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要招惹乖乖女
不要招惹乖乖女 連載中

不要招惹乖乖女

來源:google 作者:煙雨青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君夜 施窈窈 現代言情

一個是軟糯甜美,看起來誰都可以欺負的乖乖女一個是令人懼怕,不敢招惹的龐大商業帝國實際掌權人遲來的叛逆讓她如一隻小鳥般飛進他窒息的生活,生機靈動,攪動他一潭死水般的生活令他欲罷不能,不舍放手她是春日的野草,永遠生機勃發,讓他自慚形穢,傅君夜躲避着陽光偏執的掐着她的細腰想將她拖入自己的黑暗領地:「施窈窈,好想把你弄髒」被掐疼了的施窈窈生氣的拍開他的手,一把將他扯入自己的秘密花園:「哥哥~歡迎來到乖乖女的世界」後來,不要命的八卦媒體採訪施窈窈怎麼敢嫁給傅君夜施窈窈抱着老公結實的臂膀不高興的回擊:「我只是乖,又不是傻」傅君夜深情的望着摯愛的妻子:「不要招惹乖乖女,會變乖」展開

《不要招惹乖乖女》章節試讀:

火鍋真的是一年四季都適合吃的食物,尤其是天冷的時候,一頓熱氣騰騰的火鍋下去,感覺整個人都鮮活了起來。

雖然沒實戰,但飆高的腎上腺素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施窈窈是真的餓了選的又是自己喜歡熟悉的店,點菜的時候點了一大堆,話都顧不上和傅君夜說,全程悶頭苦幹。

「你吃這麼少嗎?」半杯果汁下肚,施窈窈心滿意足的摸着鼓起來的小肚子。

餐間,都是她在吃,傅君夜不停地給她夾菜,自己卻沒動幾口。

「我不太能吃辣。」傅君夜拿濕巾,笑着貼近擦掉她嘴角的油漬,因為生活工作的經歷,他有胃潰瘍不太能吃刺激性的食物。

怪不得,雖然她點的是鴛鴦鍋,但眾所周知吃到後面都會變成辣鍋,怪不得後來傅君夜不怎麼動筷子了。

「對不起,下次我們可以吃骨湯菌菇鍋底。」施窈窈雖然是江南人,但她是家裡的怪胎,特別喜歡也能吃辣。

下次?傅君夜聽着她的話,點頭:「好啊,走嗎?還是休息會兒?」

「走吧,在商場逛逛,撐死了。」掃碼付了款,施窈窈挺着跟懷孕三個月一樣的小肚子站起身。

傅君夜看着她的動作,伸手:「要不要扶你,小孕婦?」

被取笑,施窈窈瞪了他一眼:「哼,你還沒這麼厲害。」

「是嗎?那現在回去試試,我有沒有那麼厲害?」能力三番五次被懷疑,傅君夜扣着小姑娘的腰,覺得他有必要展現下自己的雄風。

「別別別,」施窈窈連忙求饒:「我錯了,快放開,好癢。」

吃過飯已經快六點了,外面還亮着,明明感覺前兩天五點多早就黑了呢,春天真的來了啊。

「雪糕!」出了火鍋店,剛才還覺得肚子要被撐爆了的施窈窈眼睛馬上亮了起來:「你要不要?」

「我去給你買,要什麼口味?」傅君夜對這些甜兮兮的東西不感興趣,二十多年來他唯一感興趣的甜食,是她。

施窈窈搖頭,讓他靠牆等着:「我自己去。」

他長成這樣,買雪糕那裡全是女孩,他去不方便。

因為是晚飯點,商場逛街的人倒是沒那麼多,都集中去了飲食那一層,是常客的施窈窈把人帶到中庭休閑區坐下。

「超級好吃,來一口嗎?」雖然他說不吃,但施窈窈還是要了兩個勺子超大杯,女孩子裝甜品和主食的不是同一個胃。

傅君夜看着她一臉滿足,沒伸手只是把頭伸過去一些:「啊~」

他自然不做作的姿態讓施窈窈沉默,不過還是餵給了他,用的是另外一個勺子。

「君夜。」施窈窈坐在吊椅上,兩條筆直的腿一晃一晃悠閑得很。

這是她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傅君夜眉眼帶笑:「嗯?」

「其實你不是時光女王的員工吧?」施窈窈看着他那張確實當之無愧可以當頭牌的臉。

傅君夜挑了挑眉毛:「哦?何以見得?」

「我又不傻,誰家銷冠有專職司機,賓利邁巴赫隨便開,常年住五星級總統套房,帶理乍得米勒啊。」施窈窈說這些的時候絲毫不自卑,也無獻媚:「而且我聽到酒店經理叫你傅總了。」他說自己名字的時候很自然,不可能是假名,所以她在他上洗手間的時候抽空查了下傅君夜這個名字。

雖然信息不多,只有短短几句話也沒有頭像,但結合各方面信息已經足夠她聯想。

傅君夜手指輕輕地扣着桌面:「那你還敢跟我出來,不怕吃虧嗎?」

「你又不嘎我腰子。」施窈窈切了一聲:「我單身,你應該也沒有伴侶,俊男靚女,約個會很合理啊。」

她生動的表情,充分取悅了傅君夜:「膽子很大嘛,小妹妹。」

「二十一世紀了,哥哥,對於自己感興趣的異性,就應該勇敢下手啊。你雖然看起來很有錢事業成功,我也不差啊,我當年可是省高考狀元,四年來也一直是專業第一。」原生家庭和自身的努力,讓施窈窈有足夠的的底氣。

「真厲害。」傅君夜低聲笑起來:「我雖然不嘎你腰子,但你不怕在我這裡**失心,最後滿身傷痕嗎?」

施窈窈吃完了雪糕拿紙巾擦着嘴角:「誰更傷心還不一定呢,說不定是我嫌棄你年紀大,到時候不要你了呢。」

「噗,哈哈哈哈。」傅君夜愣了一下,然後暢懷大笑:「你真是什麼都敢說。」

她這麼有趣,讓他更想,弄髒她了呢。

起身去扔了垃圾,施窈窈把包橫背在身上,兩手插在口袋裡:「你在這裡等我下,我去買個東西,別跟來哦,是女孩子的東西。」

傅君夜偏頭看着小鳥兒軟糯的臉,點頭:「去吧,我在這裡等我。」

施窈窈看着他勾人的表情,撇嘴:「我壞的很,你不怕我偷偷跑了嗎?」

「呵呵,你要跑哪兒去?清大傳媒系的施窈窈同學。」傅君夜似笑非笑:「這麼快就嫌棄我老了?」

男妖精!施窈窈沒回他,沖他皺了皺鼻子轉身跑開。

傅君夜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總覺得小鳥兒正在飛離自己的黑暗世界。

他那樣的人,時間應該是按秒計算的,施窈窈回來的很快:「把脖子伸過來,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

「?」不是說去買女孩子的東西了嗎,傅君夜有些疑惑,不過還是配合的伸了伸脖子。

兩人靠得近,進入到他的呼吸範圍,施窈窈還是沒出息的心跳加速,手都有些不穩,都怪這個男人,他是荷爾蒙散發機嗎?

脖子上傳來冰涼的觸感,傅君夜低頭看了看:「怎麼突然送我項鏈?」某品牌十分有名的鑽石鎖骨鏈,價格不便宜,小姑娘出手比他都大方。

施窈窈後退一步,滿意的看着他更加突出的鎖骨:「因為你的鎖骨,很漂亮。」他身上到處都透露着性感,迷人的臉,突出的喉結,優秀的鎖骨,完美的身材,讓人想一遍又一遍的親吻。

「這小嘴甜的,不知道要騙走多少男兒心。」項鏈貼着皮膚,漸漸染上他的體溫,似乎與他融為一體。

「說的好像我是渣女似的。」施窈窈輕哼:「走吧,我得回學校了,剛才買項鏈花了我一大筆錢,再打車回去我會心疼哭的就勞駕傅總送我一程了。」從這裡回學校不近,開車也得一個多小時,再堵會兒車,就晚了。

傅君夜一天都掛在臉上的笑意漸漸涼了下去,果然,小鳥兒要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