹊在前頭喊着賀隨川。

聽到自己媳婦喊自己,賀隨川也跟上來了。

「媳婦,我要不要去買點新衣服穿什麼的。」

沈言蹊還以為什麼事呢,也是自己沒考慮周全,確實去買一套新衣服穿。

當初走的急,也沒換衣服,所以賀隨川覺得頭次來老丈人家裡也要穿好點。

留一個好印象,再買點東西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