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崩壞:逐火之蛾
崩壞:逐火之蛾 連載中

崩壞:逐火之蛾

來源:google 作者:星空鋮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星空鋮 遊戲動漫 顧鋮

扭曲的歷史等待着糾正,和平之下的紛爭不斷,暗流涌動的世界能否獲得牠的救贖?崩壞背景,劇情有改動,單女主梅比烏斯展開

《崩壞:逐火之蛾》章節試讀:

我坐在實驗室的椅子上,已經恢復了自由,整理着自己的思緒——對於來到這個世界,我其實是很開心的,更何況可以和梅比烏斯這個角色一起…即使她很危險。

梅比烏斯坐在電腦桌前整理着關於我的數據,她哼起不知名的歌曲,隨着扭動的腰肢,一看就知道很高興,我看着那誘人的身姿,咽了口口水,隨後不再去看這個引導我去犯罪的身影。

「很不錯,你的身體已經完全適應了崩壞能,在控制崩壞能的基礎上沒有形成律者核心?真是奇怪的傢伙。」梅比烏斯自言自語道,不時回頭看我一眼。

我回之以微笑。我自然不會把底牌透露出來——我可以感受到崩壞空間里有一個和我血脈相同一般的生命體,對於玩過崩壞的玩家來說不難理解,律者是有伴生崩壞獸的,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如何,可那種從心靈上傳回的信息——它不弱。

「你願意留下來嗎?」梅比烏斯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彷彿一條等待狩獵的蛇。「咕~」我有些恐懼的咽了口口水,看樣子如果不願意的話自己可能就不是完整的了。

「女士,我…」我自然不會暴露穿越這個秘密,當然,如果有系統就更好了?

「我叫梅比烏斯,你也可以叫我博士,至於女士這個稱呼,有點老了。」梅比烏斯揮了揮那隻素手,我欣然答應。

「博士,我就下來做些什麼呢?」我隱隱有些猜測,還是詢問她。

「兩個選擇,做我的助手,看在你很順眼的份上給你移植一個限制崩壞能的儀器,以後給我打打下手就好,順便在我無聊的時候解解悶。」

說實話,我已經心動了,可是第二個選擇彷彿更讓我好奇,或者說,第一個條件不過是讓我成為她的附庸品,我好像更希望和她平等相處。

「第二個嘛…成為保護這個世界的戰士,由我為你改造身體,實行《融合計劃》」。

果然…

「博士,你覺得我會選什麼?」我不知道自己對梅比烏斯是什麼樣子的,父母的拋棄,朋友的叛變,整個世界的惡意壓迫着面前的女孩,可她仍然為世界做着貢獻,甚至在以後的戰鬥里,不斷磨損,即使迷失了自己可仍然想把人類的文明保留下來…

「小白鼠,雖然你的確很有趣,不過融合計劃對於你來說…還是做我的專屬助手吧,雖然我偶爾會解剖你什麼的,不過放心好了,我會讓你完整的活着。」梅比烏斯用天真的表情說著驚悚的話。

「我選二」,簡潔的話語讓整個場面凝固。

「小白鼠,現在我很懷疑你的目的。」梅比烏斯彷彿很生氣,可能是對於玩具反抗的不爽,又或者是對於自己的不信任。「告訴我原因,不然…」

轟!

我身後的椅子被幾根漆黑的長矛貫穿。

「我從另一個平行時空來,那裡被崩壞侵蝕了,我意外的打破鏡子從而來到這裡,我在另一個世界裏知道你,我想…我想要一直陪伴你。」[啊,一股腦兒就瞎說了,和告白一樣的話她不會誤會吧!]我有些抓狂。

「有趣的小白鼠,你的身體的確可以承受崩壞,不過對於基因融合,過程是不可逆並且很痛苦的,你要嘗試嗎?順便一提,我這裡只有一支來自人工合成的基因,它沒有任何效果,一切全憑你自己,它最低的階位是審判級,既然你的世界已經崩壞,你應該知道它代表着什麼。」梅比烏斯陳述着危險,或許是好奇,或許是好心,她並不願意我送死。

「我想先和你平等的交談,這樣我才有資格說陪伴,不是嗎?」我下意識就抬手放在梅比烏斯的頭上揉了揉。

「啪」我的手被她打掉,「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的。」她像一隻河豚氣鼓鼓的。反應過來的我驚出一身冷汗,自己做了什麼?

「不知為何,我看到你很安心,和我來吧,希望如你所願。」

……

穿過一個又一個房間,最終來到了一處看上去就很先進的房間,四周培養皿里盛放着不知名的生物器官,各種各樣的實驗器材擺放在一樣大桌子上。裏面是一個手術台,嗯…況且稱之為手術台吧——彷彿是處刑用的。

裏面的顯示屏躍動着看不懂的數值。我此時想的並不是自己的遭遇,而是對於梅比烏斯和梅,不出意外這應該是梅在大學時期的課題——新人類的生存環境,自己在穿越前勉強算是個研究生,加上經常了解崩壞,嗯時間線差不多,凱文還是個跟蹤狂。

「你確定好了嗎?」蛇蛇最後問着我。

「等我好消息。」

……

一陣恍惚,我一絲不掛(穿着褲子)的躺在手術台上,身上插滿了不知道作用的導管,扎在心臟上的正是那個人工合成的基因試劑。

「無論多痛都不要暈過去。」好心的蛇蛇叮囑着。

「暈過去會怎麼樣?」

「我會殺了你。」

好吧。我爭取…

隨着梅比烏斯的提示,導管中的基因注入,我感覺到和融合崩壞時一樣的感受,疼痛愈演愈烈,我咬牙承受着,我不由得想着沒有穿越前的生活——精神上的傷痛覆蓋住肉體,我心中濃濃的不甘帶動着存放在身體里的崩壞,伴隨着基因的融合,二者相互在我的身體里破壞,隨後又被不知名的力量修復。

[原來那幾個導管是這樣的作用。]

我感受着隕冰的力量不斷壯大,那種強大的感覺充斥着自身。基因已經散布到身體各處,崩壞能也彷彿很是配合的融合著,起初的疼痛沒有了感覺,自己彷彿解放了一般輕鬆。

從梅比烏斯的角度看去,面前的男人神秘又堅韌,他身上很多出的血管已經被撐炸,許多地方都濺射出鮮血,若不是機器展示着心臟那強有力的跳動線性圖,她都要收屍了。

顧鋮進入到一種奇異的狀態…

血管是腫脹的,神經里彷彿有很多針在縫着什麼,一股撕裂的感覺傳來,我的意識彷彿進入到了滿是白雪的世界。

我暈過去了?我有些迷茫,我感受不到梅比烏斯了。

「梅比烏斯?」我嘗試着出聲,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嗯,我在。」溫柔的聲音傳來。很是溫柔,我感覺有些奇怪。她可以對我有好感,但不是現在…

「喂,小白鼠~」一陣搖晃,我睜開了眼睛。

「為什麼一直叫我?」梅比烏斯用她那天真的語氣問我,我感覺她彷彿有些顫抖。

「怎麼了?」我不解的問。

「你一直叫我,和動物發情了一樣。」她打趣我。

「我很樂意與你繁殖。」我有點說話不過腦子了。可能是劫後餘生的喜悅沖淡了我對她的恐懼。

「…登徒子」沒有想像中的大發雷霆,反而有些…嬌羞?

顧鋮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梅比烏斯不同。她知道融合的痛苦,這次顧鋮融合的人工基因是名為斯卡蒂的冰屬性基因鏈,它是超位階位的,本來是準備給梅的小跟班的,對於他的好奇或者說是好感?讓她嘗試了一把,很快她就後悔了。

事實上,融合時的痛苦她是親身經歷的,但是顧鋮沒有叫一聲,或者說,他一直叫着自己的名字。梅比烏斯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每次顧鋮叫出她的名字時,自己都有一種莫名的喜悅。當之前顧鋮說想陪自己的時候,自己是嗤之以鼻的,可是…他願意…

「梅比烏斯?」我感覺自己好像對她造成了某些影響。

「別擔心小白鼠,融合很成功,你體內的崩壞能很順利的將斯卡蒂吸收了,非常適合你的身體…」

「斯卡蒂?不是人工合成的沒有屬性的基因嗎?」我有些不解的問。

「是的,的確是沒有屬性的,不過它裏面也確實有超位階位的斯卡蒂一部分基因,你的崩壞能應該是冰屬性的,激發了斯卡蒂的活性,隨後…算了,你應該聽不懂。」

「那你會給我補課嗎?」我有些迷戀她的聲音了。

「補課?小白鼠,你在想什麼?」梅比烏斯很是詫異的回應。

我自嘲一笑,能留下自己就不錯了。

……

「顧鋮~在想什麼?」不知多久了,身後傳來悅耳的聲音,我回了回神,看了看不遠處有些泛黃的夕陽。

「我在想咱們以前的事情,那時候我剛被你注射斯卡蒂…」我有些恍惚,彷彿一切都發生在昨天。

「已經很久啦,不過,很感謝你願意留下來陪我,要是沒有你…」蛇蛇好像想到了什麼,低下了頭。

我將她放下,在她詫異的臉上捏了捏。

「尼揍凱,表揉啦~」她揮舞着柔荑表示反抗,雖然可惜忽略不計。

我輕輕的貼上她的臉,緩緩的吻上那有些晶瑩的嘴唇,時間彷彿停留在這一刻,她閉眼回應着,我放肆的索取着,落幕的夕陽照射出曖昧的光芒停留在我和她的臉上,噴泉流水聲,蝴蝶蒲扇聲,行人的腳步聲…

「梅比烏斯…」我捧起她的臉,彷彿欣賞着世界上最美的事物。

「嗯…」她有些害羞,可能是我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

「即便全世界不理解你,我也會成為你面前最堅固的屏障。」

……

顧鋮不想看到那個時間線里,失去一切的梅比烏斯瘋狂的報復崩壞——不計一切。顧鋮不想看到梅比烏斯在那場戰鬥中的狼狽,她不應該受到那樣的對待。

無論是手術台上的顧鋮,或者是現在的顧鋮,他們的目的從來沒有改變。兩個身影彷彿重合了一般。

「我想守護住她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