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崩掉的劇情把我捧成女主了
穿書後崩掉的劇情把我捧成女主了 連載中

穿書後崩掉的劇情把我捧成女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慕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東方慕 古代言情 沈寧

穿越而已,怎麼又變成穿書了?講不講武德?想隨便嫁給個路人甲,保命而已!這路人甲怎麼會是當今慕王??原本里慕王死的早,現在怎麼要逆襲成為男主了??展開

《穿書後崩掉的劇情把我捧成女主了》章節試讀:

意識恢復後,沈寧也遲遲不願意睜開眼睛。

但是聽到身邊的大夫說,她是因為喜極暈倒的時候,又忍不住想要起來給他一耳刮子。

什麼喜極暈倒?她分明是怒氣攻心!

明明眼看就要自由了,卻一下子又被關起來了,她找誰說理去?

好在周氏到底心疼她,同意她到莊子上遊玩幾日散散心,才讓沈寧稍微活過來了一點。

「青禾啊!」坐在去郊外別院的馬車,呼吸着外面自由的空氣,沈寧的好心情逐漸恢復,「別院有什麼好玩兒的嗎?」

身邊的青禾也是個小丫頭說起來好玩,頓時來了興緻,興緻勃勃跟沈寧描述着別院里的有趣。

不管是院子外的清池,還是院子里花牆,鞦韆,都給沈寧勾勒出了美好的景色,讓沈寧異常期待。

然而!!事與願違!

沈寧和青禾才還未靠近別院,就聽到了裏面刀槍劍戟的聲音。

車夫是個反應快的,當即就調轉馬頭,要先離開是非之地。

「咚」的一聲,似乎是有人落在了馬車上。

沈寧還未來得及驚呼,先聽到了車夫的聲音,「什麼人……」

然後車門被打開,沈寧首先聞到一陣血腥味,接着身邊的青禾倒了下去。

一人跌跌撞撞的進來,一下子跌進了沈寧的懷裡,沈寧下意識的護住了那人的頭。

「你……」

沈寧低頭,看清楚了這人,一身白衣已經被血染紅,仿若謫仙般的臉,也蒼白如紙,整個人看起來奄奄一息,卻完全不影響他的好看。

反正讓沈寧這樣的顏狗,有些沉浸其中,一時間忘了自己的處境。

直到那人開口,「借馬車一用!回京!」

回京兩個字瞬間驚醒了沈寧,忙不迭的說。

「不不不,不能回京,馬車可以借你,但我可以不可以下車?我帶着我的人下車,不影響你?」

受傷的男人看了一眼沈寧,明明是虛弱,卻慵懶的迷人,「放你離開去報信嗎?」

「不啊,我給誰報信?」沈寧反問,「我就是不想回京而已,我保證下了馬車,我就失憶,什麼都不記得!」

東方慕似乎是悶笑了一聲,「為何不願回京,說說理由,本……我可能會放你下去!」

編故事環節啊!那可以!她擅長啊!

於是沈寧臉不紅心不跳的張嘴就來。

「我是從家裡逃出來,家裡覺得我年紀大了,就給我說了門親事,男方長得眼斜鼻子外的,最重要的是,好色成性,人品不行!」

「你看我將馬車借給你,也算是你的半個救命恩人,你該也是希望我好的,所以你就放我下車怎麼樣?這馬車我就送你了!行嗎?」

沈寧一邊說一邊看着東方慕,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覺得東方慕的臉似乎是更加難看了一點。

於是為了拉好感,關心的問,「你的臉色很不好啊,受傷不輕吧?現在真不是耽擱的時候,你就當行行好,放我一馬。」

「總不能真的恩將仇報,讓我嫁給一個人渣吧,這樣你肯定也於心不安,那就不如……」

東方慕看了沈寧一眼,「這是沈家的馬車!」

「……」

「京城沈家,只有一個沈將軍!你可認識?」

沈寧眨巴着眼睛,想說不認識,但是這馬車都被人給認出來了,她還能說不認識?

於是乖巧的點頭,「認識!」

東方慕勾了勾唇,沈寧覺得他在勾自己的魂。

「沈將軍只有一個女兒,叫沈寧,可是你?」

「不!」沈寧立刻搖頭,並且伸出兩根手指,「兩個女兒,之前丟的那個女兒已經找回來了!」

東方慕,「……」

「但你說的沒錯,我就是沈寧!」沈寧見東方慕的臉色又難看起來,只能乖巧的補充回答。

「若是本……」東方慕頓了頓,「若是我沒記錯,沈寧似乎是被重新許配了當今慕王!」

沈寧的大腦在瘋狂的運轉。

現在是個什麼情況?這是遇到行家了?那故事還能繼續編嗎?萬一變得太過,圓不回來怎麼辦?

不過他們素昧平生,今日分開了,以後也就見不上了吧?

於是沈寧動了動嘴,想要把故事繼續完善一下,就聽到東方慕說。

「慕王的話,沒聽說眼斜鼻子歪,倒是聽說長得還不錯!」

「所以傳言不可信啊!」沈寧立刻說,「傳言都很好,但是真人就未必了啊,我是當事人,我還能騙你?我是真的見過,我才跟你這麼說,我是絕對不會胡說八道的!」

沈寧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若是不知道的人,當真會信了她的鬼話!

連沈寧自己都要信了,直到看到對面東方慕微微有些扭曲的臉,電光火石突然就意識到了什麼。

她伸手指着東方慕,連手指都是顫抖的。

「你你你……你該不是,認識慕王吧?」

「不認識!」東方慕看了一眼沈寧,眼神的兇狠被藏得很好。

沈寧瞬間鬆了一口氣,呵呵笑着,「我就說嘛,慕王長那個樣子,那必然是成年都不帶出門的,怎麼會被我們認識呢?你說是不是?」

「不過不認識也好,也好也好!」

沈寧越說還開心了起來,「那我們是不是說好了?你放我下來,我繼續逃我的婚,你繼續回京城去療傷,我們以後江湖再見?」

說完見東方慕朝着她倒過來,嚇得沈寧哎哎哎的喊着。

「我說,你別暈啊,你把我先放下你再暈啊,不是,你先醒過來啊,喂啊!喂?」

沈寧想要將東方慕扶起來,卻身後摸到一手血。

看到血的瞬間,沈寧有些慌,但是馬上又想起來,她當年也是個當過志願者的人,也是學過止血急救的。

於是快速的把人放下,手腳利索的東方慕包紮止血,才發現這人傷的不輕,光是傷口就好幾處。

也不知道是怎麼熬到現在的!

一時心軟,沈寧就想着要不把人送到京城她再走吧,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但如果,她知道自己回去了就走不了了的話,絕對不會當這個爛好人!

絕對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