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連載中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可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衡 池魚 現代言情

叮已傳送完畢,請完成宿主的意願,順利完成十項任務之後方可回到原身池魚聽到耳邊系統的叭叭聲,不禁揉了揉耳朵以前的記憶全部消失,陌生的壞境陌生的身體,她該如何在十次任務中險象環生???展開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章節試讀:

池魚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打開門進去,魏國壯他們兩個已經吃完飯了,此時坐在沙發看着狗血電視劇。男女主在電視里哭的死去活來的,再配上精心選擇好的音樂,簡直感動的淚水直流。

看到她進來,梁花芳斜瞥她一眼,「怎麼這麼晚?不是早就該放學了嗎?」

池魚乖乖巧巧的先把書包放下,細聲細語的回答:「做題做的太投入,沒看時間。畢竟要高考了,我想再加把力。」

「你媽媽好久沒寄生活費來了吧?」梁花邊磕着爪子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魏國壯低聲咳嗽一聲 ,「誒喲,你這是幹嘛呢!她一個孩子懂什麼!」這話說的誠意誠意,外人聽來肯定會以為他這是為她着想。

梁花毯狠狠瞪了一眼他,然後把視線移到池魚身上,語重心長的說:「吟吟啊!姑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再說,我是你的親姑媽,打斷血肉骨頭還連着筋。」她有意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斟酌損益。

池魚靜靜的等着她的下文,一般有什麼事情要讓人做的話都會先誇一句,好讓對方鬆軟。

果不其然,沒等多久她又繼續說:「不是姑媽對你不好!你也知道姑媽姑父勤勤懇懇的上班一個月,也才掙那麼一點工資,日子過的是緊巴巴的。」

「我知道,你爸媽在鄉下務農,沒有什麼生活來源,但你要知道我們是沒有義務要養你的。但你也要自覺,該出的生活費還是要出的,你說呢!」這可是她今天打了一天的草稿才想出來的。

池魚捏着校服的衣襟,低着頭,說:「我知道,但我是個學生……我……」她假裝哽咽着,話卡在喉嚨里怎麼也說不出來。

梁花芳拍了拍手,把瓜子的殘渣拍掉,兩隻渾濁的眼睛冒着精光,「我知道,所以我幫你找了一份工作。就在附近,你放學之後就會經過那裡。上班時間不長上四個小時就好了,每天的工資有五十塊錢,雖說少了一點,但蒼蠅腿也是肉啊!」

這個算盤打的啪啪直響,記憶里沐之吟快要高考的時候也是在那家飯館上班,所以她都一直沒有時間去複習,導致她上課的時候都昏昏欲睡。

見久等不到回應,梁花芳又接著說:「再說了,你那個成績能考上大學嘛!就聽姑媽的,先去那裡適應一下,將來畢業以後也好找工作。」

池魚把頭抬起來,眼眶有些濕潤,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看到她這樣,魏國壯的B值直接上升到了五十。恨不得將她擁入懷中好好疼愛一番。

果不其然,等到梁花芳睡下之後,魏國壯碘着臉走到池魚身邊坐下,滿臉的油膩神色,但他卻自認為自己長得帥氣。

「吟吟啊!你姑媽的話千萬別在意,她這個人只是說說而已,姑父相信你一定會考上大學的。」

「謝謝姑父,姑父你真好!」池魚側着臉對他笑了笑。

魏國壯內心立即心花怒放,「對對對,姑父當然要對吟吟好了。」他的表面裝的很鎮定,但又上升到六十的B值出賣了他。

池魚在飯桌上寫作業,魏國壯就這樣偷瞄着他,又不敢表現的太過明顯,憋的他直犯愁。

魏國壯假裝無意的碰到她的肩膀,並把椅子往她那邊打挪了幾下。

池魚嫌惡的站了起來,臉上卻笑眯眯的說:「姑父,我作業做完了。我先回房間了!」

「嗯嗯,好。」

回到房間之後,系統1006說:「池小姐,魏國壯的B值已經到六十,你要兌換卡片嘛?」

池魚這次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點頭同意了。

B值代表着獵物可以無所畏懼的在獵人的眼前晃蕩松解值,對於戳手可得的東西都會放鬆警惕;而A值則代表着獵人的悔意值。C值則代表着原主的爽感值,只要把這三個推滿到100,就算完成任務。

1006:「池小姐,我兌換的是那個單體技能。」

池魚:「好的!」

兌換完畢,魏國壯的B值降到四十。但池魚並不着急,她要慢慢的跟他算一筆賬。

————

翌日是每個星期必備的周考,對於高三來說都已經是習以為常了。每天的生活都是考試,改做題,把重點內容歸劃在一起。

周考並不嚴,班主任把卷子分發下來,同學們就自覺的開始做題。

池魚習慣性的先把所有題目全部掃一遍,分析卷子的難度。

班主任在講台上目光灼灼的看着所有人,把台下學生們的小動作盡收眼底。

池魚規規正正的寫着小楷,她寫的速度很慢。沐之吟的語文成績算不錯的,她的作文功底很好,以前的她每次考試語文都能及格。

這次池魚打算在原來的分數上提高十分,太明顯的話她怕被人察覺出來。

由於她要像沐之吟一樣一筆一畫的寫,別人已經做到作文部分了,但她還是慢吞吞的做着題目。

牆上的鐘錶滴答滴答旋轉着,在這安靜的氛圍中顯得特別突兀。

班主任輕手輕腳的走來走去,眼睛隨意的掃蕩着。一會兒站在講台上,一會兒站在教室後頭。

池魚剛好在最後一排。而此時,班主任正站在她身邊。她的餘光看到池魚還在慢悠悠的做着題目,不禁腹誹,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對於這個班級里的差生,她並不抱任何希望。

記得這個學生剛開始的時候她挺喜歡的,但性格太木訥,後來的成績更是直線下墜,註定將來成不了氣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到班主任宣布交卷的時候,池魚剛好把最後一個字寫完。她不禁吐了一口濁氣,寫字有時候也是個力氣活。

卷子被一張一張的往上遞,安靜的氛圍才緩解下來。

班主任走之後,池魚直接趴在桌子上,隨意盯着空中的某一浮塵。

自從上次她和陳昕打架之後,班級里的人都自覺的遠離的,好像她是一個病毒一樣,會把周圍的一切事物感染。

下課了之後,班裡又恢復了少年人該有的活潑,吵的她耳朵嗡嗡亂鳴。

這時,有人用手指關節輕敲了一下桌面。發出鏗鏗的聲響,池魚把頭抬起來,扭了扭僵硬的脖頸。

楚辭正站在她的桌邊,薄薄的嘴唇輕啟,「要交班費了,每個人二十。」

池魚淡淡的「哦。」了一下,兩隻手在書包里亂翻着,她好像昨天魏國壯給她的錢被她隨意的扔進去了,打着不用白不用的心思,她還是打算把這個錢拿來花掉。

結果翻了許久,都沒有找到那五十塊錢,池魚不禁「咦」了一聲。她把書包裏面的東西全部拿出來,都沒有找到那五十塊錢。

楚辭靜靜的站在一邊,也不急着催促她。對於這一切他早已習以為常,反正每次要交班費的時候這個人都會找各種理由推脫。

池魚翻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那五十塊,她尷尬的對他笑了笑,剛想說自己忘帶錢了,話還沒說出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我先幫她給吧!剛好我這裡有閑錢!」

池魚順着聲音看去,只見一個圓臉的少女站在她身側,長得很可愛,說話的時候臉上還有兩對酒窩。

她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叫沈甯青,英語課代表。

楚辭看着她們兩人,這錢拿也不好,不拿也不好。正當他打算拒絕的時候,池魚笑着接過沈甯青遞過來的錢交到他的手上,「班長,拿去吧!」

兩人的肌膚短暫的接觸到一起,下一秒,池魚便快速收回來,就再也沒有看過他一眼。

池魚對着沈甯青說:「謝謝,我明天還給你。」

沈甯青笑着搖了搖頭,「不急,什麼時候還都可以,反正也不多。」一開始她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她真的會接受。很早以前她就想跟沐之吟講話了,但每次都被沐之吟淡淡的的表情所擊退,似乎所有事情都不感興趣。

見到她還在這裡,池魚想了想,說:「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飯?」

「好啊,等一下我叫你。」

沈甯青走了之後,池魚坐在位置上抄寫錯題。沐之吟平時都是獨來獨往,自卑且敏感。她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更不懂的拒絕別人。殊不知,想的越多心越累。

休息半個小時之後,又開始考數學。

早上一大半的時間都在做題中度過,直讓人感覺身心疲憊,但這些都是每一個高三的學生必須經歷的事情,守的雲開見日明。

校醫室里,曾老師躺在沙發上看着校醫在那裡忙碌着,不禁嘖嘖出聲,「嘖嘖……你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好不容易今天早上沒有課!」

言希拿着手帕細細擦拭着框架上的藥品,聞言頭也不回的說:「你說你的,我做我的事情又不搭噶。」

曾老師把腿擱在沙發的邊緣上,看着校醫室里潔白的天花板,「中午出去吃飯吧!你請我!」

言希轉頭好笑的看着他,笑意從眼睛裏顯露出來,顯得特別溫儒爾雅。「中午我有人做飯,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一起吃!」

「誰?」曾老師立即站了起來,目光探究的看着他,滿臉的八卦。

「高三的學生,叫什麼名字我不知道?」言希走到洗手間把手帕清洗乾淨,等他出來之後曾老師還站在原地傻愣着。

曾老師的嘴巴微微張大,似乎覺得這個人真沒道德,蹙眉說:「你好意思嘛!讓一個高三的學生給你打工!」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是她自願的。再說我可是開了一天三百塊錢給她。」

曾老師錯愕了一下,「啊——你個冤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