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寵妃的悠閑生活
寵妃的悠閑生活 連載中

寵妃的悠閑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蘇婉兮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夫人 蘇婉兮

一朝重生,棄妃翻身斗嫡母,斗嬪妃,一不小心斗贏了皇帝,搶了他的心你要壓的我永不翻身,我偏要立於萬人之上「皇上,妾身當真是你的寵妃?」蘇婉兮桃花眼媚皇帝:「你且問問群臣去!」群臣俯首跪拜:「寵妃萬歲萬萬歲!」...展開

《寵妃的悠閑生活》章節試讀:

  女兒能有個會醫術的婢子再好不過了,但若是為此向蘇夫人服軟,為她所控制,連姨娘不願意。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連姨娘心裏糾結無比。

  蘇護輕笑的點了點連姨娘的額頭:「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似的,什麼心思都寫在臉上?顧氏的事是我對不起你,你和她分庭相抗我哪次不是幫着你的?」

  連姨娘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被人戳破心思有點兒害羞。

  雖有了一兒一女,連姨娘的皮膚卻仍然和少女一般嫩滑,面若桃花,眼波流轉如秋水。

  「誰讓夫君不說清楚的!哪有爹爹給女兒送奴才,還要求其母答應條件的。」連姨娘對着蘇護嬌嗔道,尾音婉轉。

  蘇護面上正經,心裏悶騷:「為夫是兮兒的父親,父親疼愛女兒還不許了?況且,一個手還五個手指頭不一樣長呢。給爺坐幾道好菜,爺高興了,明兒再給兮兒五萬兩壓底錢。」

  提到蘇婉兮,連姨娘精神倍振,為了女兒的嫁妝底兒,她今兒一定使出渾身的手段。

  「夫君說的哪裡話,妾身能給夫君做飯,是妾的榮幸!」連姨娘眉目含笑,聲音柔的能滴出水來。

  見蘇護是她和自己女兒這邊的,連姨娘再接再厲,順帶給蘇夫人上起了眼藥。

  「只是夫君您待兮兒太好了,怕是夫人和二姑娘知道了,該不開心了。到時候妾身只是個妾,夫人若是。誒。」

  蘇護對蘇婉悅一直不喜,這個嫡女和他嫡妻一樣,傲氣、心狠、不擇手段。

  每每聽到蘇婉悅說著嫡重庶輕的話時,他恨不得一巴掌打上去。不尊父命,書全讀到狗肚子里吧!況且,他也不過是個庶子。

  其實,蘇護真的誤會了蘇婉悅,身為子女,她怎麼可能不崇拜父親?只是她運氣不好,一說壞話就被蘇護偷聽到了。這人倒起霉來,喝涼水也會塞牙縫。

  提到厭煩的嫡女,他剛才還蕩漾的神情,瞬間冷淡了下去。

  「兮兒是我的長女,她受得這些。不僅如此,我還要給她更多。」蘇護虎目瞪大。

  頓了頓,蘇護緩和了聲音:「漣漪,你是女子,對後宅的事通懂明了,打明兒起兮兒就搬到你的院子里。兮兒不能再和顧氏來往了!」

  蘇護一句話比一句話貼心,連姨娘聽的笑靨如花,她決定晚上給蘇護做的菜裏面,多加一份紅燒排骨。

  「漣漪,爺對你可好?給爺晚膳多加一份紅燒排骨吧。別聽大夫渾說,爺偶爾吃吃肉沒什麼的。」蘇護和連姨娘可謂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連姨娘嗔怪的笑着:「全聽爺的。」

  想到連姨娘的廚藝,蘇護肚子餓的咕嚕咕嚕。

  「漣漪,爺等着你。後日爺要去揚州一趟,你平夫人的身份,明日就給你落下。」

  第二天天一亮,蘇護遣了數十個奴才去蘇婉兮那兒,替她將東西全搬到連姨娘院里。

  蘇夫人知道後,氣的早飯都沒吃。

  待得知蘇護獨自一人改了族譜,給連姨娘添上平夫人的名分後,蘇夫人的午飯也省了。

  來請安的蘇婉悅,見蘇夫人神色不對後,軟硬兼施的逼着她說出了真相。

  紙包不住火,蘇夫人遲疑了會兒,還是同女兒說出了真相。

  「悅兒,娘對不起你。那對狐媚子母女倆兒,不知給你爹下了什麼迷魂湯,竟然讓他完全不顧咱們的臉面。」蘇夫人拉着女兒的手黯然道。

  蘇婉悅美眸輕眯,不屑的勾起唇角,她這些年的心早就被她爹弄冷了。

  「娘,您沒有對不起我,是爹爹對不起我們。反正蘇婉兮都生不出孩子來了,她們再得意又有什麼用。不下蛋的母雞,最後除了被宰了,沒有其他去處。況且,以蘇婉兮的身份,翻不過天去。」

  蘇婉悅一番話語,令蘇夫人的心情好了許多。

  她女兒說的可不是沒錯么,蘇婉兮貌美又如何,總是要年老紅顏斷的。

  「悅兒你心善,娘親卻不能看你受欺辱。她們不是打咱們的臉面么,娘親亦會毀了她們的名聲。你爹爹要去揚州十多日,這些日子後宅是娘當家作主!」

  蘇夫人陰毒的低下眼帘,心思萬千流動。

  蘇婉悅眼睛一亮,她娘手段那麼高,這下子二房得偷雞不得蝕把米了!

  「娘親,女兒能幫到您什麼嗎?」蘇婉悅興奮道。

  蘇夫人勾唇冷笑:「你啊,好好的去學琴棋書畫就行了。這些事兒有娘在,不能髒了我寶貝女兒的手。」

  一家之主蘇護下揚州後,蘇夫人打起精神,充滿着惡意的操辦起茶話會來。

  京城裡三四十歲的貴婦人,帶着自家及冠未婚的兒子,一個接着一個的往蘇府里跑,來往絡繹不絕。

  已經搬到連姨娘院子里的蘇婉兮,知道這消息後,嗤笑連連。

  終於是忍不住了嗎?

  前世她乖巧聽話,她只給她下了絕嗣葯。今世她沒當她手裡聽話的狗了,便要敗壞她的名聲。

  甭說這些人是來和蘇夫人閑聊天的,也甭說是為蘇婉悅相看她未來夫婿。府里的人沒一個是真傻子,蘇夫人這狗急跳牆的事兒,做的太沒水準。

  蘇婉兮好笑的望向連姨娘:「我的好娘親,您別再走來走去,繞的我頭暈了。您是忘了爹爹給咱們留下的護衛隊,他們可不是吃素的?爹爹想必料到了夫人會忍不住呢!」

  連姨娘氣的雙目通紅:「她強來娘親反倒是不怕,娘親怕的是她這是在做戲,好在外面壞了你的名聲。皇上仁慈,允許大臣之女不入宮選秀。她做這事兒,面子上外人說不得啊!」

  蘇婉兮心一凜,她仗着多活一世,竟然鬆懈了。摸了摸自己嫩滑的臉蛋兒,蘇婉兮也皺着眉頭髮愁了。

  她見過拓跋護的事兒,沒有和任何人說過。拓跋護說要娶她,這是不可能的,但她入宮必是記在名冊上的。

  如若外面傳了不合適的風言風語,她入宮後恐怕是離冷宮不遠了。男人都是霸佔欲極強的,尤其是身為萬民之主的皇帝。

  「娘親,若是她敢損壞我的名聲,我寧以一死力證清白!」蘇婉兮決絕的說道。

  昂起的纖細脖頸,瓷白如玉。

  連姨娘被她嚇的差點兒暈過去:「胡說個什麼勁,娘親要是這點兒都護不住你,豈不是白活了。這事兒讓你哥哥辦。她既然想毀你名聲,那蘇婉悅的名聲也別想要!」

  連姨娘說這話時,眼角凌厲懾人。一雙和蘇婉兮如出一轍的桃花眼,不再輕浮,反而暗光流動,看得人心慌。

  有時候蘇婉兮很好奇,究竟是怎樣的人家,能教出連姨娘這樣的女子?心機手腕、謀略眼識一個不缺,即使和世家貴女站在一起,她也自成一派風範。

  「娘親,我都沒聽您說過您的家人!」蘇婉兮想到什麼便問什麼。

  連姨娘被問的一愣,黯然半響才淡笑的撫着蘇婉兮的臉:「家人啊,娘親不記得了。」

  「可娘親和爹爹不是青梅竹馬嗎?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千里,兩小無嫌猜。」

  許是蘇婉兮的語氣過於夢幻了,連姨娘的眼神也迷濛的半合了上。

  「娘親十歲前的記憶,都不記得了。這話你別同你爹說,娘總是做夢夢到一個樓閣精緻、金碧輝煌的地方。那地方比蘇府威嚴,比蘇府氣派。」

  「娘,您的身世有問題!」蘇婉兮直覺連姨娘夢到的地方,是她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連姨娘悵然若失道:「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咱們現在只能靠着自己!外面的事兒娘親來處理,糟心事兒都有娘親替你攔着。」

  靠人不如靠己,這話說的不錯。

  蘇婉兮和連姨娘膩歪了會兒後,依依不捨的回到自己屋裡。

  她爹臨走前給她留了好幾個女夫子,琴棋書畫禮儀,樣樣俱全。

  一想到要去面對嚴苛的女夫子們,蘇婉兮的腳步越挪越慢,恨不得能走到天黑再天亮。

  當蘇婉兮頭疼的進屋彈起古琴時,她身後不遠處的一個黑影悄然離去。

  那道身影,從她見連姨娘時,一直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