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惡毒女配開始擺爛
穿書:惡毒女配開始擺爛 連載中

穿書:惡毒女配開始擺爛

來源:google 作者:憑本事投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珩亦 禹知秋

廁所爆炸,禹知秋穿成了丑強慘女配,所以她決定要當一個攪屎棍子!身為虐文女配,她時刻謹記:珍愛生命,遠離男主,輕則李承鄞重則傅慎行!於是,男主落難,她補刀;男主奮力崛起,她厚顏無恥求抱大腿;男主再落難,她再補刀………循環往複珩亦看着反反覆復的女人,咬牙切齒:「禹知秋你到底喜不喜歡我!」禹知秋:「這………取決於你上進不上進」展開

《穿書:惡毒女配開始擺爛》章節試讀:

禹知秋見他撒開自己,臉色痛苦的扶着腰,不由得老臉一紅,憨笑道:「不好意思哈,那個,體重有點超標了哈。」

禹璟生立刻拉下了臉,責怪道:「這是什麼話,是我這個當哥哥的缺乏運動,身體太弱。等哥哥舉兩天千斤頂,再抱你。」

禹璟生說的信誓旦旦,眼神灼灼,眼中儘是身為兄長的擔當與責任。

這場景,應當是普通人家的兄妹情。

雖然知道其中一大半是銀子的功勞,但禹知秋還是有些感動。

搞得她都不好意思坑哥了。

不過為了以後要干站的直,為了衙門老禹家的天下,她只能先委屈一下自己的「好哥哥」。

禹知秋在他宮裡一直待到晚上,他哥作畫她磨墨,他哥作詩她誇讚,他哥寫字她拍馬屁。

直至用過晚膳才動身回去。

「哥,離的又不遠你就別送了。」禹知秋皺着眉頭,再三勸他回去。

可禹璟生卻跟打了雞血似的,非要挑着燈籠,跟在她步攆一側送她回去。

他警惕地觀望着四周,壓低聲音道:「哥哥怕黑燈瞎火的有危險。」

禹知秋啞口無言,然後假笑道:「哥哥想得可真周到。」你當錦衣衛是吃乾飯的!

終於,她被送到了雲斜宮門口。

禹知秋側過頭,道謝:「哥哥辛苦你了,天色晚了你回去吧。」

「沒事,我送你進去。」

不給她機會拒絕,禹璟生又殷勤地幫她推開宮門,招呼人往裡走。

禹知秋不知道他到底想搞什麼鬼,只得一直擺着一副受寵若驚、十分感動的表情來。

由於禹璟生第一次來他這兒,不禁對着她這一屋子奇珍異品好奇的把玩了起來。

搞得她也只強撐着眼皮陪着,暫時放棄了睡美容覺。

「妹妹這茶壺真不錯,用來作詩的時候招待文人墨客正合適。」

禹璟生雙手扒着架子,踮着腳直勾勾盯着架子上的茶壺,臉差點貼上去。

頗有幾分她扒光伏板的風姿。

禹知秋終於是知道他為什麼非要送自己了,感情是搜刮東西來了。

偏她之前剛演了一場兄妹情深的大戲,不能發作,只能忍着。

深吸一口氣,僵硬地勾起了唇角,大方道:「哥哥喜歡就拿去用,反正妹妹這個粗人也用不着,就當是妹妹對你的一片心意。」

禹璟生聞言猛地轉過身子,面對着她,眼中是毅然決然的拒絕。

「不好,不好,我怎麼能拿你的東西。」

禹知秋也不打算再跟他客氣,反正她也不想送,惋惜道:「那算……」

「可是不收,又顯得哥哥有些不近人情,哥哥怕你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禹璟生表情很是為難,不停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思考辦法。

「不如就借為兄用一段時日,以後再還你。」

沒等禹知秋說話,他便自顧自地從懷裡掏出一個比人還高的麻袋

撐開袋子,拿下茶壺,放進去,等動作一氣呵成,絲毫不拖泥帶水。

禹知秋見他手裡的麻袋,心裏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裏緩緩升起。

果然

「這花瓶的花色栩栩如生,我房間里就差一個花瓶。」

禹知秋捂着胸口,艱難道:

「哥哥,拿去便是。」

「這玉如意不錯,寓意很好。」

「哥哥,別客氣。」

「這翡翠珠簾,玉石枕頭,大能的畫作,楠木的桌子………」

「拿走拿走都拿走。」

禹璟生撐着袋子,看見什麼都庫吃庫吃的往裡裝,所到之處片甲不留。

阿花看不下去想上去攔着,卻被禹知秋一把摁住,沖她搖了搖頭。

等禹璟生的麻袋實在裝不下的時候,才停手。

看着滿滿一袋子好東西,笑的跟個二傻子似的。

「哥哥借的這些東西……」

「妹妹天色不早,我該回去了,改日再來看你。」

禹知秋本來想問問他什麼時候還回來,誰知道被他堵了嘴。

只得話鋒一轉,笑着讓阿花找幾個人幫他抬着。

誰知……

禹璟生擺了擺手,表示「不用那麼麻煩。」

只見他伸了伸胳膊,抬了抬腿,做完一套標準的廣播體操。然後彎下腰去一手抓着麻袋口,一手背過去托着麻袋肚子,猛地一個起身,步伐穩健地走了出去。

禹知秋不可置信地歪了歪頭,這TM是文弱書生?

她心裏痛呀!

原主攢了十多年的好東西,都被他一麻袋給搬空了。

如今滿屋就只剩下一張床和床上的被子。

禹知秋忍不住在心裏暗罵:無恥!不要臉!沒吃過啥好豬肉。

「公主,三皇子太過分了!」阿花眼裡含着怒氣,她咽不下這口氣。

只是個不受寵的皇子罷了,跟土匪進村了似的。

就是看她家公主好欺負,蹬鼻子上臉。

禹知秋反而冷靜了下來,讓人把自己抬到床上,然後疲憊的閉上眼睛,聲音干顫抖着:「不急,我讓他怎麼吃進去就怎麼給我吐出來。」

「公主您之前讓我配合您演戲給三皇子看,真的是為了想跟他和好嗎?」阿花不解。

「當然不是。」

她可不是為了親情才去找禹璟生道歉的,只是禹璟生找的作詩的槍手也是女主。

而最近女主又因為發展勢力來到了京城,所以趁此機會她想與女主交交手。

如果可能的話,她更想幫女主包辦婚姻,讓她遠離男主。

原著中禹知秋見事情敗露,為了逃避責任污衊珩亦勾引自己,然後將他打了個半死,扔進了亂葬崗。最後被路過的女主救起並培養成殺手,然後兩人一路打怪升級。

不但搞成了事業,感情也進一步發酵。

如今珩亦只是被他趕出了宮外,現在她再把女主留在宮中。

只要兩個人不見面,不合作,那她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禹知秋不由感嘆自己可真是個大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