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死對頭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死對頭 連載中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死對頭

來源:google 作者:辰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茉 辰錦

蘇茉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自己最討厭的反派角色太后虞氏為了改變自己反派命運,蘇茉開始了扮豬吃虎的逆襲之路當她準備功成身退之時,居然蹦躂出一個多年未見的竹馬,嚷嚷着要娶她展開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死對頭》章節試讀:

「奴婢這就去。」紅袖看到太后臉色不悅,連忙應答。

雖然很討厭太后乾的那些事,不過也正因為太后乾的那些事,讓蘇茉可以輕易震懾住她們。

這惡名也不是全然沒有用處,最起碼現在她就不用再費心去立威。

側殿

添香看着紅袖得意洋洋地走進來,才明白今天這一切,少不了紅袖的推波助瀾。

「紅袖,我跟你平日里姐妹相稱,你竟然這麼對我。」添香沒想到紅袖居然會告發她,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

紅袖冷哼一聲,道:「你背叛主子,還珠胎暗結,這可怪不得我。」她冷冷的看着添香,嘴角的笑容充滿了鄙夷。

添香憤怒地說道:「我平日待你不薄吧,但凡我有的東西,我都給你備了一份,到頭來你居然在背後捅刀子,還不知悔改。」

紅袖嗤笑,「你不過是有個姑姑撐腰,不然你以為,這宮裡的人會給你好臉色。」幹什麼都中規中矩的,還霸佔着管事宮女的位置,紅袖越想越覺得不甘心。

不過……

現在她的好日子到頭了,梁王又怎樣,還不是救不了她。

想到這,紅袖心裏無比暢快,她笑着說道:「你就好好待着等死吧。」

添香聽到這話心更加的亂了。

蘇茉也沒閑着,讓人給梁王傳話,添香在她手裡。

此時的梁王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卻又毫無辦法。

他想要保住添香和孩子,可是太后這一步,他猜想不到她想做什麼,即使着急,也不敢輕舉妄動,他擔心太后一個心情不好,直接賜死添香。

蘇茉知道梁王不敢來,也知道他為什麼不敢來。

雖說這梁王對虞氏無情,可是他對添香確實是不錯,畢竟她聽回稟的人說他已經自亂陣腳了。

蘇茉在等,等梁王找她,她堅信,梁王會妥協。

此時的她,心情很好。

從前她不理解虞氏的瘋狂,但是當她看到梁王的態度,她的好脾氣也瞬間消失。

雖說虞氏作惡多端,殘暴無良,可是她對梁王一直都是隱忍退讓,對於他做的一些事情也都是默許。

也正因此,梁王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作踐她的心意。

可惜,蘇茉不是虞氏,她不會受這份窩囊氣,梁王怎麼對她的,她加倍奉還。

梁王沒閑着,折騰了一圈,都想不到好的辦法,他騎馬直奔城外的報國寺。

敬太妃此時正在報國寺里吃齋念佛,抄寫經書。對於宮中發生的事,她一無所知。

自從晉元帝駕崩之後,她就看淡了,她只為自己的孩子祈禱,畢竟坐在那個位置,危險重重。

報國寺

梁王從馬背上一躍而下,直奔寺內禪房。

只見敬太妃端坐在蒲團上,閉着眼嘴巴在不停地念經,手上敲打着木魚。

梁王深吸一口氣,腳步放緩了走進去。

敬太妃聽到了腳步聲卻沒睜眼也沒出聲,依舊誦經。

「添香被太后抓走了。」

敬太妃聽到梁王的話,敲打木魚的手停頓了一下,才又繼續敲打。

梁王看她不為所動,繼續說道:「太后殘暴,你可是她親姑姑,你不救她,她必死無疑。」

敬太妃知道虞氏的性子,從添香躲到她宮裡,她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只不過,來的有些快。

而且她居然全然不顧當初她們的約定,就這麼闖入抓走了添香,敬太妃是生氣的,可是她面對着菩薩,她必須心靜神寧。

所以,不管梁王怎麼說都好,她依舊坐在那兒誦經。

一個時辰過去了,梁王已經說累了,他站在門外,滿臉愁雲。

敬太妃從禪房裡走出,眼神淡淡的掃視了一眼梁王,越過他往外走。

梁王看着敬太妃往門外走,一時反應不過來。

敬太妃出了禪院,發現梁王沒跟上來,神色微微變了變。

添香怎麼看上這種男人?

敬太妃對於梁王,心裏是瞧不上的。

作為一個男人,想要虞氏手中的兵權,卻又不想成為虞氏一族的爪牙,是個不安分的。

路上的馬蹄印深淺不一,敬太妃的心是七上八下的。

對於虞氏,她沒把握,可那是親侄女,她必須救,否則以後她再也得不到家族的幫助,那麼她必定是孤立無援的。

在後宮中,虞氏不動她除了陛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們顧氏一族在盛京的根基深,她根本無法撼動,即便是她如今把握朝政貴為太后。

敬太妃的馬車一進宮門,蘇茉就收到了消息。

她換了一身舒服些的衣服,把頭上繁瑣的頭飾去掉,只別了一根簪子,把頭髮挽起,悠然自得的在涼亭里喝着茶。

敬太妃會趕回來,這是她預料之中的事,畢竟梁王不敢直接找她要人,因為梁王生怕惹怒了她,她一聲令下,添香就人頭落地了。

梁王知道虞氏忌憚敬太妃,更忌憚她身後的顧氏一族,所以他以為他拿捏了太后的命門。

敬太妃回到了乾承宮,把宮人處罰一通,才風風火火地往昭華宮趕。

敬太妃前腳剛踏入宮門,蘇茉的聲音隨即在她身後響起。

「敬妹妹,瞧你這急匆匆的樣子,是想要吃人么。」蘇茉笑吟吟地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

「嗯……」

「這茶不錯,敬妹妹,你……可要嘗嘗。」

敬太妃愣着看向蘇茉,她怎麼覺得這虞氏變得不一樣了?

從前的她可是珠釵滿頭,總愛穿着鳳袍炫耀,怎麼今天穿着這麼樸素了?

還有她身上的氣息,也不一樣了。

敬太妃心中發慌,原本心有成算的事,也有些沒底了。

她收斂神色,換上一副坦然自若的樣子走到了蘇茉旁邊,直接說:「聽說姐姐把我那不成器的侄女給關了起來。」

蘇茉淺笑着放下茶杯,眼神凌厲地看着她說:「把聽說去掉,哀家確實把她關了起來。」

敬太妃的心咯噔一下,她的眼神,看的人心發慌。

蘇茉可不是虞氏,會被她拿捏,敬太妃的為人,她可是一清二楚。

不要看她一副雲淡風輕,不爭不搶的樣子,實則是最在乎名利地位的。

「難道敬妹妹不知道她做了什麼?」蘇茉笑了,「那不知敬妹妹把我貼身宮女藏起來做什麼。」

敬太妃握着手帕的手微微顫抖,她看着蘇茉的眼神,多了一絲閃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