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遠宋妍兒
陳遠宋妍兒 連載中

陳遠宋妍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遠宋妍兒》章節試讀:

蘇晴穿的是黑色套裙,黑色小西服下,她的腰身硬硬可握。實際上,陳揚是知道蘇晴的腰上有那麼一點小肉肉,挺豐滿的,是陳揚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陳揚盯着蘇晴。

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現在這一切就近在咫尺。陳揚的心蠢蠢欲動,他已經按捺不住的燥熱起來。接下來的場景,他在幻想中進行過無數次了。

陳揚如此沉穩的人都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可就在他打算進一步的時候,忽然發現蘇晴的眼角有晶瑩的淚水。

陳揚不由呆住。

頓時,就如一盆冰水當頭潑下。

蘇晴呢喃着道:「爸,媽,對不起,是我不孝。是我不聽你們的話,我活該,都是我活該。」

陳揚便也明白蘇晴的心裏有多麼的苦。

她在倔強的守着自己的驕傲,但內心卻也有脆弱的一面。

陳揚微微嘆了口氣,他轉身去用電水壺燒了開水。然後又找來臉盆和蘇晴的毛巾。

等熱水調好溫度後,陳揚細心的給蘇晴洗了臉,然後又給蘇晴洗了腳丫子。做完這一切後,陳揚又找來薄被單給蘇晴蓋上,接着打開了電風扇。

隨後,陳揚將那些食物等等收拾了一番。如此之後才關燈離開。

出了蘇晴的門後,陳揚忍不住嘆氣,娘的,陳揚啊陳揚,你一向都是禽獸。今天裝什麼大白兔啊!這麼好的機會,錯過了還能有下次?

想歸這麼想,陳揚還是直接回了自己的租房裡。

待陳揚走後,床上的蘇晴睜開了眼睛。

她之前的確是喝多了,但喝多了並不是不清醒。她只不過是不再壓抑自己的情感。

陳揚給她洗臉洗腳,所做一切的時候,她心裏是知道的。

蘇晴的心中流淌過汩汩的暖流,覺得陳揚真是個很特別的小夥子。

第二天早上,陳揚聽到了隔壁衛生間里響動起來。

這傢伙馬上一個激靈跳了起來。

很顯然,是蘇晴早上酒醒後來洗澡的。

這大熱天的,不洗澡可難受。

陳揚連忙來到牆壁前,將碎磚頭抽了出來,小心翼翼的觀看起來。

之後。

蘇晴洗漱的時候,陳揚也拿着茶缸子去洗漱。

「晴姐,早!」陳揚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

蘇晴見到陳揚陽光的笑容,頓時覺得心情舒暢。也是嫣然一笑,說道:「早!」

陳揚說道:「一會我送你去上班。」

蘇晴微微一怔,隨後遲疑說道:「這不太好吧,那是你們老闆的車,那能來接送我。」

陳揚說道:「我們老闆人好着呢,不要緊的。反正也是順路。」

蘇晴聞言便也就不再堅持。

將蘇晴送到上班的手機店後,陳揚的手機聒噪的響了起來。

陳揚呼吸着車裡蘇晴殘留的香味兒,正覺得愜意呢。他漫不經心的接通電話,那邊立刻傳來唐青青壓抑着火氣的聲音。「現在幾點了?你人呢?」

陳揚瞥了眼導航儀上的時間,卻已經是八點半了。

他馬上想起林清雪是要自己七點半去接的。

「我馬上過來。」陳揚說完就掛了電話。

唐青青那邊頓時氣個半死,這傢伙,太尼瑪拽了。

陳揚到達柳葉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了。他在別墅區的外面就看見林清雪和唐青青兩大美女寒着一張俏臉。

陳揚連忙下車,屁顛屁顛的開車門,說道:「兩位領導快上車。」

林清雪與唐青青上車。

陳揚便也上車,啟動車子。

「這車裡有女人的香味。」唐青青狐疑的說道:「你大早上的,幹什麼去了?」

陳揚呵呵一笑,邊開車邊說道:「青青,你的鼻子真靈啊,跟小狗似的。」

唐青青頓時鼻子都要氣歪了,沒好氣的說道:「你的鼻子才跟狗似的,你全家的鼻子都跟狗似的。」

陳揚嘻嘻一笑,說道:「好好好,我是小狗,我是小狗。」

「你別以為插科打諢就可以矇混過關。你好好解釋解釋,這香味是怎麼來的?這是公車你知道嗎?」唐青青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主要是早上等了陳揚這個混蛋兩小時,所以火有點大。

陳揚說道:「哦,我先去送隔壁的鄰居上班了。」

「你有沒有搞錯?」唐青青氣憤的說道。

陳揚說道:「我鄰居很漂亮的,比你胸大。」

唐青青要內吐血了。

便在這時,林清雪開口了。林清雪淡淡冷冷說道:「陳揚,你是一個男人。我不要求你別的,我只希望你能有起碼的時間觀念。」

其實林清雪這話很寬厚了,意思就是,你拿我的車去接送別人,可以。但是你不要耽誤我的正事。

陳揚馬上說道:「好的,林總,我盡量啊!你應該多笑一笑啊,老這樣板著臉容易老的快。」

林清雪撇頭看向外面,不再理睬陳揚。

陳揚討了個沒趣,沉默下去。

林清雪與唐青青相視一眼,覺得有些傷陳揚的自尊。

林清雪正打算開口安撫陳揚。

誰知道這時,陳揚突然哼起了小曲來。

什麼摸你的腿啊之類的。

林清雪與唐青青頓時呆住,我靠,這傢伙是那裡來的一個奇葩極品啊!而且,陳揚也哼的太露骨了,兩個小姑娘聽得臉紅耳赤的。

陳揚看兩女臉色不太好,馬上就說道:「兩位領導,你們不喜歡聽這個啊?要不我再換個曲子?」

林清雪與唐青青同時呵斥道:「閉嘴!」

陳揚心裏好笑,沒事逗弄逗弄兩個小姑娘,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此刻,在濱海市的中央大廈。

十八層樓的一間豪華辦公室里。

齊嬌嬌依偎在獨眼的懷裡。

齊嬌嬌到底是什麼人呢?

她明面上是慶安集團的總經理,實際上是慶安集團董事長宋慶安的情人。

慶安集團在濱海市很有名氣,明星企業。

旗下各行各業都有涉獵。而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宋慶安與濱海市的地下皇帝龍王爺有着親密的關係。

這也是許多家企業不敢和宋慶安對着乾的一個重要原因。

宋慶安讓獨眼成立的保安公司就是他的一支武裝力量。

《陳遠宋妍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