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不是演習,真喪屍
不是演習,真喪屍 連載中

不是演習,真喪屍

來源:google 作者:余禾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余禾 小哥 懸疑驚悚

「不要出門,誰來都別開門!」聲音來自我的閨蜜,隨後便是她的慘叫聲和痛苦的呻吟,然後便是嘈雜的撕咬聲撕咬聲?!「萍姐,別開玩……」我還沒說完的話,淹沒在電話的忙音中...展開

《不是演習,真喪屍》章節試讀:

今天給你們帶來的小說《不是演習,真喪屍》,敘述的故事吸人眼球,是都市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N 城的北邊空地居多,居民較少;而南邊居民樓眾多,要是將所有的喪屍引到北邊,『嘭!
嘭!
嘭嘭!
』,那不就輕輕鬆鬆就滅了絕大部分的喪屍。
」 「這是什麼地方?
」許既明指着北邊靠近主幹道旁邊一處被標紅的地方問道。
「發電廠!
」 許既明皺了皺眉頭:「北邊靠山,轟炸容易引起火災,中途投彈,又容易引起發電廠爆炸,還真是個『好計策』。
」...我見她轉身就要離開,立馬喊住了她。
「蘇小姐,我……」該這麼說?
「叫我蘇曼就可以了。
」「好,我是萍姐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
」「也是,你這麼聰明,肯定猜出來了。
其實我是想問你,萍姐執行任務去了嗎?
什麼時候回來?
」「萍萍早就回……她早就有其他任務出去了,我們是沒權知道的。
」說完她頭也不回就走了。
很奇怪,太奇怪了,所有人好像都瞞着我什麼事。
還有那個夢,出車禍的時候,萍姐說是她陪在我身邊,以前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現如今想來,她如果陪在我身邊,為什麼她只是受了輕傷,而我卻全身大面積燒傷,臉都毀了,躺床上躺了大半年。
還有那個夢裡一直喊着我名字的聲音,根本也不像萍姐,她的聲音更加柔和溺愛。
萍姐的房間里只有簡單的幾樣傢具,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張桌子和一個椅子,桌子上放着我們的合照。
這張照片還是我偷拍的,萍姐說不能留下我們太過親昵的照片,不然容易連累我。
就好像兩年前,萍姐的仇家在她的車上做了手腳,剎車失靈,而當時我又正好在車上……所以她一直都很愧疚,擔心她的身份會給我帶來第二次的傷害,便極少跟我一同出門逛街,合照。
照片上萍姐系著圍裙在做飯,只有一個側臉;而我則對着照相機做着鬼臉,沒想到她還是留下了這張照片。
四十平的房間,空空蕩蕩的,唯一能讓我感興趣的就是衣櫃了,也不知道平時給我買這麼多裙子的萍姐,她穿的工作服是什麼樣子的。
好奇的我來到了衣櫃前,衣櫃已經很老舊了,打開櫃門的時候還「咯吱」作響。
我看着清一色的黑色套裝,無奈地搖了搖頭,果然是執行特殊任務的標配。
不過,為什麼萍姐的衣櫃里,連一件軍裝都沒有呢?
帶走了?
不對啊,特殊任務不應該很少穿到軍裝嗎?
我真是笨死了,現在的緊急任務肯定跟喪屍有關,當然得穿。
正當我要關上櫃門的時候,正巧低頭看見了一本相冊。
如同發現新大陸般,我拿起相冊翻閱起來。
相冊里的女孩子跟萍姐舉止親昵,整本相冊,幾乎都是萍姐跟這個女孩子的照片,還有女孩跟余禾的合照,許既明跟他們三人的合照。
以及一張四人的全家福,上面是女孩和余禾,以及兩個年長的人,看起來像是他們的父母。
許既明說,一個人的容貌或許會改變,但是他的眼睛騙不了人。
相片里的女孩黑色短髮,精明幹練,長着一張輪廓分明的臉,帶着些許英氣,明媚的笑容驕傲且自信,跟我現在鄰家小妹的模樣完全不一樣,可就是這雙眼睛,跟我一模一樣。
我忽然明白起來,這或許就是從前的顧心,從前的我。
蘇曼看着我的眼神為何那麼複雜,或許在她眼裡,只有以前的顧心才配得上許既明。
所以,難道是這場事故,讓我徹底改變容顏,也失去了記憶。
而這麼些年來,萍姐因為擔心我會沉溺在失去父母的傷痛里,一直都不肯讓我知道自己原本的模樣。
我知道她是為了我好,對於從前空白的記憶,也從不過多追問。
但今天,我看着手裡的全家福相片,種種蛛絲馬跡都告訴我,照片里的女孩子就是我,而余禾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家人。
若真是如此,為什麼萍姐要瞞着我,為什麼余禾好像也不願意認我?
腦海里的問題越來越多,現在能給我解釋這一切的,只剩餘禾了。
我拿着照片一路小跑,來到會議室里,空無一人。
打余禾的電話也沒有人接,我有點泄氣,找了個座位坐下,看着手裡的照片發了會兒呆。
「顧心,到控制中心來。
」蘇曼的聲音不知從哪裡飄了出來,驚得我一哆嗦,感覺後背有點涼颼颼的。
「蘇曼。
」我試探地喊了一聲。
「是我,到控制中心來吧,出門左拐 100 米,左手邊最裏面的房間。
」我鬆了口氣,看到牆角最上方的攝像頭朝着我點了點頭,聲音是從角落的音響發出來的。
按照蘇曼說的,我來到控制中心,看到這裡的數十台監控系統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來回切換着,蘇曼看着監控錄像上的畫面,手不停在鍵盤上操作着。
似乎是感覺到我在身後,她停了停,轉身看了看我,「你在找老大?
」「嗯,有點事情想問他。
」「他們有任務,出去了。
」「好吧。
」我有點失望地踢了踢腳,「你跟萍姐熟嗎?
」我能感覺到,她在想,要怎麼說才能讓我不懷疑。
「你跟萍姐其實挺熟的吧,不然剛剛也不會叫得那麼親,是吧?
」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就只有我一個人被蒙在鼓裡。
「我跟萍萍共事兩年,也算生死之交了,叫得親點,也沒什麼不對吧!
」「對不起。
」我意識到剛剛的語氣不應該,「你能陪陪我嗎?
我就待着不說話,你不用管我。
」蘇曼不說話,我就當她默認了,端起一旁的板凳坐在她右後方的位置,抬頭看着監控視頻。
她來回切換着,但有個畫面她放在抬眼就能看到的位置,是余禾和其他幾個人,他們正在快速通過下水道一樣的地方。
「蘇曼,你這裡的錄像有保存嗎?
」「都有備份,你想看什麼?
」她似乎察覺到了我的意圖。
「我想看看那天余禾過來救我的整個過程,在這之前的一些經歷。
」蘇曼轉過頭,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為什麼想知道?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很多事情我都毫無頭緒。
「我不知道你們在隱瞞着我什麼,但現在我想了解,過去的也好,現在的也好,只要你覺得重要的信息。
」我看着蘇曼,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她轉過頭去,不一會就整理了幾個視頻文件,將一旁的電腦推到了我的面前。
「按照我給你的順序看,這些是我有權給你看的,還有一些,你自己問老大。
」「你也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冷酷。
」聽到我說的話,她略微有些尷尬地清了清嗓子,裝作毫無波瀾的樣子,繼續觀察着監控。
我抿住嘴,盡量讓自己不笑出聲,然後點開了一條視頻。
右下角顯示的時間是喪屍爆發後的當天中午十二點左右,所有人都在禾狼組織基地的會議室內。
許既明坐在會議室長桌的最後,對面是余禾,兩側則坐着余禾的五個兄弟,包括為了救我們而犧牲的光頭,日系漫畫臉的栗木,刀疤臉,瘦子,還有寸頭的田青。
許既明是代表軍方來跟余禾談合作的,所以他們並不是一隊的人。
正等着余禾給答覆的時候,他的手機很不適宜地響了起來。
看右下角的時間點,應該是我發的那條短訊,沒想到當時他們在談這麼重要的事情。
「好,我同意!
」余禾盯着許既明說道。
「三個要求,一、充足的彈藥,醫療物資。
二、我需要你們把我這些兄弟的父母姐妹接過來。
三、你,待在這裡配合我們。
」「可以。
說說你們接下來的計劃。
」「以你們部門的名義,空降一條熱搜,讓所有北邊的居民配合撤到南邊!
」「不可能。
」「怎麼,才剛開始,就耍起官威了!
」輕飄飄一句話,挑釁得很。
「這條消息一發出去,就等於讓北邊的居民去送死!
」「小明,你沒兵嗎?
」許既明朝他翻了個白眼,似乎是想明白了,看向余禾。
「也還算有點腦子!
」余禾不再賣關子,讓人把 N 城的地圖投到了牆上。
「N 城的北邊空地居多,居民較少;而南邊居民樓眾多,要是將所有的喪屍引到北邊,『嘭!
嘭!
嘭嘭!
』,那不就輕輕鬆鬆就滅了絕大部分的喪屍。
」「這是什麼地方?
」許既明指着北邊靠近主幹道旁邊一處被標紅的地方問道。
「發電廠!
」許既明皺了皺眉頭:「北邊靠山,轟炸容易引起火災,中途投彈,又容易引起發電廠爆炸,還真是個『好計策』。
」余禾看着手機,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然後迅速敲打着手機,似乎回復着什麼。
「對了。
」聽到大家離開的腳步聲,他抬起頭,很認真地看着許既明說道:「你們只有十天的時間,包括今天!
」所以關於南撤計劃的發佈會,也是他們組織的,只是他們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初代喪屍血洗發佈會現場。
這麼想着,我點開了第二條視頻。
時間是傍晚的五點,也就是新聞發佈會前。
蘇曼告知余禾她發現同一時間,至少有十隻初代喪屍往市中心的位置移動。
為了調查清楚是什麼在吸引初代喪屍的注意,余禾決定帶光頭、栗木和田青走地下通道,跟蹤它們一探究竟。
他們今天似乎也在通過余禾口中的地下通道,我抬頭看了一眼,又回到了蘇曼發我的視頻中。
初代喪屍的速度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快上許多,即便蘇曼計算出了最短的距離,他們還是晚了半小時,而初代屠戮整個發佈會現場只用了十分鐘。
原來他們曾努力過,蘇曼黑進了新聞發佈會現場,告知了當時的負責人附近有初代喪屍,只是他們不信,直到十五分鐘後,初代喪屍屠戮了整個發佈會現場。
鮮紅的血液從下水道緩緩流下,鏡頭裡的四人憤憤不平。
蘇曼通過天眼確定所有初代離開後,才通知余禾一行人從拐角處最隱蔽的地下通道出口出來。
田青第一個爬上來,他觀察四周並無任何異常,然後示意其他人上來。
而就在他們都以為沒有危險的時候,余禾驚恐地看着攝像頭,似乎鏡頭前的人無比可怖。

《不是演習,真喪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