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陳陽唐婉小說戰神
陳陽唐婉小說戰神 連載中

陳陽唐婉小說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佚名 其他類型

展開

《陳陽唐婉小說戰神》章節試讀:

第7章

「對不起。」

「我錯了。」

江文和魏超感覺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在認錯。

旁邊蘇紅玉等人都看傻眼了。

這是怎麼了?

在場只有陳陽知道,真正發生了什麼事?

「還不是教訓你們的時候。」

陳陽顧忌唐婉還在身邊,遺憾地想着,同時對着點頭哈腰看過來,滿臉請示的曹剛和劉行長,投去了一個嚴厲眼神,凝重搖頭。

曹剛和劉行長都是老江湖,秒懂了陳陽不想暴露身份的意思。

曹剛本來聲色俱厲的表情一收,換了張慈祥臉,對江文道:「知道為什麼打你嗎?」

江文搖頭,他真不懂啊。

「打天下難,坐天下更難。」

「老江創業不容易,我不能看你繼續在外面囂張下去,總有一天會惹到你惹不起的人。」

「趁着機會,給你個教訓,你也學個乖。」

劉行長連話都懶得多說,甩給魏超的只有一句:「我也是這個意思。」

尼瑪啊,無妄之災?

江文和魏超心裏簡直是日了狗了,整個人都不好了。

在兩位長輩面前,卻只能低頭表示受教。

「學到乖是吧?那還不快滾!」

曹剛屬狗臉的,說翻就翻,嚇得江文和魏超匆匆跟唐婉他們打了個招呼,開着保時捷卡宴逃一樣地走了。

兩人走後,曹剛和劉行長以前所未有的親切跟她們打了招呼,又晃悠悠地走了,從頭到尾,唐婉她們都一頭霧水。

在蘇紅玉一連串的數落聲中,陳陽跟她們回到家,緊接着吃了頓飯,趁着在廚房洗碗筷的時候,他一個電話打給了普照投資專管會。

陳陽沒有寒暄客套的意思,簡單直接地吩咐道:「不惜代價,我要一件霓裳羽衣,多久可以搞定?」

「呃,你說我們自己有的?」

陳陽詫異,聽着電話那頭客氣地彙報才明白過來。

他的普照投資嚴格按照投資規劃在做,前幾年在比特幣上套現上百億的現金後,收過大量的古董字畫限量奢侈品等等,以做保值。

全球限量10件的霓裳羽衣,其中一件就在陳陽名下。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第一時間把霓裳羽衣送到一個人手上,聯繫方式和地址我會給你。」

陳陽掛掉電話,發完收件人,一件心事完成。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很好,不管心上人想要什麼,哪怕是天上的月亮,也能拿錢砸下來,很爽!

又耗了一會兒,他才找了個借口晃悠出門。

路燈下,曹剛和劉行長腳下一地煙頭,臉上滿是惶恐。

看到陳陽出來,他們趕忙快步上前。

「陳少,我是曹剛,來給您請罪了。」

曹剛一改之前對江文時候蠻橫模樣,「噗通」一聲,跪到了陳陽面前。

「我喊老劉來,就是給我做個見證。」

「曹鑫那個兒子,我就當沒生過,陳少您任意處置。」

劉行長畢恭畢敬地站在曹剛身後,半點不覺得平時人五人六的曹剛有什麼好丟人的。

知道眼前這位上門女婿的背景後,劉行長恨不得也給跪下,只要有大腿抱,叫爸爸也行啊。

陳陽暗暗點頭,這個曹剛還是知趣的。

只有認錯,沒有求情。

「晚上你兒子就會到家。」

陳陽淡淡地道:「以後讓他好自為之,不該想的不要想。」

他在心裏補了一句:「估計以後他也只能想想了。」

曹剛不顧地上骯髒,一個頭磕下去,悶聲道:「曹鑫回來後,我親手再打斷他兩條腿,然後送到外地去,絕對不再給陳少添堵。」

說著,他從身後掏出一個扁平盒子來,雙手奉過頭頂,道:「這是陳老吩咐我給陳少帶來的。」

陳陽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見裏面是一套西裝,沒有任何牌子,但無論從料子到做工全是頂級,有一種低調的奢華。

「紅幫裁縫的定製西裝。」

陳陽一眼認出來,正是他少年時候喜歡的,難為陳福還記得。

他們在說話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陳陽家裡有一個嬌小的身影,躡手躡腳地跑出來。

唐嬌!

她一身緊身皮衣,雕琢出完美身段,瞞着蘇紅玉和唐婉準備跑出去唱歌喝酒。

平時兩人也不會管唐嬌出去玩,只是明天就是唐氏家族的家族基金酒會,她們嚴禁唐嬌亂跑。

她就只能偷偷摸摸了。

出來不遠,藉著路燈的燈光,唐嬌就看到了曹剛跪在地上,劉行長肅立身後的一幕。

嚇!

唐嬌嚇了一大跳。

曹剛她其實是認識的,曹鑫這個備胎舔狗好幾次拿他老子出來炫耀。

只是傍晚時候在小區外面,曹剛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她愣是沒敢打招呼。

不管是曹剛,還是劉行長,別說在她一個唐家旁支小女孩面前,就是在唐志義這個長子嫡孫面前,一樣是有頭有臉不卑不亢的人物了。

這樣的大人物,竟然一個給人跪了,一個跟班一樣。

唐嬌忍不住拿手背揉了揉眼睛,發現沒變化,又揉了揉,還是沒變化。

「他跪的是誰?」

「誰能受得起他一跪?」

唐嬌眯着眼睛,向著站在昏暗處的陳陽使勁兒看過去。

越看,她越是迷糊。

燈光昏暗,看不真切,只有依稀輪廓,像是……

「怎麼像是我親愛的廢物姐夫?」

唐嬌不敢置信,再盯着看。

偏偏這時候陳陽該說的話說完,掉頭走進黑暗裡。

「看方向,也是家裡啊。」

唐嬌心裏跟小貓爪子在撓一樣,想要跟上去,又怕曹剛和劉行長被她看到這丟人一幕會惱羞成怒。

她跟鵪鶉一樣,縮在角落,靜靜地看着,至於什麼出去嗨?

唐嬌完全想不起來了。

那頭曹剛一直等到陳陽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又跪了五分鐘,才艱難地站了起來。

「總算逃過一劫。」

曹剛擦着滿頭汗水,對劉行長感慨道。

劉行長攙扶了他一下,一樣感慨:「大丈夫難免妻不賢子不孝,老曹呀,我還要謝謝你。」

「謝你給我機會,在這位陳少面前認認臉,不管是防止以後不小心得罪了人,還是找機會抱大腿,全是多虧了你。」

劉行長想到傍晚時候魏超的表現,一頭冷汗也下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全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點東西。

陳陽的身份,不管是江文還是魏超,他們都會守口如瓶。

畢竟……

「這些真正大人物的想法,真是……奇特啊!」

好好的世家大公子不當,跑來當上門女婿,兩人怎麼都想不通,只能認為大人物有小怪癖吧。

好不容易等他們走了,唐嬌哧溜一下,跑回了家。

風風火火進了家門,她把蘇紅玉和唐婉拉過來,神神秘秘地道:

「媽,姐,你們猜我剛才看到了什麼?」

《陳陽唐婉小說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