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敗龍主小說
不敗龍主小說 連載中

不敗龍主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香爆魷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不凡 奇幻玄幻 張從良

葉不凡從小就極具商業頭腦,長大之後他順理成章的走入了商界,並成功將自己的小家族做展開

《不敗龍主小說》章節試讀:

「轟、轟……」 黑壓壓一片的戰機劃破蒼穹、撕破層層黑雲。
葉不凡坐在戰機之上,看着女兒莫不悔的照片,雙手顫抖,眼神酸痛,一秒也不願意多等,急切要見到愛女。
「快、全速前進!」
「我要最快的速度到江南省杭城,所經過領空但有阻擾者,直接給把他打下來!」
「是!」
…… 與此同時。
一名身強力壯、雙臂紋着紋身的大漢,拎着一個小女孩進入了老虎幫總部——虎穴酒吧。
「老大,按您的命令,我把那個小雜種捉回來了!」
大漢隨手把小女孩仍在地上,小女孩臉色慘白,緊緊抿着嘴巴,大大的眼眶中已經淚珠打滾,卻強忍不讓留下。
吧台上,一個光禿禿頭頂上紋着一隻下山虎的大漢叼着雪茄過來,大手捏着小女孩的下巴。
「這個就是莫彤的*?」
「老大,放心,我是冒充莫彤的朋友,親自去幼兒園把這個*帶出來,絕對錯不了!」
「好,辦的好!」
「莫彤這個臭表子自視清高,說什麼賣藝不賣身。」
「我呸!
老子張從良的錢可沒有那麼掙!」
「我把她最愛的女兒抓來了,不信她不自己洗乾淨、脫光衣服在床上等着我!」
「我倒要看看自視清高的女人,在老子的胯下和別的女人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哈哈……」 張從良一臉的橫肉、大笑之下更是醜陋,嚇得小女孩瑟瑟發抖,眼眶中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淚水混着鼻涕更是落在了張從良的手背上。
「卧槽,沒有教養的小*!」
張從良勃然大怒,反手「啪」的一聲打在莫不悔臉上,莫不悔不過才是四歲,體重不夠30斤,直接就被這一巴掌掀翻在地上。
「哇……」 莫不悔半邊臉都腫了起來,更大聲的哭了起來。
「哭、再哭一聲,我把你扔到臭水溝喂老鼠!」
張從良威脅下,小丫頭顫抖得更厲害,哭聲也更大。
「TMD!」
張從良更是惱怒,對着紋身壯漢法號施令:「傻強,把這個小*關去鐵籠,等我玩過你她母親,把她們母女一起賣去非洲!」
「是!」
傻強才要過去把莫不悔拎起。
轟!
忽然一聲巨響,酒吧大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開!
「什麼人!」
傻強大聲吼道:「知不知道這裡是老虎幫的地盤……」 砰!
他話音未落,一道黑影閃入,一腳踹在他心窩,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吧台的酒櫃之上,胸骨斷裂倒*心臟,口吐血,眼看是活不了了。
「你……你是什麼人?」
張從良看了一眼被一腳擊殺的傻強,那可是他最能打的一個手下,居然被對方一腳秒殺,目瞪口呆的同時,渾身顫抖,顯然內心極度恐懼所致。
擊倒傻強的正是葉不凡身邊的暗部校官,他一言不發讓開一邊,葉不凡緩步而入,黑色披風獵獵、面無表情,更是正眼也不去看一下張從良。
低頭看去地上的莫不悔,小蘿莉也是抬頭看着他。
父女的眼神空中對上。
霎那間。
葉不凡虎軀顫抖。
那熟悉的眉眼,讓他知道,眼前這個小女孩必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無疑。
堂堂北境之王、讓北方五國聞風喪膽的龍王,此時只覺得世間所有的名利、權利都不如自己女兒不重要。
一雙曾經屠殺北方五國八十萬聯軍的大手,徐徐伸出,撫摸在莫不悔腫脹的臉上,柔聲說道:「疼嗎?」
「叔……叔叔,悔悔不疼!」
莫不悔只覺得眼前這個酷酷叔叔的大手很溫暖,小小的心靈之中,一股莫名的溫馨湧上心頭,原本怯懦的她竟然主動握住了葉不凡的大手,滿是希翼的看着葉不凡。
「叔叔,你、你能帶我找麻麻嗎?」
見此,葉不凡越發心疼,只覺虧欠她們女兒眾多,唯有用盡餘生彌補,一把把小蘿莉納入懷裡。
「放心,叔叔一定幫你找媽媽。
不過……」 葉不凡冷目掃向張從良,寒光逼人,屍山血海的死亡氣息洶湧而出,讓張從良這個手染鮮血的惡徒都不禁渾身顫抖起來,不敢直視。
「嗒、嗒……」 這個時候,十多名老虎幫的手下從二樓下沖跑下來,個個手裡提着一把一米多長多東洋刀。
如此張從良才是心神稍微安定一點,依然結巴着:「我……我是老虎幫的張從良……你不要、不要亂來,否則我讓你走不出這裡!」
葉不凡根本無視張從良身後的一群小肉肉,柔聲對小蘿莉說道:「叔叔和你玩個遊戲好不好,你閉起眼睛來,叔叔數十個數,然後你再睜開,好不好?」
小蘿莉雖不明所以,不過對於葉不凡的話還是言聽計從,用手輕輕捂着了自己的眼睛。
葉不凡一點頭,暗部校官忽然暴起,化身一道黑影,欺進張從良身前,「咔嚓」一聲,骨裂之聲響起,讓人毛骨悚然!
「啊……」 張從良的胳膊瞬間被扭斷,更是響起了殺豬一般凄慘叫聲,五官扭曲,倒在地上不斷打滾。
十餘個老虎幫的幫眾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竟然嚇的無一人敢上前。
葉不凡看着地上凄慘如斯的張從良,眼眸裏面見不到人類的憐憫,眼神之中只有滔天的怒火,一個豬骨不如的東西,居然敢打他的女兒,當真是不知死活。
輕輕抱起還捂着眼睛的莫不悔,緩緩向外走去,外面一下子沖入上百個荷槍實彈的北境龍軍。
那些老虎幫幫眾哪裡見過如此場面,只嚇得手裡的東洋刀落在地下,跪地求饒。
「老虎幫上下一個不留,削首掛於杭城鐘樓之上十日,以儆效尤!」
整條酒吧街都早已經被北境大軍封閉,空蕩無一人。
隨着龍王的命令下達,只有酒吧之內凄厲慘叫之色絡繹不絕傳出,飄於凄冷的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