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
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 連載中

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

來源:google 作者:黃羊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政 秦墨

意外穿越,將秦墨帶到了大秦王朝,本是軍營中的一個小卒子,卻能爬到朝堂之上運籌帷幄展開

《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章節試讀:

王翦父子倆品茶賞杯的功夫,灶房裡也飄出飯菜香味。
稍傾,秦墨端着鐵鍋和竹筷出來。
「晚輩把家中僅有的一條臘肉下鍋了,兩位老將軍可別嫌棄。」
鐵鍋置於案幾,鍋蓋掀開,一股辛辣濃香,頓時瀰漫開來。
「咕嘟!」
父子倆齊齊吞咽口水。
探頭往鍋里看去,卻是馬鈴薯燉臘肉!
當初秦墨之所以穿越,是因為與家人野遊走散,適時身上背着不少食材。
這些年,他帶來的食材,早已培植成功,並在平滅六國期間,攻下一地推廣種植一地。
八寶粥料里的各種高產主糧,還有馬鈴薯、白菜、茄子、辣椒等菜蔬……都並不稀奇了。
稀奇的是烹飪方法!
「我那僅有的陶碗,方才讓陛下摔了。」
「兩位老將軍將就一下,便用這些三扁四不圓的碗碟用餐吧。」
秦墨從案幾下摸出三套瓷碗瓷盤,給父子倆一人分了一套。
這些瓷碗瓷盤與茶杯同出一窯,由於體積相對較大,燒制難度也更大,故而比茶杯更加粗劣。
是真的三扁四不圓,上不得檯面!
可縱然如此,父子倆也是小心翼翼接過,生怕給他摔碎了。
秦墨看的莞爾不已。
「兩位老將軍不必如此,這些碗碟皆是殘次品,並不珍貴,摔了也就摔了。」
父子倆愕然問道:「殘次品?
難道還有更好的?」
秦墨點頭:「下一窯也快燒制好了,想必能進些,兩位老將軍若喜愛,回頭送幾套到府上。」
「那便謝過秦相了。」
王賁拱手一揖,欣然接受。
而王翦,比兒子臉皮更厚,則是指着茶杯道:「這杯中仙茶,最好也送一些。」
「茶,當然有。」
秦墨探手又從案幾下摸出一個粗瓷罈子,嘿然道:「但今日,咱們只喝酒!」
說著,拍開封泥,為父子二人斟滿茶杯。
濃烈的酒香,瞬間壓過燉肉香氣。
王翦見此,眼露精光,口中卻是打趣道:「秦相,酒精是用來給軍卒傷口消毒,陛下法令嚴禁飲用,你這是壞法度了啊。」
「父侯平日里也沒少偷喝,就別逗弄秦相了。」
王賁實誠人,開口便揭了父親老底。
「再說,這酒精是秦相研製,陛下法令再嚴,也管不到秦相頭上。」
秦墨聽得哈哈大笑:「酒精那東西喝了傷身,陛下頒佈法令禁飲,其實也是為軍中將士着想。」
「不過,晚輩這壇並非酒精,而是真正的美酒,兩位老將軍放心飲用。」
武人粗獷,沒有不愛酒的。
父子倆聞言,立即各自端杯品嘗。
窖藏過的二道鍋頭,少了燥勁兒,醇厚確非酒精可比。
父子倆一杯下肚,不由眼睛放光,贊道:「美酒!」
「別忘了還有美食。」
秦墨率先夾起一塊燉至酥爛的臘肉,塞入口中開吃。
父子倆也不再客氣,迫不及待夾了燉肉品嘗,卻是又香又辣,讓人慾罷不能!
兩位大秦徹侯,一口酒一口肉,吃的不亦悅乎,一邊吃喝還不忘一邊感慨。
「看來,秦相雖節儉,卻並不苛待自身。」
「額們父子平日的吃食,與秦相的吃食相比,可稱泔水矣!」
…… 兩日後,秦王宮御園。
嬴政身穿玄黑便服,觀看長子扶蘇舞劍,點評道:「華而不實,終究少了銳氣。」
「你若與秦墨捉對廝殺,怕是眨眼便已人頭落地!」
扶蘇收劍苦笑:「父皇說笑了,秦相乃華夏第一勇士,兒臣如何能比?」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日後秦墨再行征討之事,或可跟去歷練一番,定讓你獲益良多。」
嬴政囑咐道,扶蘇連忙揖手稱是。
父子二人又閑聊一番,嬴政突然看向身旁侍立的趙高,問道:「秦墨這兩日沒來上朝,可是從那茅屋中搬出去了?」
「秦相尚未搬出去。」
「未搬?」
嬴政頓時皺起眉頭。
趙高惶恐,趕忙解釋道:「陛下有所不知,李廷尉贈與秦相的百畝大宅,被秦相用以新設了一座學館。」
「臣等贈與的健馬、車駕、絹帛等財貨,也被秦相變賣,用以聘請夫子。」
「如今,秦相又是孑然一身了!」
嬴政都聽傻了,「又……又敗光了?」
「照此下去,給他個國庫,也不夠敗啊!」
扶蘇不敢苟同,替秦墨辯解道:「父皇,秦相一心為國,父皇應該誇獎才是,怎能說敗光?」
「你個瓜慫懂甚!」
「自三皇五帝以來,你見哪家貴族勛臣,住茅屋吃隔夜飯?」
「大秦還要不要臉面了?」
嬴政沒好氣訓了兒子一通,然後向趙高問道:「王翦王賁呢?
朕是怎麼交代他們的,竟連些許小事也辦不妥!」
他是真怒了,直呼兩位徹侯的姓名。
「兩位老將軍每日三趟去茅屋苦勸,奈何秦相也是心性堅毅之人,不是旁人輕易能勸動的。」
趙高無奈解釋道。
嬴政冷哼一聲:「勸不動,難道不會用計?」
「兩個在沙場上智計百出的老將,擺不平一個後生晚輩,丟不丟人!」
趙高:「……」 扶蘇:「……」 那是咱大秦帝國的丞相,不是六國舊臣,用得着如此嗎?
…… 當夜,連續在秦墨家蹭吃蹭喝兩天的王家父子,終於良心發現了。
父子倆在府中大排筵席,邀請秦墨上門赴宴。
秦墨架不住兩位老前輩的盛情邀約,只得帶了禮物前去。
「新出窯的瓷器。」
「新炒制的雨前山茶。」
「還望兩位老將軍莫嫌寒酸!」
秦墨徒步而至,將手裡拎着的禮物奉上。
王翦王賁看着堪比玉器的素瓷,聞着沁人心脾的茶香,不由老懷大慰。
「好好好,如此厚禮,怎會嫌棄寒酸,快快入席。」
「近日府中新得一舞姬,美貌絕倫,翩然若仙,慣會舞劍,秦相定要品鑒一番!」
兩個老不正經,將秦墨按在席間,又揮手叫來舞姬助興。
秦墨倒也安之若素,讓吃喝就吃喝,讓看美女就看美女,見舞姬劍技不凡,還不忘鼓掌喝彩。
「秦相,此女身段可還入得法眼?」
王翦挑了挑壽眉,滿臉曖昧道。
那模樣,當真像個老龜公。
秦墨哭笑不得,點頭道:「甚好。」
……  

《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