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不配
不配 連載中

不配

來源:google 作者:秦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林嫿 武俠修真 秦硯

林嫿在秦硯身邊的時候,圈裡的人笑話她是給秦硯打牙祭的,因為她長得勾人,對男人來說,就是一場盛宴他們都說秦硯不會娶林嫿這種身份的女人,跌身份後來,秦硯跪在林嫿的面前,幫我穿鞋,握住她纖細的腳踝,聲聲顫抖的說:「嫿嫿,我捨不得,這輩子我沒機會了,你許我來世成吧?」「嫿嫿,我,但求來世」...展開

《不配》章節試讀:

  林嫿是被父母跟秦二夫人合夥送到秦硯的床上的。

  說白了除了秦硯心情好的時候送給林嫿的那些禮物,秦硯的錢一分都沒到林嫿的手上。

  既然有了想要離開的打算,有些話林嫿還是要說明白的。

  秦硯聽到林嫿的話,倒是笑了一聲,他的手在林嫿的腰上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反問道,「不要我的錢了?怎麼,你這一身好肉,又找到別的買主了?」

  林嫿知道秦硯嘴毒,可是這麼說,跟直接扇她耳光有什麼區別?

  即使在秦硯面前伏低做小慣了,這種強烈的侮辱感,也讓林嫿瞬間暴怒,她恨不得跟他拼了。

  林嫿狠狠的推開了秦硯,一雙杏眼眼尾泛着紅,說話的時候嘴唇都在哆嗦,她強壓着自己即將在崩潰邊緣的情緒,說道:「秦硯,你憑什麼這麼羞辱我?」

  秦硯無所謂的笑了,「羞辱?違背事實那才是羞辱,你難道不是賣給我的?還是說你覺得懷了我的孩子,就真的可以做我秦硯的妻子了?」

  林嫿到底沒能忍住,淚水奪眶而出,她怎麼就忽略了肚子里的孩子,是秦硯的種呢?

  她只想着這是她的血脈,可是她忘記了,如果這個孩子將來真的被生下來,他身上不止流着她的血,一樣流着秦硯的血。

  無論什麼時候,這個男人一樣有定奪的大權,這一刻,林嫿動搖了。

  她確實想要一個跟她血脈相連的孩子,但這個孩子不應該跟秦硯有關係。

  或許,她真的不應該留下這個也屬於秦硯的孩子。

  林嫿臉上掛着淚,眼中卻一片死灰,她說,「既然這個孩子讓你這麼厭惡,即使把它生下來,它也不會快樂。」

  秦硯臉上的笑冷了幾分,他陰惻惻的問,「你什麼意思?」

  林嫿閉上眼睛,眼淚順着她白皙的臉頰一滴滴的匯在她尖尖的下巴上,吧嗒一聲的掉到地板上,瞬間四分五裂。

  林嫿像是下了重大決心一般,可是她還是不忍心說那兩個字,「如你所願。」

  如你所願,墮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林嫿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整個人狠狠的晃了一下。

  秦硯笑了,只是笑意不達眼底,他一把捉住了林嫿的胳膊,垂眸冷凝,「林嫿,你還真是······」

  他冷笑一聲,一把將她抱起,扔到了床上,「好啊,那就如我所願。」

  說著,壓了上來。

  林嫿大驚,她雙手抵着的秦硯的胸膛,雙腿也在不停的亂踢,淚水連成串,「秦硯,我都已經答應你了,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秦硯,我是個人啊,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秦硯輕而易舉的鉗住她的雙手壓在頭頂,用一條腿壓住林嫿的雙腿,他心情不錯的欣賞着林嫿此刻這副脆弱的模樣,他沒什麼情緒的說,「我當然知道你是個人,還是我秦硯的女人,既然是我秦硯的女人,那就好好受着吧。」

  林嫿崩潰大哭,「秦硯,你不是人,你會遭報應的。」

  秦硯咬着她的耳朵,感受着她因為情緒崩潰,在他身下的顫慄,他笑了一聲說,「林嫿,不管我是不是人,你都得被我壓在身下。」

  林嫿,「你這個混蛋,唔唔唔······」

  秦硯有心磋磨她,有的是方法讓她放棄抗拒,他吻掉她眼角的淚,聲音漸漸染上了**,「乖。」

  乖你個大頭鬼!

  林嫿只恨男女體力差距為什麼這麼大。

  只差臨門一腳的時候,樓下傳來一陣吵鬧聲,然後是一道年輕的女聲,「三哥,三哥你在樓上嗎?」

  然後是田嫂的聲音,「二小姐,您還是回去吧,太晚了,硯少已經睡下了。」

  「田嫂,我來見我三哥,你去忙你的,三哥?你再不說話,我可就上樓了。」

  被人打斷好事,秦硯臉上帶着明顯的不快,他從林嫿的身上下來,看到她身上被他弄出來的痕迹的時候,身體微微僵了一下。

  林嫿皮膚白到發光,又是敏感體質,那些被他弄出來的痕迹,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像一朵朵盛開的玫瑰花瓣。

  秦硯覺得喉嚨有些發乾,他扯過床頭的一件睡袍披在身上,「你這樣是要給誰看?把衣服穿好。」

  明明是他多想了,說的卻好像是林嫿勾引了他一樣。

  林嫿卻顧不上那麼多,只要能擺脫了秦硯的磋磨,她並不在乎秦硯說什麼。

  門外已經傳來了敲門聲,伴隨着年輕女人的聲音,「三哥,我有驚喜要告訴你哦。」

  秦硯臉色有些冷,他朝着門外沉聲道:「秦思萌,一個女孩子家不知道避嫌嗎?下去。」

  秦思萌雖然不願意,但到底不敢忤逆秦硯,只能癟癟嘴轉身下樓。

  下樓的時候見田嫂木着一張臉站在樓梯口處,秦思萌想到了什麼,問田嫂,「我三哥是不是帶女人回來了?」

  田嫂表情依舊沒什麼變化,「主人家的事,我們做僕人的不便透露。」

  秦思萌冷笑一聲,正想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傭人的時候,樓上傳來開門聲,緊接着秦硯穿了一件黑色睡袍走了出來。

  秦思萌立刻換上了一副乖巧可愛的模樣,笑着走到秦硯的身邊,說道,「三哥,你知道我今天見到誰了嗎?」

  秦硯對秦思萌今天見到誰並不感興趣,他走到沙發旁坐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秦思萌也跟着坐在了他身邊,繼續討好的說,「是初瑤姐,她從國外回來了,三哥,初瑤姐可是為了你才從國外回來的。」

《不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