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
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 連載中

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

來源:google 作者:積木愛拼裝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積木愛拼裝 色戒

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我在佛下苦等千日中終得佛陀之身可轉眼睜開之際已是物是人非佛說,我乃天煞孤星,我的成功,即使世界的敗筆展開

《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章節試讀:

「阿Q,這啥鬼天氣咋那麼的冷呢?絲好冷」

呼嘯的寒風獵獵作響,捲起無數枯藤老枝砸向走過來的人群。

「哎呦」

原本本應躺在大床上享受着美女佳肴的他,可事到如今只能落魄的在大橋下將就一晚。

聽着橋上車水馬龍,男男女女嘻嘻玩鬧之聲。

他只感覺倍加的難受。

孤立無援的他如同一隻喪家之犬一般憤恨的說道。

「等着吧!等老子回去了,不好好收拾你們,王元子,紫夢情,李子嘯等着吧老子定讓你們好看。」

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就連指甲陷進肉里他也沒有絲毫察覺。積攢許久的憤怒早已蒙蔽了他的五感。

看着他那逐漸氣憤不甘乃至殘暴的變化。

讓人不禁感嘆到大起大落最能檢驗一個人的承受能力。

瞧這色戒那副模樣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

他名叫色戒原本也是三元市一個排的上號的人物

然而,突如其來的意外,卻帶走了眼前的這一切。

公司破產,老爹卷錢跑路,家被封了,而自己的好友也再也聯繫不上,為了躲避那些債主他只能躲藏在大橋之下瑟瑟發抖。

本想着趁着夜深人靜的時候弄點吃的,可沒想到剛出去就被逮了個正着。

他撒丫子狂奔頭也不敢回,而現在深更半夜的餓得厲害。

如今的他也就數這件衣服最值錢了,可單薄的衣衫根本無法保暖,發紫的嘴唇微微顫抖似乎下一刻就要飲恨西北了。

「斯~,好冷啊!」

色戒凍的直打哆嗦,忍不住縮了縮身子,身體往牆上靠似乎這樣就可以保暖。

可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時竟然還有意外發生。

「阿Q」

色戒忍不住伸手捂住腦袋,只感覺腦袋發痛,眼睛緊閉全身無力,昏昏沉沉似乎就要倒下去。

朦朦朧朧之間似乎聽到有人在呼喚他。

「嗨,這裡有人暈倒了,快來人吶!」

色戒儘可能地看過去,但入眼竟一抹黑,啥也看不見,憑着感覺,似乎有人在推他。

咚的一聲

色戒最終無力支撐起身體。

腦袋撞地,還是死了。

「啊!死人了,快來人吶!」

色戒朦朦朧朧之間,似看到身旁一女子在他身邊大呼小叫。

那女的聲音分貝高的離譜,搞得色戒死都不得安寧。

心裏感慨道。

「呵,這就算老子的鎮魂曲了吧?」

心中這般想着眼一閉,掛了。

【恭喜宿主獲得系統:太監也有夢想】

【鑒於宿主還未達成,《太監之身》成就,系統將陷入沉睡】

【為了激勵宿主儘快達成《太監之身》成就,系統將耗費自身最後能量將其靈魂轉移】

【轉移完成1%,2%,3%……99%,100%】

【靈魂轉移完成】

宿主:色戒

身體狀況:病危,括號萬毒之體

稱號目前有天煞孤星。

鑒於宿主自身原因導致滅族,是妥妥的主角命格,特此系統贈上玩命之體,以及因你而無辜死去的人對你的「惡毒詛咒」獲此附贈「掃把星」的稱號。

**啪,恭喜恭喜!

開局就免費白嫖兩個技能,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

身體狀況:病危括號萬毒之體加玩命之體。

玩命之體詳細介紹:宿主都快掛秋了,死命玩也沒關係干他娘的。

系統括號:大不了換宿主。

稱號:天煞孤星,掃把星。

掃把星詳細介紹:「他喵的,要不是你老子他媽能死嗎?祝你他喵的死的快點!」

色戒眉毛抖動睜開了雙眼,環顧四周,明顯氣力不足的說道:「額,這是哪兒?」

面對眼前的這一幕幕是那般的陌生。

只見一道盈盈可握的燭光緩緩閃耀在他眼前。

在那昏暗的房間中,他藉助着微弱的燭光四處打量一番。

對周圍的一幕幕感到極為的不適,蒼涼的房舍,枯黃的竹燈對與他這個現代人顯得是那般的格格不入。

而最為可疑的莫過於眼前這幾道虛瘦的身影,他們曲弓彎背,穿着一身古怪的碧綠官袍頭上扎着長馬尾辮,馬尾辮就那般扎在腦後,頭上戴着一頂稀奇古怪的帽子很好的掩飾了馬尾辮。

並且幾人打扮都是如此,顯得極其的詭異。

他們給人的感覺十分的壓抑,不同尋常。

呼呼彷彿有陣陣陰風,從他們身上散發而出。

搞得色戒一陣膽寒。

他們一聲不吭就那般朝着自己靠近。

手中刺目的刀劍,無不展露他的鋒芒。

抬腳走來的時候竟沒發出一丁點聲音就跟幽靈一般。

能聽道的也只有衣袍交錯的沙沙聲。

「哦,他醒了。」

略感意外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他們的腳步似乎都在這一刻微微停頓。

想着既然他醒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們的目光不由起起落在一個穿着紅衣官袍與眾人的服飾明顯不同的奇怪老者身上。

老者面黃肌瘦,毫無神采可言但其眼神卻犀利萬分,身上有一股與眾人截然不同的氣質。

陽剛之氣。

就因這份陽剛之氣對比於旁邊幾個穿着綠衣服的稍顯精神,似乎背脊都挺直了!看起來是這一群人的領袖。

「看我幹嘛?動手。」然而那人僅僅只是抬了抬右手捏着蘭花指陰里陰氣的說道。

甚至連眼皮都未抬動分毫。

似乎對於色戒的蘇醒並沒有任何感觸,反而對於他們這幾個人大驚小怪的態度,表示氣憤。

眾人默不吭聲的點了點頭,繼續朝着色戒靠近。

沙沙沙

他們服從着紅衣太監的指揮。

不敢多說一言,生怕惹他不爽。

色戒晃了晃腦袋想儘可能的回想起點什麼來?

然而,沒有絲毫用處。

回過頭來看着眼前這一幕,只感覺心驚肉跳。

就見面前眾人手中拿着刺目的刀劍朝着他這邊靠近,色戒嚇得一陣哆嗦。

無助的往後後縮,然而見自己身形難動分毫,忍不住驚疑出聲。

「額,這是。」

色戒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被捆在一個木桌之上。

見着面前眾人還在不斷的靠近,心中一突突,想要說點什麼?

「誒誒誒各位大哥,有話好好說別!咱別動不動就拿刀子啊!」

然而,色戒的喊叫並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自然也沒人搭理他。

眾人依舊是那般默不作聲的朝着他靠近。

「咕咚」一聲色戒咽了口唾沫。

就見眼前眾人面帶笑容的看着他。

那笑容是那般的變態,色戒無力的哀嚎着。

「啊!」

只聽刺啦一聲

某物被割下的聲音響徹在他耳中。

色戒只感覺下半身一涼。

自己的小雞雞好像插上翅膀就他媽那般離他遠去了。

「啊啊啊!」

一聲聲凄厲的哀嚎響徹雲霄。

然而,就在這時那聲極其沙啞的機器聲音又再次響起。

《太監之身》成就已完成!!!

系統已激活。

頒佈新手任務:「三天之內打入孤青雪身邊,並成為她身旁的大紅人。」任務完成獎勵:佛陀金身,失敗懲罰:鑒於宿主乃是新手,懲罰暫無。」

時間倒計時三天。

然而對於系統,色戒根本沒有絲毫察覺,實在是身體太過疼痛,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狀態根本沒有察覺到他腦海中莫名其妙多出了這麼一個東西。

然而,系統的聲音還在不斷響起

「系統已激活。稱號技能發動。」

掃把星:一旦發現身旁有對自己不利的人此人幸運度降低50%。厄運度提升50%。

鑒於掃把星乃是初級只能針對一個目標

滴滴滴!已經掃描到當前人群中對宿主危險係數最大的人。

是否鎖定。

而這時的色戒,還在一個勁的嗷嗷亂叫

根本沒空搭理系統

宿主不給予回答自動鎖定目標。

掃把星目標鎖定紅衣太監名字石榴頭。

「發動!」

「絲」

不知為何,紅衣太監感覺渾身一涼似乎有什麼東西壓在他身上一般?

他左顧右盼但依舊沒有發現任何奇怪的地方。

「唉,真是奇了怪了」

明明感覺到了什麼,但卻怎麼也找不到?

撓了撓頭,沒再理會。

只感覺渾身毛毛的極其的不適。

從外圍來看,

這是一座很有古代風韻的杉木小紅房,房屋造型格外的顯眼,這棟杉木小紅房與周圍的建築顯得格格不入,雖然紅色房子顯得異常的喜慶,但這棟房子卻給人一種壓抑凄涼陰森之感。

而且這棟房子還時不時的傳出嗚嗚嗚怪叫似女鬼痛哭一般。

周圍的房子似有意無意的和他隔離開來。

彷彿怕沾到什麼晦氣一般。

而就是這間顯得異常不普通的房間里傳出宛如殺豬般的慘叫。

灰暗的房間里,幾人處在一起喃喃的交談着。

一旁紅衣太監有些怒其不爭指着另一個太監說道。

「你,你你怎麼沒有把他嘴堵上?」

紅衣太監手中掐着蘭花指指着那人,發出來的聲音十分的尖銳刺耳。

那人手中拿着一把十分奇怪的刀,刀刃鋒利,還在滴滴往下流血,刀身之上還留着幾根十分奇怪的毛髮,似乎並不是人身上的。

「大人怎麼能怨我呢?不是你…」

旁邊一個和眾人穿着一樣,不過更加瘦小,面容更加饑荒,低頭接受着紅衣長袍訓斥的小斯。

低着頭,但還是不甘的小聲反駁說道。

紅衣長袍聽到這番話,更加氣惱,沒等他說完。

一頭孢呼上去說道:「你傻呀!我拿刀訥,我拿什麼堵他嘴?你的豬腦子么。」

「現在好了,讓王公公知道我們私自動手,你,你,你,你們腦袋都保不了。」

紅衣太監伸手指着在場的眾人說道。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害怕的不得了。

他們本來就只是個看客,沒想到竟然牽扯進來,現在連頭都有可能不保

雖然很可能是危言聳聽,但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一不小心人頭分離,到時候找誰說理去?

「這,這個怎麼辦呢?」

「快點想辦法彌補吧!」

「要不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殺了吧?」

「我感覺這主意不錯。」

聽着這些人如此風輕雲淡的說出這番話。

色戒只感覺自己小命休矣。

「要不我們先逃了吧?反正我們什麼也都沒幹」

嗯。

色戒聽到這番話,表示十分的贊同。

現在不跑,更待何時?

難道還要等着那個啥王公公殺過來?

但這些話他也只能在心裏想。

聽着眾人那些話,他也大概了解了那個姓王的。

姓王的脾氣古怪,陰晴不定手段極其狠辣,如果你不招惹他,那啥事也沒有,如果你招惹他,他心情好了,放過你,如果心情不好小命休矣,並且聽聞他背後站台的人是公主。

公主,那是誰?那可是皇子皇兄,就算皇帝也得寵着的小公主,而且還寵不要不要的。

可以說,他只要跺一跺腳,皇宮都要跟着顫三顫。

雖然平日見不到公主但其威名可是如雷貫耳。

而如今,王公公背後站台的就是公主殿下,何人敢得罪?那可是要殺頭的。

眾人在一旁小聲低語。

那小斯「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

他的頭低的更低了。

他自然知道王公公的偉名,因為有公主的站台他作威作福,無法無天,可又有誰能奈何得了他?

傳聞就算是皇子皇兄見了他,也要跟他打招呼。

他只不過是一個廚房幫廚的,平時哪有機會見這麼大的人物?

如果不是今日被王公公強行拉過來,他可能他這輩子就只能混在廚房了。

「這又不怪我,又不是我讓他叫的。」

但還是不甘的怯懦的說道。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人明顯底氣不足

「你傻呀!還讓他叫,快去堵住他的嘴,現在還為時不晚。」

那人逼逼叨一大崩,見那小斯始終沒有動靜懟他破口大罵。

「哦哦哦!」

那人連忙上去,隨手不知從哪抄來一個血淋淋的紅抹布。

就往他嘴裏塞。

色戒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塞住了。

「嗚嗚嗚」的怪叫。

聞綉着紅抹布上一股怪味。

那股怪味好像是…是…尿騷味。

「嗚嗚嗚」

色戒拚命掙扎。

但雙手雙腳都被綁住,根本沒用。

掙扎了好一會兒。

這才停了下來。

身體無力的癱在床上,四肢被牢牢捆住。

不知是累了,還是放棄了。

眼角流下後悔的淚水,他恨吶,自己怎麼就來這兒了?

到這時候他還沒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誒,他終於安穩了。」

那小斯有些激動的說道。

漆黑的房間,若隱若現的幾道身影,和下半身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無不在告訴他,這就是現實。

望着房樑上懸掛的蜘蛛網陷入了絕望之中。

嘴角發顫微微抽動,眼睛一閉一合,似就要這般睡去。

「這是哪兒?我在哪兒?我好累,好想睡。」

色戒心中這般想着。

一盆冷水迎面潑來,給他全身弄了個透心涼。

原本有些好轉的**。

似乎在這一刻發出了他的咆哮。

「啊!!!」

色戒眼睛瞪大,眼球紅腫,青筋暴突開始瘋狂的掙扎。

「啊放開我放開我。」

不過由於紅抹布的原因,只能聽到他嗚嗚的怪叫之聲。

「哇」

舌頭在一個勁兒的衝撞着嘴裏的抹布,隨着一陣乾嘔抹布被他吐出。

他所躺的床發出嘎吱嘎吱之聲。

看起來這床也不咋結實,說不定再晃幾下就散架了。

「快點按住他。」

旁邊原本低聲細語的幾個老太監發話了?

掐着蘭花指那陰陽怪氣的語氣,十分的刺耳。

「哦」

旁邊原本潑水的那個小廝,連忙上去按住他。

然而,色戒根本沒管那麼多。

上去就是一口,直接咬掉他身上的一塊肉。

那小斯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

「啊!好痛啊!」

「呸」

色戒還在拚命的掙扎。

「住手」

一聲嬌媚的女聲,就在這時,不合時宜的打斷了眾人。

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幽幽傳來那聲音令人**無比,彷彿心都在那一刻融化了。

眾人的目光不由匯聚在木門那邊。

身處在旁的太監們,深感疑惑,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有人?

《沉浮三千年轉眼人世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