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連載中

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

來源:google 作者:大大大麥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半夏 沈雁西 現代言情

[爽文+甜寵無虐+致富+美食]帶着裝有百億物資的倉庫,穿成了七零年代文中的反派村花,姜半夏決定走自己的路,讓原劇情無路可走她時刻謹記:男主是女主的,男配是女主的,惡毒女配還是女主的,只有美食和小錢錢是她的!聽說她還有門沒見過面的娃娃親?廣闊天地,戀愛自由,她要一腳踹掉封建娃娃親,找一個志同道合的有為青年做老公,一起發家致富、建設美好祖國!「聽說,你要先踹了我,再找我做老公?」沈⋅娃娃親·有為青年·雁西一臉迷惑展開

《穿七零,禁慾知青每天都在覬覦她》章節試讀:

「什麼壞話好話,老子看你們是晚飯吃多了紅薯,都他娘的閑出屁了!」

姜維國聽得心煩,又見話題扯到了自家閨女,揮揮手不耐煩地喊道:

「趕緊開歡迎會,開完回家洗洗睡,誰他娘的再閑得慌讓老子知道了,就去守一年豬圈!」

豬圈的活最臟最臭最累,呆上一段時間人都能熏出原生態豬屎味兒,大家聽到這話立馬作鳥獸散。

大壩子里人頭攢動,秦方明和蘇夢瑩不知什麼時候湊到了一起,兩人一左一右走在人群中,有說有笑的,比剛接隊時顯然熟悉親近了不少。

姜半夏默默感慨了一下劇情大神的威力,不愧是命中注定的夫妻倆,不管她在這邊怎麼折騰命運,這倆都分不開。

「半夏,你別往心裏去,爸找着機會就收拾那群臭小子!你去玩吧,爸上去講話了。」姜維國拍了拍女兒的腦袋,氣呼呼地冷哼一聲,一群不長眼的東西還敢肖想他女兒,做夢去吧!

姜半夏壓根沒在意,跟家人打了聲招呼就去找陳皎月,在人群里鑽來鑽去,就是找不到人。

她乾脆跳起來,終於看到了在另一邊跟她招手的陳皎月,剛轉身往前走,一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走來的人。

「嘶!」姜半夏的臉只到人家胸口,臉整個撞在了對方瘦削堅實的胸膛,鼻尖都被撞紅了。她抬高了頭眼淚汪汪看過去,隨即一愣。「沈同志,是你啊?」

沈雁西看着她紅紅的鼻尖,語氣比平時少了幾分冷冽。

「抱歉,我視線比較高,沒看到你。」

「……」

姜半夏的嘴巴都快圈成圓形,怎麼會有人用這麼真誠的道歉語氣,說出她很矮小的事實啊!

高冷學霸這情商,都快趕上他們姜家人了!

沈雁西看到姜半夏呆萌的表情變得驚訝,圓溜溜的眼睛、圓溜溜的嘴巴,像是對他很無語一樣的眼神,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該不會是撞得太痛,傻了吧?

他默默心算了一下姜半夏撞過來的速度,再根據他自己走路的速度、以及她腦門的受力面積,套用物理公示可以得出大概作用力。

嗯,數字是不小,應該挺痛。

「對不起,下次我會盡量往下看。」沈雁西再次真誠道歉,並保證不會再因為身高問題忽視她、撞到她。

「……」絕了絕了,說一次不夠,還要打擊第二次!姜半夏徹底服氣,關鍵他是嘲笑了還不自知,根本沒法計較。

「沒事沒事,怪我自己長得矮,不全是你的責任。」

這樣委婉表達一下不滿,沈雁西總該反應過來,他剛剛的話裡帶着嘲笑含義了吧?

果不其然,姜半夏看到他的臉色微微一變,凝重又嚴肅。

只不過……

「人的身高極限是基因決定,和生長期間的營養也有關係,你不用自卑怨怪自己。」

「???」

姜半夏張了張嘴,又閉上,又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一句話都不想說。

鋼鐵直男不可怕,就怕鋼鐵直男是學霸!跟他說話,憋死自己沒處說理去。

「沈同志,謝謝你的開導,我先走了,回聊。」

姜半夏說完扭頭就走,心中默默腹誹以後最好躲着沈雁西走,這麼獨特的腦迴路,也難怪他從小就不愛說話,要是愛說話,還不得把身邊的人都氣出毛病。

她擠到陳皎月身邊,聊了一會兒閑天,歡迎會正式拉開了序幕。

前幾天就搭建好的舞台上,拉着一條長長的紅色橫幅——歡迎知識青年下鄉!站在橫幅前面的姜維國,拿着大喇叭看向台下,歡迎致辭跟他本人性格一樣簡單粗暴。

「喂喂!喂!」

姜維國試了幾下聲音,清了清嗓子,黑黝黝的臉一板起來就顯得很兇很嚴厲。

「我代表大隊和村民歡迎知識青年,以後,我們要互相學習、共同進步!」

姜維國一句話說完就撂開喇叭想走,劉副隊長趕緊提醒他,再多說幾句比較好。誰知他忘了關喇叭,不耐煩的粗大嗓門兒立馬回蕩在村口。

「還說個屁!老子沒文化,說的能有他們唱的好聽?」

全場爆發出一陣鬨笑,村民們了解姜維國的脾氣,你一句我一句調侃起來,氣氛一下比剛剛熱鬧了。

「你爸跟我爸脾氣真像!」陳皎月跟着笑得見牙不見眼,看到姜維國就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忍不住嘆了口氣。「哎,不知道什麼年月才能再見到我爸媽。」

姜半夏有點唏噓,這群知青都是家庭條件很好的年輕人,小的十六,最大的也才二十一。背井離鄉來到物資稀缺的大農村,環境陌生,未來迷茫,但這些都比不過想家愁緒。

「你要是不嫌棄可以上我家玩,我爺爺奶奶、爸爸哥哥都是直脾氣,你一定相處得習慣。」姜半夏外表雖然天然呆,看上去憨憨萌萌的,實際上有一種看人的特殊本領。

她能在短暫接觸之後,迅速判斷出這人能不能打交道。一整天下來,她已經把身邊的人劃分出了四個社交等級。

絕對不能接觸且需要防備的人:李金桂。

不用太防備但絕對不要接觸的人:蘇夢瑩、秦方明。

帶點防備心正常交往的人:村裡大部分同齡女孩和知青。

可以當好朋友的人:陳皎月。

「哇,半夏你真好,那我可就不客氣啦!」陳皎月眉眼彎彎,笑得更開心了。「以後你去鎮里飯店上班,我就在你家幹活,你主外,我主內,哈哈哈——」

「成,就這麼說定了。」姜半夏被她的笑容感染,憨萌嬌俏的小臉難得露出大大的笑容。在這廣闊天地,她有家人,有朋友,有裝滿物資的巨大倉庫,她必將有所作為!

兩人正聊得開心,李金桂突然從後面鑽出來,腆着臉跟姜半夏打招呼。

「半夏,可算找到你了,我有話想跟你單獨說,我們去那邊吧,好不好?」李金桂眼睛裏閃爍着算計,年輕沒見過大世面,小心機都寫在了臉上。

姜半夏看了看李金桂手指的方向,黑燈瞎火的草叢,她才不會去。「有話就在這兒說。」

李金桂長得就賊眉鼠眼,還故意擠眉弄眼咧嘴笑,對人類的眼睛都是極大挑戰。「嘿嘿嘿,這不太好吧,是關於你的大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