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步步蓮花/步步蓮花
步步蓮花/步步蓮花 連載中

步步蓮花/步步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金良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心儀 現代言情 程大偉

得罪美女上司處處被針對的程大偉,沒想到因為一次善舉,時來運轉,步步高升從公司里的被人欺負的小透明,一躍成為眾人逢迎巴結的大紅人……展開

《步步蓮花/步步蓮花》章節試讀:

電光火石間,程大偉腦子裡忽的明白過來,「肯定是有人聽說自己即將被提拔心生妒忌在背後故意耍手段,公司里這種事屢見不鮮。」

他當即坐直了身子對侯副經理朗聲道:

「我程大偉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從沒做過違反規定的事,您要是真有什麼證據直接拿出來定我的罪我程大偉絕無二話。」

程大偉說這話的時候明顯帶着憤怒情緒。

「這年頭人心怎麼那麼壞?我好不容易得到一次提拔機會竟有人在背後搞破壞?這缺德玩意到底誰呀?要是讓老子知道誰在背後誣陷老子絕不放過他!」

跟程大偉的激烈態度比起來,侯副經理的表現相當淡定。

「程大偉同志,我再說一遍,我們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我什麼都沒幹有什麼可坦白的?」

「你確定最近一段時間沒有干過違法違規的事?」

「絕對沒有!」

侯副經理見程大偉一臉篤定信心十足,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程大偉同志,我勸你最好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你該知道一句老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我程大偉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別人往我身上潑髒水,侯副經理如果真有什麼證據大可現在就拿出來。」

雙方談話陷入僵局。

程大偉氣定神閑坐在椅子上,看到對面三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一番後侯副經理再次把眼神落到他臉上。

「程大偉,你認識普安子公司的王子瑞嗎?」

「認識。」程大偉實話實說。

「你跟王子瑞是怎麼認識的?」

「上次我陪馮心儀科長去普安子公司調研的時候,王子瑞負責接待我們一行人,所以就認識了。」

「好!既然你承認認識王子瑞,那我再問你,王子瑞有沒有給你送過一份貴重禮物?」

「貴重禮物?」

程大偉皺眉想了一會,好像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上次自己陪馮心儀去普安分公司調研,臨走的時候王子瑞給調研團隊每個人都送了一份紀念品——一個景泰藍花瓶。

他連忙回答:「侯副經理,我的確收到過王子瑞送的一份禮物,但是那份禮物並不貴重。」

侯副經理當即反問,「你怎麼知道那份禮物不貴重?」

程大偉面色不改:「那是一個景泰藍花瓶,是普安子公司送給我們調研團隊人員的紀念品,那個花瓶的價值絕不會超過三百塊。」

「三百塊?」

侯副經理臉上露出一抹鄙夷:「如果那個花瓶的價值真那麼便宜,你覺的我們會浪費時間為了一個三百塊的東西找你談話嗎?」

程大偉臉上一愣,「照您的意思,那個花瓶不止三百塊?」

侯副經理:「.…..」一口氣塞在心窩的感覺。

這傢伙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質地精良的景泰藍花瓶明明價值五千多,剛好夠得上公司受賄標準,他居然認為那花瓶價值三百塊?

程大偉見侯副經理不說話,忙解釋:

「那個花瓶我們調研組的成員人手一個,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去問問他們,那花瓶絕對不值錢。」

侯副經理:「…….」調研組的成員們早就把花瓶全都上繳了,難不成只有他一人被蒙在鼓裡?

侯副經理看向程大偉的眼神露出幾分意外,問話到現在他心裏已經基本勾勒出事情的原委:

程大偉陪馮心儀一群人去普安分公司調研,臨別時普安分公司的王子瑞給各位調研組成員準備了一份價值五千多的紀念品;

回到公司後其他調研組成員紛紛把紀念品上繳,唯有程大偉一人對一切毫不知情,直到公司督察組接到招商融資科長朱四海實名舉報他收受賄賂被找談話,這傢伙依然被蒙在鼓裡。

看到程大偉眼神清澈盯着自己,侯副經理心裏不免泛起一陣波瀾。

以他分管公司法務工作多年的經驗立馬可以判斷出:程大偉絕對是被人處心積慮陷害了。

之前他接到這個案子的時候就覺的奇怪。

一直聽說公司的招商融資科長朱四海跟程大偉是老同學,兩人的交情非同一般,倒是沒想到朱四海突然「大義滅親」實名舉報老同學?

此事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齷齪和不堪侯副經理沒什麼興趣理會,他今天找程大偉談話的目的很簡單:查清事實,違法必究。

「程大偉,既然你承認收下了普安分公司王子瑞的貴重禮品,而那份禮品的價值已經超過五千元達到受賄標準,公司法務規劃科將會對你的受賄行為依法處理。」

「.……」程大偉懵了!

他看着侯副經理上下嘴唇吧啦吧啦說不停耳朵里卻像是塞了銅鑼一片轟響交雜根本什麼都聽不見。

直到侯副經理說出最後一句,「公司法務規劃科將會對你的受賄行為依法處理」他本能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沖侯副經理,「等一下!」

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的侯副經理手頭頓了一下,兩眼看向他,「你還有什麼話要補充說明的?」

「我沒有受賄!」

「我們只憑證據說話。」

「你們憑什麼說我受賄,我壓根就不知道那東西那麼貴,大不了我把那花瓶退回去。」

「.…..」侯副經理無語看向程大偉心裏不停搖頭。

看來這傢伙到了這會還沒意識到他自己身處怎樣的境況。

朱四海實名舉報是案件調查的由頭,調研組所有人退還花瓶卻只有他一人沒退是人證物證俱全的鐵證。

雖說案值只有五千塊,但是這個案子從頭至尾滴水不漏將程大偉「受賄」的罪名扣的實實在在。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他還指望「大不了把那花瓶退回去」,他以為法務科辦案是小孩過家家可以隨心所欲?

「程大偉同志!我代表公司法務規劃科正式通知你,我們對你受賄行為的調查很快會有處理結果,請你好自為之。」

說完這句話,侯副經理帶着兩個手下看也不看程大偉一眼掉頭就走。

空空蕩蕩的會議室里瞬間只剩下程大偉一個人,他瞪着眼珠子看向侯副經理幾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半天沒回過神來。

這算是調查結束了?

自己莫名其妙多了個「受賄」的罪名?

有沒有人說一聲,這到底怎麼回事?

明明調研組的人全都收下了那個花瓶,憑什麼公司法務規劃科的人只拿自己一人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