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攝政王的義父
穿成攝政王的義父 連載中

穿成攝政王的義父

來源:google 作者:櫻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謝九 謝楚眠

(強強+人設不同副cp+腹黑+有仇必報)謝九因一個奇怪的老頭意外穿越到了攝政王謝楚眠義父的身上隨着時間的推移,謝九開始懷疑這到底是一場意外,還是蓄謀已久的決定以至於到後面,事件撲朔迷離,恍惚間謝九好似早已與謝楚眠融為一體當黑暗中照進几絲光亮時,光是罪人還是救贖……展開

《穿成攝政王的義父》章節試讀:

夜闌(夜將盡)謝九就被謝楚眠從溫暖的床上拎到了練武場。

「你……幹什麼啊,一天天的,天還沒亮就把我拉到這裡幹什麼啊!」

謝九揉揉眼睛,睡意散去了不少。仔細打量了謝楚眠一番,今天的謝楚眠一身黑衣,把頭髮綁成了高馬尾,顯得簡潔又慵懶。

「楚眠啊,你不是知道我就是一個不會練武的廢人嗎,你這又是何必呢?」謝九無奈的看着謝楚眠。

聽到廢人這個詞,謝楚眠瞳孔一縮。

「不練又怎麼會知道結果呢,沒有人生來就完美,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天賦,那也要用十分之九的努力去改變。」

謝九抬頭看着比自己高一個頭的謝楚眠沒有說話,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切言語不必說,對方就會從各自的眼中看出來……

謝九被謝楚眠的話給震驚到了,從來沒有人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哪怕在現代的父母。

自己並不是薄情的人,父母與朋友都對自己挺好的,可是自己的心裏還是沒有起任何的波瀾,怕父母與朋友傷心便只能裝出一副開心的樣子。

這好像是從現代到現在為止第一次內心有一絲觸動……

但是說來有一點奇怪的地方,明明前幾天謝楚眠對自己的態度很一般今天怎麼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謝楚眠見謝九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義父為何要盯着我?」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要如實回答我?」

謝楚眠見謝九的語氣非常的認真與嚴肅。

「有什麼問題義父儘管說。」

「額,就是你前幾天對我的態度很冷漠 今天我怎麼就感覺不一樣了?」

「……」

謝九見謝楚眠不說話,以為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甩甩手說:「算了,不想回答也沒有什麼事!」

「我想同你好好相處!」

謝九被突如其來的回答給弄蒙了一會兒。

唉,攝政王啊,攝政王啊,不是我想說你,你對我這麼好,我到後面的時候卻還要傷害你,你讓我怎麼忍心忘恩負義,不傷害你我又保不了命,真是進退兩難啊!

「嗯,那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是你以後別叫我義父了,我年紀就比你大了三歲,你叫成天叫我義父我也受不了,不然你叫我九哥或者哥哥怎麼樣?」

「哥哥。」謝楚眠從兩個稱呼中還是選擇了一個比較好聽的。

「嗯!」

這兩個字從謝楚眠嘴裏說出來,莫名的變好聽了。

……

從練武場出來後,謝九感覺渾身被掏空了一樣,果然這個身體還是不適合練武。

謝楚眠從練武場出來之後,就一直低着頭不知在想什麼。

謝楚眠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謝九一直在喊自己。

「怎麼了,哥哥?」

「我倒是想知道你怎麼了,為什麼一直叫你都不回應,莫非是有心事了?」

「並無什麼心事,我剛剛只是在想一件事……」

「何事?」

謝楚眠嚴肅的對謝九說道:「哥哥,你還記得剛剛在練武時候的身體情況嗎?」

謝九聽着謝楚眠語氣不對,心也慢慢的提起來。

「記得,就是感覺特別累,經脈好像堵塞了一樣,胸口喘不上氣,怎麼了嗎……」

謝楚眠聽完謝九的描述,表情一臉凝重。

「哥哥,你這不是沒有天賦的人練武的表現,倒像是被人下了毒的表現……」

謝九滿臉的震驚,如果真的是被人下了毒的話,那真的是讓人細思極恐了……

「哥哥,不用擔心。你給我幾滴你的血,我拿去檢驗一下。」謝楚眠安慰着謝九。

謝楚眠叫人送上一個空瓶,謝九咬破手指,把血滴到了空瓶中。

謝楚眠收起瓶子,對謝九說:「哥哥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謝九滿臉心事的點頭,轉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看着謝九的背影,謝楚眠滿臉冰冷,誰也不能傷害謝九一根頭髮……

《穿成攝政王的義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