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財通諸天
財通諸天 連載中

財通諸天

來源:google 作者:天山暮雪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天山暮雪遲 王正則

財能通神,這事古人告訴我們的;只要你的錢足夠,你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一切;為了錢,我在亮劍中買過軍火;為了錢,我在五號特種組種買過情報;為了錢,我在龍蛇演義中買過秘籍;為了錢,我在天龍八部中充當神棍;我在歷史長河中武裝崇禎,這次不是為了錢,看着漂亮的阿九,我會告訴你,這次我是為了民族大義,你相信嗎?展開

《財通諸天》章節試讀:

整個中學時代,王正則花在學習上的時間幾乎沒有,新學期丫丫就會把新內容灌輸給它,加上在網上搜索的知識點經過簡化,優化的傳給王正則,尤其是歷史只是,李世民說過以史為鑒,真正懂得歷史的人,可以學到別人一輩子也學不到的東西,他完全把心思放在做生意上。

為什麼不去搞發明創造,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只要科研能力上來,就能推動社會的進步,提升文明等級,這話一點都不錯,歷史告訴你,一個有着強大科研能力的人,發明第一個使用就是在軍事上,這樣的人是敵人首先毀滅的對象,自己人嚴加保護的對象,一生都會在科研基地度過,這個科研基地那絕對比監獄看管的更加嚴格,這可是王正則要的生活。

當時丫丫問過他,要不要好好學習,走科研的道路,並且向他描述過科研道路的人生,聽聽就感覺得渾身發涼;

也許教書育人,著書立說,也是改變一些大勢方法,思想影響一代人,實在太慢,也不是他想要的,尤其是丫丫等不及。

商路則不一樣。

只要通過交換,就可以改變小勢,只要你拿出的交換足夠,改變大勢也不是不可以。

交換並不僅僅是商品,只要價錢合適,生命不能交換嗎?物品交換隻是最為初級的交換,知識的交換,利益交換,實在太多,中間賺取的利益太大,謀事、謀人、謀國,都是通過相應的交換得到。

中學時代,小打小鬧,但是等到的利益那才是實在的,父親開始的時候以為只是小孩子玩鬧,最後看到通過深圳那些產品換取農產品,甚至有些古董,一件不被看好的瓷器拿到香港賣了三萬塊,整個人都不好了。

當時三萬塊,絕對是一筆巨款,在小縣城那是首富的存在,當時工資只有30塊。

被巨大利益驚呆了,自己辛苦上班一個月才30塊,需要多少年才能賺到三萬塊。

經過慎重考慮,當然這是官方說法,其實自己被刺激到了,拿着存摺的手顫抖了幾個日夜,下定決心,和王正則仔細了解一下經商之道,中年人什麼最為重要,那就是錢,生活壓力太大了。

在丫丫的整理下,一份關於物資倒賣,應該說是,貨物流通,增加收入的信息發給了王正則的老爸,經過一夜的仔細研讀,在對著兒子的收入,終於決定,自己單幹,當然是有王正則的知道,接着由深圳小姨一家的支持,站在改革開放的風口上,王正則一家也要起飛了。

自從經商以後,整天都在圍着生意忙碌,也沒有時間管理王正則的成績了,不再整天都盯着自己,王正則那是徹底的放飛了自我。

經過中學階段的發展,王正則的老師和同學,對王正則的記憶,王正則不是他們的學生或者是同窗,而是給他們生活帶來便利的救世主,當時只要需要什麼新奇的產品或是急需要什麼物品,找到他,總能買到,開始只是香港和深圳那邊流行的物品,最後是,只要世界上存在的,都能買的到,當然這是有點誇張,一般的民用產品,也不會是什麼最新的科技。

經商發財,那是當然經商有道的時候才能發財,有着自己的特定客戶和完美的渠道運輸。

最開始的是學校,接着則是一個縣城,最後發展到一個市區,直到中學階段結束的時候才能影響到整個省市,主要是接觸的同學越來越多,通過同學老師之間的效應發展,一傳十,十傳百,幾何形的增長。

轉眼到了大學時代,沒有選擇去清華和北大,用丫丫的話說,不能在北方,貿易不是最為理想的,北方大學都是歷史數學方面的,工商管理方面不是很優秀,我們要做的就是物質的貿易,需要找一個與世界聯繫緊密的地方,只有南方才是我們的首要選擇,我們要做的是,找到一個物質與信息交流最為發達的地方。

最先的時候,王正則首選的是廣州的中山大學,後來內地學生可以報考港大,立刻選擇了港大中文系。

香江是世界上物質和文化信息交流最為發達的地方,比起星盟國更加的繁榮。

原因很簡單,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不管什麼樣的奢侈品,都能在中國賣出去,反倒是中國最好的奢侈品世界上是沒有的,真正懂得的人,最好的奢侈品才是中國產出的,因為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蘊。

可惜的是當時國家比較貧窮,很多高科技的東西,中國比較少,也買不到最新的產品,故而一些被洗腦的國人總是認為外國商品最好,這也就造就了像王正則這樣的走私商人。

走私這種行為自古以來就有,不過是把產地多的東西買到有需求地區,但是最近有些不講武德的地區出台一些政策,說政策是好聽的,說難聽的就是奸計,當然國家也會通過一些政策來保護自己的國家。

王正則就是鑽政策的漏洞,甚至違反法律,這一行為大多數人是喜歡的,有錢誰不想賺,出於政治目的才會有阻攔。

這不王正則就是從美洲大陸通過一定的手段遠一些東西到炎黃大陸。

在飛機上,王正則一邊閉目養神,一邊在意識中和丫丫交談着。

「丫丫,你說這次,那生命局長是不是會氣得要上吊?真是大快人心啊!」

丫丫在思維中跳出來,翻了個白眼,脆生生的說道:「人家再生氣也想不起上吊這樣魔性的方法,最多也就是撤職,人家的關係鐵着呢,就一次小小失誤不會有太大的麻煩。」

王正則坐直身子,假裝認真思考一下,覺得丫丫說的沒有錯,資本主義社會,那也是建立在人情上的,甚至比我們更注重人情,那可都是一次次用金錢建立的。

王正則又問道:「這次我們是不是可以抓到自己內部的超級鼴鼠了,經過這麼多次布局可以鎖定是誰了吧!」

丫丫時刻關注網上的消息,尤其是那個聊天軟件,可惜的是,還是沒有結果,有點泄氣的說道:「可惜的時候,什麼消息都沒有。」

王正則有點不解了,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的布局應該沒有漏洞啊,知道這件事的就那几几個人,可以用排除方式來解決啊?

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不但是王正則在思考,丫丫也在思考,按道理來說,在網上和現實中都做到了雙重的防範,也布置了很多的誘餌,我為什麼還是找不到鼴鼠。

這次找鼴鼠的行動是王正則策劃很久的事情。

大學的時代王正則,一邊販賣一些普通商品給內地,把內地的農副產品販賣到世界各地,開始的時候是香港地區,最後是世界其他地區,在跑到其他國家的時候,發現可以把當地的產品帶回國內。

自己的身體素質越來越高,丫丫的功能也是越來越強大,可以肆意入侵網絡,修改各種網絡上的信息,可以做到的事情越來越多。

網絡的發展給人們帶來便利,但是也留下很多的隱患,尤其是當一個國家具有人工智能以後。

有這樣的能力以後,王正則立刻想到一個賺錢的渠道,有些地區不是搞禁運嗎?

這不是更加嚴格的海關嗎?那簡直太棒了。

完全是給我增加收入啊!

走私行為是動了一些人的蛋糕,不過權力更上層則是喜聞樂見的,尤其是星盟國這樣的政權架構,對於他們來說,什麼都是假的,只有金錢才是真,家國天下,狗屎,親情朋友,那是什麼?能吃嗎?在資本主義國家,只要有錢,什麼都不是問題?大總管的位置都可以用錢買。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正則在星盟國買到了當時對炎黃禁運的超級計算機芯片,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中生根發芽了。

禁運就是禁止運送到炎黃國,並不是買不到,只要打通運輸的環節就可以。

自己正好有着運送渠道。

這裏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麼把這些東西交給當局,而且是那種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並且以後還能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

經過一番仔細的思考,網絡聯繫,把東西放在不同的地方,錢打到瑞士銀行,一番騷操作,終於建立起一條不是很穩的合作關係。

當時國家正在急需一批高端芯片,搭建自己的超級計算機,通過御用走私渠道,一直不能滿足需求,高級走私通道還被摧毀幾個,高級特工有的因此兒暴露,正在焦頭爛額的時候,王正則抓住這個機會。

首先把芯片放在一個臨時租用的地方,通過電話聯繫負責人,讓他們先驗貨,後付款,當時高層也是抱着試試態度,拿到芯片一測試,結果發現很理想。

通道建立後,陸續交易了很多東西,基本上都是禁運物品,武器,材料,凡是能用錢買到的,都通過這條渠道進行交易。

說實話,國家有錢,關鍵是有些東西,你有錢別人也不賣給你,這才是最令人惱火的。

王正則拿到外匯美金,在國外肆無忌憚的買自己想要東西,鑽石和黃金都可以在外面買到。

本來是一件利己利國的事情,可是卻觸犯了一些人的利益,並且是根本利益,所以美麗國動用超級鼴鼠,發誓要挖出這個挖自己牆角的耗子。

說實在的,美麗國之所以下大力氣來挖出王正則,不是什麼國家利益考慮,主要是王正則都是偷偷摸摸地買芯片,即使在美麗國買的時候,偷偷找到內部的蛀蟲,引誘他們私自盜賣芯片,而是不是光明正大的交易。

這種行為才是讓他們無法忍受的,引誘交易,花費更大,得到好處不是最大的,也是那些資本家無法理解的。

這一招也是根據丫丫的提醒制定的,外國資本家為了錢可以盜賣核心產品給敵對國,也可以因為錢出賣你,人心的險惡,丫丫作為一個智能生命理解的比人類更深刻。

直到飛機降落,王正則和丫丫也沒有討論一些結果,看來還是應該再隱藏的深一點,絕對不能暴露在國家的視線之下。

沒有做夠實力,保護不了自己,也沒有絕對的背景不要出來浪。

《財通諸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