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殘門破星
殘門破星 連載中

殘門破星

來源:google 作者:魂約三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宮雪 奇幻玄幻

在星宇的某一處,存在着一顆被破滅的星辰,這裡是道的本源,也是我們的起源在這個時代,世界資源匱乏,亂象叢生,各族爭霸,各域稱天,各方為尊,各界為帝,直到有一天,一位少年打破了統治時代,我名風,單名一個字,來自風吟村,是風族的後人,他們都喜歡叫我瘋子展開

《殘門破星》章節試讀:

凌晨,天空昏暗,霧氣瀰漫著整個山谷,叢林深處黑暗且安靜得可怕。

風嘯天起身望向窗外,沉默一會後,只見一道身影出現在門口,看着來人是風凌志,風嘯天點了點頭,而後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風和風靈,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離開後不久,風突然睜開眼睛,小臉激動,將風靈的被子蓋好便悄悄的跟了出去。

「族長!沒想到它真的會在這個時候選擇渡劫,看來這頭須螣蟒也夠狡猾的,要不是我們先前就在那裡守着,說不定就錯過了時機。」

「嗯,這個時候渡劫確實是對它最有利,多數妖獸都已經進入修鍊狀態,不會再出來活動,而普通的凶獸跟本不敢靠近,這個時候估計也是產卵的最佳時機,記住等會按計划進行,不能有差錯。」

「是!」

說完兩人就往一個方向趕,在兩人消失後不久,風在一旁的石頭後露出一個小腦袋,思索片刻便順着他們的腳步跟了下去。

不久後,幾人就出現在距離洞府百丈遠的叢林里,古樹上。

之所以距離遠一點是因為這個時候須螣蟒的警惕性是最高的,而且妖魂境的魂識異常恐怖,覆蓋的範圍極其廣闊,在魂識籠罩的範圍內,所有的風吹草動它都能輕易感知到並作出反應,釋放魂力攻擊,還有剛要產卵的時候,脾氣也是最暴躁的,冒昧前進,萬一被發現,惹怒了它,後果很嚴重。

而風此時也到了,不過只敢躲在距離他們幾十米外的樹上。

吼…嗤嗤嗤……

這時,洞口裡突然傳出一陣震耳欲聾的獸吼聲,嚇得周圍妖晶境以下的妖獸到處亂串。

風立激動的道:「族長它產卵了,我們現在就過去,說著就想往前去卻被風嘯天拉住。」

「等一下,它現在發出的叫聲只是在警告周圍的妖獸遠離。」

「你看你又猴急了不是!」風遷岳有些無奈的瞥了他一眼,而後繼續觀察前方的動向。

風此時心中激動無比,站起身聚精會神的目視前方,自語道:「要開始了嗎?」

「還沒有。」突然身邊出現一個詭異的聲音回道。

「誰!誰在說話?」風瞬間一驚,精神緊繃,小手握拳,來回觀望。

「道體境三重天,嗯……資質不錯,可惜境界太低,我對你沒興趣,順便說一下,本烏名白哧,你最好現在就給我站一邊去,不然別怪本烏鎮壓你。」那道詭異的聲音又再次響起,並警告道。

聽聲音是在下方發出來的,低頭一看,白羽,巴掌大,外形似烏鴉,四目八瞳,看起來有些詭異,黑瞳在眼睛裏慢慢旋轉着,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風看了一會……頭有點暈,眉頭微皺:「嗯!一隻烏鴉,是你在說話嗎?」

「屁話,你看這裡除了本烏還有誰,還有,小子,老子不是烏鴉,老子名白哧,葦名烏尊,」說完還鄙視的登了一下風,「切,真是無語,遇到一個土包子,你站那邊去別踩到我,不然就鎮壓你一個月。」

「你這傻鳥,這樹你種的啊,我愛站那你管不着,什麼白痴!還自稱烏尊,呸!」望着白赤那副高傲的姿態,風有些生氣。

白赤:「小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風:「白痴。」

白赤:「你在罵。」

風:「傻鳥。」

白赤:「人可辱,烏不可辱,小子,你完了,看我不鎮壓你。」

說完突然抬起利爪對着風的小腿直接抓了下去。

風立馬收回,可是還是慢了一步,腳上瞬間出現幾道血淋淋的傷口。

「好鋒利的爪子,是你先動手的,要不是烏鴉肉不好吃,我現在就烤了你。」風眼神微怒,同時也驚嘆這烏鴉的力爪。

說完就一腳想把他踹飛。

白哧不躲不避,鳥爪向前伸出,踩在風的腳尖處。

「嗯!竟然擋住了?不對!你竟然是妖體境妖獸!怪不得這麼囂張。」

妖體境妖獸相當於道骨境。

「哼!區區一個道體境三重天的毛孩子既然想跟我斗,不過不得不說這一腿力道還可以,可惜你遇到的是我,今天本烏尊非得鎮壓你一個月。」

「哦!」

聽到這話風瞬間來了興趣,剛剛那一腳也不過用了三成力氣。

妖獸的境界對應着人族修鍊的境界相差不大,道體境對應妖靈境,而道骨境對應妖體境,妖獸的體格天生要比人類強大,所以他們修鍊妖體境時不僅能修鍊出道紋,還能同時烙印道骨,道魂境則與妖魂境一樣,往上的境界也都基本一致。

風心中嘀咕着,小烏鴉還想鎮壓我?嗯……不過現在與它對上不是時機,萬一驚擾了前面那大傢伙那就麻煩了,想到這裡,風低頭沉思了片刻後,眼睛突然一亮,有了!

與此同時,白哧瞳孔流轉,目光驚疑不定,斜眼看着風。

心念叨着,這小子一看面相就不是什麼好鳥,定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該不會叫人吧,看這身裝扮,定是與前面那幾個人是一夥的,這樣打起來可對本烏不妙啊……

不行得想個辦法把他套住,說過鎮壓他一個月就鎮一個月,本烏從不失言。

「想打可以,不過我們得有個賭約,而且要等前面那大傢伙渡劫過了再打。」風突然想到了什麼,悠悠道。

「咦!這小子還挺上道啊,真是愚蠢的人類。」白赤並未多想,只是覺得這樣更好,對自己也更有利。

白哧壓住內心的興奮,道:「哼!小子,不是什麼人都配本烏出手的,不過……看你這麼有信心本烏就陪你賭一把,說吧,想怎麼賭。」

風頓時一喜,看着眼前這小東西,興趣也越來越大,回道:「你輸了就在我身邊呆一個月,必須對我唯命是從,不得有半點怨氣,然後告訴我你是什麼妖獸,為什麼會說話,雖然你已經是妖魂境妖獸,不過我可知道妖獸要修鍊到妖丹境化為人身後才能口吐人言。」

聞言,白哧心中直接炸開,好傢夥,既然還想收我做小弟,還不能有怨言,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本烏何時受過這種侮辱,就算想也不能想。

越想越炸毛,要不是看着前面那幾人打不過,差點就動手了,白赤一臉怒氣的看着眼前這個,滿臉自信,嘴角還帶着賤笑的人類。

心中更加氣憤,笑!他既然還在笑,必須鎮壓,誰來也沒用,小子你給我等着,到時候有你哭的時候。

咬牙道:「好,你若輸了的話,以後就給我當小弟,聽我使喚,不得不從,還有什麼寶物啊,功法啊通通都給我交出來,以後也要叫我烏仙道人。」

「可以,不過我怕你反悔,到時候跑了我找誰去,你得先拿出點有價值的東西作為賭約,你要是贏了的話我再還給你。」

「哈哈!笑話,你一個道體境想挑戰我一個妖魂境,你還怕我反悔,真是天大的笑話,你很有自信啊。」

風看着炸毛的白哧,也沒回話,只是伸出肥嫩的小手表示先拿點東西出來看看。

「你——。」

「要寶物沒有。」哼,休想要我身上的寶物,看一下也不行,看這小子一臉貪財相就來氣,想着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眼睛一亮。

「小子,好東西我身上沒有,不過我知道哪裡有,而且還是一株千年魂葵。」

「什麼!在哪?快說。」

風聽到這是一株魂葵,而且還是千年級別的,這東西可價值連城啊,不過對自己現在的價值不大,但是對於魂修來說絕對是葵寶。

對妖獸的妖魂境也有極大的幫助。

「喏!就在前面那個洞里。」

話音剛落,一聲巨響突然從洞口中傳來。

只見洞口上那參天大樹突然被一股巨力頂開,高達數百丈的大樹直接壓向叢林,一些妖獸還沒來得及跑就硬生生被壓成肉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