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成為男人後我真香了
穿書:成為男人後我真香了 連載中

穿書:成為男人後我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家碧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殷黎 蕭易寒

【穿書+系統+身穿】殷芸卡文了,就差大結局沒有寫了,結果她穿書了,穿進了自己寫的小說里成為了一個炮灰,沒有任何戲份的炮灰而她也發生了某些難以訴說的變化「還請陛下為六皇子和夏小姐賜婚」六皇子:「不可!」「本皇子喜歡的是男人!」眾人傻眼......這是能說的嗎?展開

《穿書:成為男人後我真香了》章節試讀:

狩獵可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一些想要大展身手來引起皇帝注意的人來說,這可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若是表現的好,謀取一些福利也是非常不錯的,甚至還可以謀個小官職。

特別是一些不起眼的官員的兒子,有能力的人就會把握好這次的機會。

把握好了便是他們的出頭之日。

為什麼這麼說?

那是因為這種狩獵沒有人員限制,無論嫡庶都可以參加。

庶出原本在身份上就已經輸了,自然會非常重視這種活動。

自然狩獵不可能就是簡單的狩獵,肯定會發生一些其他的事故,這是毋庸置疑的。

想着想着殷黎就想到了蕭易寒。

狩獵來了,就意味着他的福氣來了。

想着想着殷黎的表情也開始逐漸猥瑣。

狩獵不止是男人們的事情,女眷們也可以參加。

只不過女眷大多都是坐着品茶看戲,說說笑笑,吃吃喝喝聊天。

因為女眷們大多都養自深閨,對於騎馬狩獵並不精通,因此她們就只能在一旁觀摩。

對於她們來說也就是另一種形式的聚會。

還未出閣的女子也可以通過這次的狩獵見識到許多優秀的男子。

自然未婚的男子也是一樣。

平常每一年,皇帝開心了,便會為一些男女賜婚,這些都是非常尋常的事。

自然也會有不少人開始期待着這次的狩獵。

殷黎也期待。

不止是因為狩獵等於解封,還有一個原因是這次狩獵皇帝會為蕭易寒賜婚。

皇帝親自為男女主賜婚,她還是很期待的。

現在她還沒見過女主呢!不過她的女主肯定不會差!

……

一天一天的過去,殷黎已經開始習慣這古代的生活了。

這一天陽光明媚,微微的暖風吹拂着,雲層淺薄,蔚藍色的天空一覽無餘。

殷黎正感嘆着這難得的好天氣,下一秒就被打破了。

一隻老鴉橫空飛過,「嘎嘎」叫了兩聲。

「真是晦氣!」

這時美梅端着一盤糕點走了進來,「殿下若是覺得無聊就出去走走吧。」

聽到她的話,殷黎點了點頭。

自己來了許多天了,確實還沒有逛過皇宮呢!

前些天總是下雨,每天除了睡就是吃,人都廢了。

「走!」

殷黎終於露出了笑容,踏着輕快的步伐跑了出去。

雖然已是男兒身,但是內心依舊還是少女心。

當看到滿園的鮮花時,還是忍不住激動和歡喜。

「哇!這些花可真漂亮啊!」

好想摘兩朵,可是花這麼好看,辣手摧花好像不太好吧。

雖然心裏猶豫不定,可是身體卻很誠實。

隨手摘了兩朵捧在手上。

「皇兄!」

還沒有看見人,便聽到了一個少女的聲音。

接着殷黎的眼前便蹦出了一個穿着鵝黃色衣裙的少女,少女僅用一條絲帶捆綁了髮絲。

不加任何其他的修飾,可是依舊難以掩蓋她的美。

她是那種清純的美,小臉上還帶着些許紅暈,看來她是跑過來的。

她叫自己皇兄,那她應該就是公主。

公主?

在原本的劇情里只有一個公主,就是七公主。

「怎麼跑這麼快?」殷黎用手撥了撥她額前的髮絲,一副寵溺的語氣。

自己好像真的就是她的兄長一樣,莫名的對她有一種喜愛。

「皇兄,我好不容易解了禁足,當然得來找你啦!剛剛去你宮裡了,他們說你出來了,我想你應該是來這了。」

「禁足?」殷黎有些許疑惑。

「對啊!就是上次我們一起出宮,把劉尚書家小兒子揍了一頓,然後就被父皇禁足了。」

殷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憨憨的笑了笑。

還有這種事?

看來自己以前是相當頑皮啊!

「皇兄你不記得了?父皇不是也罰了你禁足嗎?」

「不就是禁足嗎!你覺得能關住你皇兄不成?」

「也是!皇兄是和父皇作對的一把好手。」

殷黎輕輕拍了拍她的頭,「說的什麼話!你皇兄那是做自己好吧。」

殷黎比她高一個頭,可身手卻不能與她相比。

小公主習得一些武術,騎馬射箭都不在話下。

而殷黎從小躺平,吃喝玩樂,廢人一個。

她是女兒身這件事怕是公主也不知曉,目前她就只發現皇帝是知曉的,而且還可能是主謀。

可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麼?

她寫的小說明明就沒有這些,有了這些隱藏的劇情怕是以後的劇情都會有所改變。

還在思緒萬千的殷黎突然又聽到了一個慵懶婦女的聲音。

「呦!六皇子和公主怎麼也在這?」

殷黎發現公主似乎不喜歡這個女人,對着她沒好氣的回道。

「貴妃都能來,本公主為什麼不能來!」

貴妃?

殷黎開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一副慵懶的妝容,一襲貴妃華服,只不過腰間的玉佩格外耀眼。

因為那玉佩是綠色的,而她穿的衣服卻是紅色的。

這不是典型的紅配綠嗎?

殷黎又注意到了她嘴角的痣,記得她當初描寫貴妃時特意給她添加的特色。

痣雖然不大,但痣上長毛,所以她不得不隔一段時間就把毛給剪掉。

好在這件事情皇上是不知道的,不然肯定要嫌棄她了。

見殷黎看得認真,貴妃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

知道自己長得漂亮,那也不至於一直看着自己吧,更何況她還是皇上的女人。

就算覬覦她也不要這麼明顯!

「老六啊!你……」

接着貴妃開始以一副家長的語氣想勸勸他。

卻不曾想殷黎接下來的話會讓她懷疑人生。

「娘娘,你的痣好像長毛了。」

聞言,貴妃連忙捂住自己的臉。

難怪她剛剛一直盯着自己的嘴看,原來她不是在看她的嘴,而是在看旁邊的痣。

這句話徹底讓她無地自容了,痣上長毛這件事就是她積壓在心底的大石頭。

石頭被人捅破了,她的心也開始慌亂了。

於是她扭頭轉身就離開了,後面一眾人都跟在她後頭跑着。

公主沒想到,皇兄一句話就讓貴妃落荒而逃了。

「皇兄,貴妃的痣上真的長毛了嗎?」公主疑惑的問道。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