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女尊】炮灰自救計劃
【穿書女尊】炮灰自救計劃 連載中

【穿書女尊】炮灰自救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G弦上的大司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G弦上的大司樂 古代言情 念嬌嬌

【女強打臉團寵】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念嬌嬌被書架砸中穿越到了一個女尊王朝,成為了一個猥瑣又愛家暴的村婦本以為只是一次普通的穿越,沒想到後來發現自己是穿越到小說中,成為的女主的炮灰惡毒姐姐想到書本中自己的凄慘下場,念嬌嬌當即拍板—她要靠讀書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聽說毒婦念大寶要參加科考,村名們都驚了!某村民:誰人不知道念大寶大字不識一個,她能考上童生,我把家裡的母豬殺了送給大家!某夫郎1:呵,裝模作樣!某夫郎2:隨她去吧,只要不吃喝嫖賭我就謝天謝地了原書女主:這個惡毒的女人,等我考上了一定讓你好看!直到某一天,一席紅紗的絕色女子騎着駿馬,帶着狀元的儀仗來到了村頭當大家發現對方徑直走到念大寶家時,紛紛驚掉下巴展開

《【穿書女尊】炮灰自救計劃》章節試讀:

翌日。

清晨。

念嬌嬌醒來後發現身邊已沒有人影,連那人的餘溫也消散,想來對方至少早起來1個多時辰了。

走出房門,看見正在艱難打着井水的譽川,念嬌嬌上前幫忙,將木桶了起來。

「妻主,我來就行了。」

譽川沒想到念嬌嬌這麼早起床,還幫忙提水。

要知道,平時對方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無事時更是信奉「能躺着不坐着,能坐着不站着」的原則。

「沒事,我們女人力氣大。」

念嬌嬌已經能良好的接受這個世界男女顛倒的設定了。

「妻主,我這就給你接水洗個臉。」

譽川轉身去找臉盆,趁着他離開,念嬌嬌往木桶中清透的水面望去,猙獰的面容辣得她閉上了眼。

這…

臉確實和家境一般寒磣啊。

一臉的橫肉和紅腫痘痘差點讓她密集恐懼症都要犯了。

眼前這油頭垢面的女人以後就是她自己了……念嬌嬌欲哭無淚。

之前注意力都在原身的記憶上了,倒是忘記查看自己的相貌了。

她忍住心痛再次望向水面。

嗯……如果刨去這一臉的痘痘,以她的眼光來看,原身的五官還是不錯的。

一雙杏眼,高挺的鼻樑,嘴巴也不大,要是皮膚狀態好的話應該是個小美人。

這樣想着,念嬌嬌立馬在心中開始盤算:

要改善皮膚,首先要保持皮膚清潔。

另外,原身的生活飲食習慣也要大大的改變——她先制定了每天早運動的計劃。

晨跑和瑜伽結合,前者是有氧訓練用來減肉,後者是無氧訓練用來塑型。

而在飲食上以後也要以清淡為主,原身天天酗酒的惡習也要改掉。

「妻主,洗把臉吧。」

思路被來人的聲音打斷,念嬌嬌接過譽川手中的毛巾,十分輕柔的擦拭着肉臉,生怕一個不小心弄破了痘痘以後留下疤痕。

擦過臉後,念嬌嬌稍微覺得自己乾淨了一點,隨即又覺得頭髮和身體髒得讓她有些難受。

於是她轉頭朝譽川道:

「川兒啊,我這兩天生病,也沒有清洗身子,現在難受得緊。」

譽川立馬領會其意思,道:

「妻主,我這就幫你燒水,不過,你要不要喝點粥後再洗澡,星雲已經做好,現在在鍋里熱着。」

「那好」,念嬌嬌點了點頭準備朝廚房走去。

隨即又想起什麼,腳步停下朝譽川道:「川兒,你吃過了么?」

譽川搖了搖頭,道:

「妻主沒用過我們怎麼可以先吃,等妻主用過後我們再吃。」

今天還算好的,由於念嬌嬌之前每天睡到大中午,所以他們四人一般不吃早飯,每日只吃兩頓。

念嬌嬌心道:果然如此。

隨即她拉起譽川的手一起往廚房走去。

「人是鐵飯是鋼,我們先吃飯!」

譽川盯着對方牽着他的手,心中一暖。

這樣,真好!

……

客廳。

四個人盛了四碗粥坐在桌前。

此時二夫郎玄奕外出打獵不在家中。

念嬌嬌掃了一眼三人開口道:

「咳咳,以後早上你們不用等我,自己先吃,給我留一份飯就成。」

星雲立馬反對:「那,那哪成,妻主我們不敢…」

南卿:「呵呵…」

譽川也不贊同:「妻主,這不合規矩。」

念嬌嬌再次拿出大女子氣概:

「就這樣說定了,在我們家,我說的話就是規矩!」

這話一出,三人不再作聲了。

飯後。

念嬌嬌用過譽川燒的熱水洗了個澡,頓時神清氣爽,連身子都暖和了不少。

她將譽川叫到一旁道:

「川兒,既然打算科考,那我們事不宜遲,這就去鎮上找你娘打聽打聽考哪些科目。」

譽川一咬牙,從懷裡掏出一根銀簪,道:

「妻主,這是我生父留給我的,你拿去典當換些銀錢,不夠的我們再想辦法湊。」

念嬌嬌先是一愣,用手絹再次將銀簪子裹好放回譽川的手心。

「你生父的遺物我怎麼能用,收好!」

譽川奇怪的看着念嬌嬌:「妻主,生父…他健在……」

念嬌嬌:「……」

「啊,哈哈…我的意思是你生父留給你的東西我怎麼好意思用呢!」

念嬌嬌尷尬的打了個哈哈。

原身早將對方的嫁妝糟蹋完了,就剩這麼一根簪子,於是她理所當然的以為是遺物才被保留的這麼小心。

「妻主,我的就是你的,況且你現在這麼上進,我能有所幫助心中高興得緊!」

譽川堅定的將簪子再次放入念嬌嬌手中。

「川兒,我們先去你家打聽打聽情況再說,說不定還用不到這些錢呢,這樣,你的簪子我就先幫你收着」,念嬌嬌將簪子揣進懷裡。

「妻主,我家裡的人可能……沒事兒,那我們這就出發」。

譽川欲言又止,到底還是沒說出來。

恐怕這次回家,家裡的人不會給妻主好臉色看。

但他也沒什麼辦法,馬上就要童生考試了,家裡有妹妹也要考童生,家母更是秀才,若是能提點一兩句肯定對妻主大有裨益。

當然,譽川對於念嬌嬌所說的用不着銀簪子並未放在心上。

不說每年上私塾的花費,平時那些書籍、筆墨宣紙更是費錢,就連報名費都要三兩銀子的高價。

這麼一根簪子估計也是杯水車薪。

心中雖這麼想,譽川的動作也沒停下。

從村裡到鎮上的牛車每日有兩趟。

卯時(05-07點)一趟,巳時(09-11點)一趟。

現在已經接近11點,快點趕時間也許能趕上最後這一趟。

念嬌嬌跟着譽川往村口趕去。

遠遠看到牛車掉了個頭馬上就要出發。

「哎!等等,等等!我們要坐車!!」

念嬌嬌氣沉丹田大聲朝前方喊道。

車夫並沒有聽到,牛車緩緩前行。

「等一下!」

念嬌嬌拉起譽川的手邊喊邊跑。

終於,牛車裡的人發現了身後趕着車跑的兩人,對着車夫打了聲招呼,牛車終於停下。

兩人來到車前,車內已經哀聲哉道。

「搞什麼嘛,要來就早點來嘛~」

「就是,害得我們一大車的人等她!」

「哎,是念家的那個…」

「哎喲,我們真倒霉,怎麼就和她乘一輛牛車了!?」

「之前不是聽說她得病快死了么,現在看精神得很啊。」

《【穿書女尊】炮灰自救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