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寵妃是個山大王
寵妃是個山大王 連載中

寵妃是個山大王

來源:google 作者:劉員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員外 程咬金

先是看上了這書生模樣俊俏,誰知來頭不小!能忍?玩心計通通不在話下!誰知書生變惡魔,是非不分,傷透我的銅心鐵肺「你滾!」「不滾!我錯了!我愛你!」「你不滾!我滾!」...展開

《寵妃是個山大王》章節試讀:

  它好像完全沒事一樣,踏着沉穩的步伐在幾人面前來回走動。

  不愧是頭狼。

  很快的,它們發起了第二輪進攻。

  它們不知道的是,它們面對的四人中,有兩人武藝高強,而他們的目標,是頭狼。

  果不其然的,頭狼一死,剩下狼群群龍無首,不甘心的哀嚎着落荒而逃。

  褚斐言泄了氣一樣的躺在地上,今天真是太刺激了,說九死一生也不足為過啊…

  見他躺倒,慕凌趕忙上前查看情況,「公子,你怎麼了?」

  「沒事…讓我睡會兒…」褚斐言想要擺手,告訴慕凌自己沒事,卻發現雙手沉重的根本就抬不起來,力氣也好像被抽幹了一樣,他是怎麼了?

  意識的最後,只聽到慕容擔憂的呼喊和小孩兒的哭聲響成一片。

  吵。

  太吵了。

  褚斐言被門外一陣喧嘩吵醒,醒來後只覺得渾身酸痛,頭痛欲裂,極不舒服的睜開了酸澀的眼睛,好一會兒才找到了焦距。

  望着頭頂的帳幔,以及身下柔軟的觸感,褚斐言知道自己徹底安全了。

  外面的吵鬧還在持續着,吵得褚斐言心煩。

  一直守在床邊看護的慕容一回頭看見了褚斐言睜着一雙無神的雙眼,又驚又喜,「公子!您總算醒了!」

  褚斐言眨了眨眼睛,才遲疑的轉過頭看見了一臉關切的慕容,「慕容。」

  「公子,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頭痛。」聽着外面的吵鬧,褚斐言抬手揉捏着額頭,「外面發生何時?」

  慕容試探了一下褚斐言的額頭,並未發燒,才稍稍放心,解釋道:「洛縣劉員外來報官,說她女兒三日前被土匪劫了去,正鬧着呢。」

  「三日前?」

  褚斐言突然覺得不對勁兒,又問:「我睡了幾日?」

  慕容道:「三日。」

  「哎呀!」三天前的記憶湧進腦海,想起來了!莫不是那新娘子?!逃出來時竟把她給忘了!褚斐言一個機靈從床上坐起,「他女兒可是三日前嫁人中途被劫?」

  「是。」慕容誠懇回答,一邊為褚斐言披上外衣,見褚斐言這樣問,恐怕這件事情和自家公子有所關聯呢。

  「快快快,更衣。」褚斐言急急忙忙就下床,在慕容的幫助下衣容還算整潔的快步向吵鬧的前堂走去。

  那堂前大咧咧站着着一男一女,男的大腹便便,口中吐得卻都是不敬之詞,女的穿金戴銀,樣貌也不差,跪坐在地上哭喪一樣的喊着女兒啊,我可憐的女兒。

  慕凌滿臉不耐的站在前面,眉宇之間隱含怒氣,強忍着把這二人扔出去的想法才堅持到現在。

  劉員外罵道:「朝廷是沒有人了嗎?次我女兒被抓!新上任的縣太爺直接做了縮頭烏龜不成?!」

  剛進來的褚斐言就聽到了這麼一句,原本積極想要為民除害的心就涼了一半,腳下頓了頓,才踏進了前堂。

  「何人喧嘩?」

  即便是看見了褚斐言一身官服的出現在眼前,劉員外也不見絲毫怕勁,更沒有要行禮的意思,反而冷哼一聲,「大人,我女兒出嫁,本該今日就到青城親家家中,誰知今日得到消息,我女兒竟被青山崗響馬寨的悍匪給劫了去!還勒索我們家一百兩黃金!這一百兩黃金豈是區區小數?如今上任的官府一個接着一個,都沒能把這些土匪剷除,朝廷派你們來到底是幹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