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迫出嫁,成了糙漢獵戶的新娘子
被迫出嫁,成了糙漢獵戶的新娘子 連載中

被迫出嫁,成了糙漢獵戶的新娘子

來源:google 作者:糖水菠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楊征 項靈兒

孤女項靈兒被狠心舅舅嫁給了鄰村一位獵戶做媳婦聽說那人不僅長得滿臉胡茬,粗鄙不堪,在十里八村都找不到媳婦只是嫁過去之後,項靈兒發現那人好像跟別人形容的不太一樣,不僅人長得英俊居然還是個寵妻狂魔………展開

《被迫出嫁,成了糙漢獵戶的新娘子》章節試讀:

「我說姑娘,你就別哭了,你這都哭了一路了,這馬上就要進村了,你哭的太厲害了讓別人瞧着也不好啊。」王媒婆攙扶着哭哭啼啼的項靈兒,軟聲安慰着她道。

可這似乎並沒有什麼用,那蓋頭下的新娘子還是啼哭不止。

「姑娘,不是我王媒婆為了自己成了這件親事拿了好處才這樣說的。你在你舅舅家過得什麼日子,這些年過得還不如個在大戶人家做丫鬟的,什麼漿洗洒掃,煮飯制衣,打水種菜哪樣不是你一人出力幹活的,你那表姐還比你大一歲呢,養的是白白胖胖,什麼活都不用干,你再看看你,原本是個好模樣的清秀姑娘,瘦成這副樣子,你那舅舅一家人何曾好好對待你啊?」王媒婆嘆了口氣道。

「嗚嗚……」蓋頭下的哭聲依然未止,似乎哭得還更厲害了。

「雖說這楊家家底是薄了一點,還是個外來戶,可是他家現在就他一個人,你啊也就少了這公公婆婆的為難不是,這一嫁過去你就是現成的女主人了,整個家還不是你說了算。這不比你做姑娘待在你舅舅家的時候痛快自在的多啦?」

「我……可是我聽說……聽說他是個粗陋之人,他怕是凶……凶的很。」蓋頭下傳來一聲帶着哭腔的女子聲音。

「哎呦,這男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能頂門立戶,光長得好看有什麼用啊,男人性子軟也不是什麼好事,這要是家裡出個什麼事還不是得男人們出面解決嘛,再說那楊家兄弟也沒外面說的那麼不堪,不過是住的離村子稍微遠了些,別人不了解他瞎說罷了。」

王媒婆見新娘子像是有鬆口的跡象,於是更加賣力的勸解起來。

「你舅舅也是鐵了心的要把你給嫁了,這事也算是板上釘釘了的。姑娘家橫豎也是要嫁人的,你總不能在你舅舅家過一輩子吧?再說他們兩夫妻是容不下你的,你還不如早些有個自己的家好。」

「可我……我有些怕。」

「怕什麼,你怕那楊兄弟對你不好?哪能啊,他要是真的有什麼不是,你來找我王媒婆,我定給你說理做主!」王媒婆停下來拍着胸脯說道。

「好。」蓋頭下的女子這樣點了頭。

「唉~這才是好姑娘嘛,快止了哭聲,咱們啊進村了,總不好讓人家看了笑話去。」

王媒婆霎時間換上了滿臉的笑容,樂呵呵的拉着新娘子的手向牛角村村口走去。

項靈兒就這樣跟着王媒婆踏進了牛角村,一進村便聽到路兩邊傳來村民的討論聲。

「快來看快來看,村西那個獵戶的新娘子來了。」

「哎呀,還真的,怎麼還是自己走來的,怎麼一個娘家人都沒有啊?」

「你看,新娘子怎麼還穿着舊衣服啊,怎麼還打着補丁呢。」

「真是的,收了人家那麼多彩禮錢,怎麼什麼嫁妝都沒有啊,就這樣空着手來的啊?」

「你知道什麼呀,她家是舅舅舅媽當家,收了彩禮還怎麼捨得往外拿呢,嘖嘖嘖…」

「原來如此啊,可這也太寒酸了吧,說出去都讓人笑話。」

「……」

聽着四周嘰嘰喳喳的討論聲,好不容易止住淚水的項靈兒在蓋頭底下羞紅了臉,眼淚又立刻爬上眼眶了。

她哪裡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窘境,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她自七八歲上就沒了親爹親娘,便只能投身外祖家。後來等十二歲時外祖和祖母相繼離世,她那刻薄的舅舅舅媽就再也沒給過她一天好日子過。

今日出嫁,舅媽也只是將她平日里的幾件舊衣服卷了卷交給王媒婆,給了她塊紅布蓋頭就這樣將她打發出門了。

「姑娘不要管這些閑話,再往前走些路就到楊家了。」

王媒婆也聽到了這些閑言碎語,臉上也很是不快,攙着項靈兒就往前走去了。

又走了大約一刻鐘,王媒婆終於停了下來,攙着項靈兒邁進一戶院落。

「楊兄弟,楊兄弟快出來,新娘子來了!」王媒婆提高了嗓門喊道。

「來了。」

屋內傳出一聲男子的回答。

聽到陌生男子的聲音,蓋頭下的項靈兒顯得更加局促和緊張了。

「楊兄弟,快隨我把新娘子迎進屋去吧。」王媒婆樂呵呵的說道,說完就攙着新娘子往屋裡走去。

進到屋內,王媒婆把蓋着蓋頭的新娘子扶到炕上坐好,又把手裡挎着的包裹放在一旁,然後開始打量起屋子裡。

「哎呀,我說楊兄弟,你怎麼什麼都沒有準備啊?沒有親戚朋友,連酒席也沒有,好歹窗戶上貼點新窗花啊,這一點結婚的喜慶氣氛都沒有。」王媒婆皺着眉頭壓低了聲音對一旁的新郎說道。

「確實倉促了,您辛苦跑一趟,這點心意拿着喝茶吧。」楊征從桌上拿起一個紅色紙包塞進王媒婆手中,十分客氣的說道。

「哎呦~楊兄弟你太客氣了,那既然新娘子到了,我就不多打攪了,二位好好說說會兒話吧。祝二位和和美美,恩愛白頭!」

王媒婆拿了利是錢心裏美滋滋的,轉頭對坐着的項靈兒開口道:「新娘子,我先回去了,你啊在這好好待着啊。」

王媒婆笑呵呵的走了,屋內只剩下項靈兒和楊征兩個人。

蓋頭底下的項靈兒低着頭看着地上那雙男子的腳離自己越來越近,緊張的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好在那男子只是站在那裡,並沒有其他動作。

項靈兒有些害怕那人會突然掀開自己頭上的蓋頭,然後看到那種面目可憎的臉。

「你…吃飯了嗎?」

一陣沉默後還是新郎先開了口。

「……」

沒有得到回答,屋內又陷入了沉寂。

「要不你先把蓋頭拿下來吧。」楊征又開口道。

「……」

依舊沒有得到回應。

躊躇片刻之後,楊征轉身向屋外走去。

聽到對方離去的腳步聲,項靈兒便立刻鬆了口氣,卻依然不敢亂動。一雙小手規規矩矩交疊着放在腿上,時刻注意着屋外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