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八零,嫁糙漢後她身軟體甜
重回八零,嫁糙漢後她身軟體甜 連載中

重回八零,嫁糙漢後她身軟體甜

來源:google 作者:薄荷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鵬 現代言情 董秋

人人都說董宴如眼光不行以前喜歡小混子,現在又喜歡個糙漢子董宴如撇嘴,心道,你們啥都不懂糙漢子怎麼了?糙漢子就是個寶藏!手握空間,董宴如身嬌體軟小嘴甜!她家糙漢子拿她當寶,別人多看一眼回家都要喝一瓶老陳醋兩口子膩歪之餘,還沒忘記帶領一家老小奔向幸福生活當然,報效祖國也是吾輩義不容辭的責任!至於拖後腿的那些親……友們,是時候教你們做人的道理了!@展開

《重回八零,嫁糙漢後她身軟體甜》章節試讀:

    「董希,好好照顧你姐。」

    攙扶董秋回來的是她在中心校的同事,對方看了一眼董媽,啥都沒說,嘆口氣,拍拍董秋的肩膀,轉身走了。

    董希追問半天,董秋都不肯說話,正着急得不行,他表舅家馬上就要結婚的表哥跑了過來。

    「小希,過來,哥問你件事兒。」

    他朝董媽笑了下,眼底是着急。

    拉着董希出了大門,就在牆角根兒,兩人湊得很近,小聲說話。

    董媽看着堂屋裡低着頭,一臉狼狽和委屈的大女兒,又看看上鎖的老三的房門,長出一口氣,坐下來抹眼淚。

    「我剛才問了,老三說不是她寫的,我,我信她!」

    董希突然冒了這麼一句話,大表哥伸手去捂他的嘴,表情焦急。

    「表哥,真的,你要相信我。老三再混蛋,她也從來沒說過假話。我爸把她往死里打,她說不分手就是不分手,不可能真做了這事兒不承認的。」

    他大表哥一聽,猶豫了下:「真的?你敢保證?我跟你說,這要是最後鑒定出來是你三姐寫的,丟人就丟大了。」

    董希回頭看看,臉上有些忐忑猶豫。

    屋裡董宴如聽到了,直接扒拉着窗戶嚷嚷:「表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董宴——燕子一口唾沫一個釘,做不出來不認賬的事情。」

    大表哥右手握拳往左手心裏一砸,狠下心:「那行,我就信你一回,你等着。」

    他說完就跑,董希追了兩步,又停下,而後轉身回家,又去詢問他大姐到底怎麼了。

    董媽跟董秋都聽到老三的話。

    董秋隨手抹了把臉,站到門前,拿出鑰匙開鎖。

    「老大!」董媽撲過去,「你不要命啦,你爸可說了,誰敢放她出來,就把誰往死里打。」

    「媽,這件事要不說清楚,別等我爸動手,我們一家都上弔死了算了。」

    聽到大女兒這麼說,董媽無力的退後一步,靠在牆上,嗚嗚的哭起來。

    「媽,你別哭,我不跑,我等着跟那孬貨對峙。」

    董宴如可算看到點自由的曙光,這會兒天王老子來了她也不可能慫。

    剛把人放出來,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她家院子大門被人推開,大表哥拖着張鵬走了進來。

    在大表哥旁邊,還有幾個年輕人,跟他關係很不錯的,手裡攥着一疊紙。

    「老三,過來。你看看這是不是你寫的。」

    董宴如深吸一口氣,昂首挺胸走到張鵬面前,重重哼了一聲,小腦袋一扭,接過那摞紙。

    「不是。」她翻看了一下,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嫌棄和氣惱,「這麼丑的字,怎麼可能是我寫的。」

    堂屋裡,董家姐弟對視一眼,皆抿嘴沒吭聲。

    「你,你敢說不是?」

    張鵬臉上還有淤青,嘴角也裂了,本來八.九分的樣貌,這會兒最多只有三四分。

    「你們,你們讓她寫幾個字對比一下就知道了。」

    這幾封情書,是張鵬哄騙着原主寫下的,就是為了拿捏她。他就不信董燕這個草包還能玩兒出什麼花樣來。

    「寫就寫。小希,拿紙筆來。」

    董宴如腦袋一甩,油亮亮的長辮子「啪」的甩了張鵬一臉。

    旁邊有人瞧着,忍俊不禁。

    董宴如當著所有人的面,拿起筆,想了片刻,一氣呵成。

    「蝶戀花·詠梅?這是什麼?」

    「江北江南春未織。秀靨盈盈,盡有新妝日。……」

    董秋在旁邊看着,老三一邊寫,她一邊念,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首詞是近代女詩人陳家慶創作的,我挺喜歡,就隨便默寫了一下。」

    董宴如放下筆,俏臉偏轉,神情倨傲:「我以前看你,只覺得你長得好看,哪怕別人都說你不好,我以為你是個知道上進的,只是礙於世俗眼光,別人不懂你而已。現在看來,我真是走眼了,錯把魚目當珍珠。」

    旁邊有兩個明顯是被請來當見證的男人,上前看了一會兒,拍桌子。

    「這兩手字跡完全不同。董三姑娘這手字雖然還稱不上優秀,但也有自己的一點風骨在裏面,而這個所謂的情書,字跡松垮,毫無骨架。」

    另一個人也跟着道:「看內容,就算是讀書的小孩子也寫不出這麼錯漏連篇的所謂情書來。董三姑娘連冷門的詩詞都會,怎麼可能會寫這樣子的情書?」

    兩人對視一眼,朝着張鵬搖頭。

    「你深更半夜闖人家家裡偷雞摸狗,現在還倒打一耙,更是誣陷別人,破壞人家姑娘的聲譽,實在道德敗壞。」

    這兩人是省城下來檢查工作的領導,走到董家村這邊,聽說這事後,本不打算管的。架不住大表哥一直哀求,請他們做個見證。說請別人的話,對方肯定說他們仗勢欺人。

    省上的領導可不是他們董家能拿捏的,自然不存在仗勢欺人的可能。

    一聽這涉及到一個無辜女孩子的聲譽問題,兩位領導商量了一下,就跟着過來看看究竟。

    一路上過來,兩位領導也了解了一些董宴如跟張鵬的過往,心裏其實是不看好的。在他們眼裡,一個知書識禮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死乞白賴要跟着一個混子?

    可親眼見了之後,他們又覺得,可能是女孩子太過單純,被混子甜言蜜語給騙了。

    董宴如再不咋滴,那也是後世千軍萬馬考上985的天之驕子之一,言語擠兌一個混子,對她來說不是難事。

    「早前,他說他會真心對我,他.媽媽也會把我視如己出,說他家要不是為了給他爺奶治病欠了錢,也不會敗成這樣。我當真了,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只以為我們兩個努努力,小日子也能紅紅火火。」

    董宴如的眼淚,說來就來,驚煞眾人。

    她也沒嚎啕大哭,就顫抖着嘴唇,眼淚簌簌的流,配着她那張俊俏小臉,怎麼看怎麼讓人心疼。

    「可那天我去找他,他問我要玉鐲子。那玉鐲子是我爺爺留給我跟姐姐的嫁妝,怎麼可能給他。他就說我看不起他,不想跟他過日子,他.媽媽,他.媽媽還打我……」

    董宴如忍不住了,捂着臉,把腦袋埋到董秋肩上:「嗚嗚,他.媽媽抓着我頭髮往牆上摜,還罵我,罵我……可難聽了。」

    年輕一點的那位領導一聽,氣得牙關都咬緊了。

    周圍人也是第一次聽到這話,看笑話的心都淡了幾分,跟着心底生起一股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