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霸總爹地求抱大腿
霸總爹地求抱大腿 連載中

霸總爹地求抱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烈陽飛鳳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聶倩 聶夭夭 霸道總裁

為了在聶家活下去,聶夭夭不得不裝傻扮丑十幾年!一次意外,她與一個陌生男人一夜荒唐,孩子是無辜的,為了保住剛萌芽的小生命,她果斷離家出走五年後,聶夭夭再度回歸,哪知道還沒開始展開復仇計劃,自家逆子就要被人拐跑了……...展開

《霸總爹地求抱大腿》章節試讀:

醫生目光看向聶夭夭,聶夭夭登時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我急救措施做的很好,我身上沒錢,你們別訛我!」
醫生呆了呆,開口道:「聶小姐,我沒有說你做錯了,只是需要等許先生蘇醒確定沒事後才能放你走,否則要是出了什麼麻煩……」「我好心好意救人,出了麻煩你們還想要賴我身上?」
聶夭夭瞪大了眼睛,思緒亂轉,她不能坐以待斃,黑的白的都是這些人說了算,要是真訛她怎麼辦?
「你過來一下,我脖子不舒服,剛剛可能在給他緊急治療的時候扭到了……」醫生半信半疑的湊了過去,聶夭夭抬起手就是一個手刀劈下,醫生軟綿綿的昏死了過去。
聶夭夭直接打開車門,聲稱醫生說許墨衍沒事,放她走了。
趁着羅南等人朝着車走去的功夫,聶夭夭腳底抹油開溜。
耽誤了那麼久,等她的人都該等着急了!
一晃五年,C國。
咖啡的苦香在整個辦公室蔓延,女人纖細的手指接起電話:「喂?
怎麼了?」
「夭姐,跟你說件事你千萬別發火啊。」
「說。」
女人聲音溫柔的就像三月的春風,絲毫聽不出一絲惱怒的意思,那邊人壯着膽子開口:「小琛又不見了。」
「什麼?
!」
女人摘下黑框眼鏡,一雙清亮溫柔的眼眸怒火肆意:「這個小兔崽子又跑到哪裡去了?」
「他還留了一張紙條,大概寫着離家出走。」
兩個小時後,聶夭夭看着桌面上的白紙,上面歪歪扭扭,奇醜無比的寫着幾行字:「媽咪,我去旅遊幾個月,回來給妹妹帶一份超級無敵大爆炸的禮物,你千萬不要想我喲,愛你,么么么么么噠。」
「媽咪,哥哥去哪裡辣?」
聶小希抬頭看看媽咪,聶夭夭伸手把紙條撕了一個粉碎,自從聶小琛兩條腿會走路後,隔三差五搞失蹤!
「你哥哥丟了。」
聶夭夭揉了揉聶小希軟軟的頭髮,努力維持理智,想了幾個聶小琛最可能去的地方,派人火速去找。
天色被一片昏黃渲染。
聶夭夭從剛開始的怒火朝天已經變成了憂心忡忡,手心也出了冷汗,這麼小的一個孩子能夠去哪裡?
聶夭夭拿起手機,看到暗線打來的電話,迅速接起:「是不是有小琛下落了?」
「小少爺手機剛剛有了信號定位,位置在C國境內,精確搜索半小時後才能出來。」
「什麼?」
聶夭夭手中的手機直接摔在了地上,才一個下午的功夫,這個小兔崽子就從A國到了C國,他去C國幹什麼?
他是被綁架了被販賣了被下藥了?
亂七八糟的信息在聶夭夭腦海中湧現,每出現一個就心涼一陣,她在C國雖然有些勢力,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個孩子明顯是天方夜譚,她必須得親自過去一趟。
聶夭夭掩去慌亂,打開辦公室的門,外面等了好些人,弄丟聶小琛的楚風不敢抬頭去看聶夭夭,聶夭夭摘下眼鏡涼涼開口:「我離開這裡一段時間,所有工作交給楚風處理,有大事發我郵箱。」
萬分愧疚的男人抬起頭,眼眶泛紅,聶夭夭揉了揉眉心;「安排兩個小時後的機票,我要回C國。」
「夭姐,我跟你一起!」
「你留在這裡看公司。」
聶夭夭嗓音不容置喙,抬腿直接朝着外面走去,家裡的行李她已經交代保姆收拾了,她現在要去看一個人。
市中心頂尖的醫院內。
走廊上站着整整齊齊兩排威嚴肅穆的保鏢,個個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聶夭夭推開病房的門,看到一道白髮蒼蒼的身影坐在輪椅上,老人聽到開門的響動,挪動輪椅轉過身,聶夭夭把老人愛吃的糕點全都放在床頭柜上,在老人面前坐下,長睫輕垂:「外公,我要回國。」
「你想好了?」
老人表情出現了輕微變化,聶夭夭點了點頭:「小琛在那,我必須得去找他。」
「去吧,我一個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有什麼好操心的,逼你給我送終那話你就當我沒提過。」
老人擺了擺手,聶夭夭鼻尖輕酸,握住了老人枯木一般的手:「等我找到兒子一定會回來好好照顧你,我把小希留在你身邊。」
「行了,去吧去吧,老頭子我天天看到你也早就看膩了。」
聶夭夭知道老人是在故意說話趕走她,也沒有戳破,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老人叫住她:「遇到什麼難事和外公說,外公幫你撐腰。」
「好,外公。」
聶夭夭打開病房門,坐上門口等待已久的車,一路抵達機場。
聶夭夭走後,病房門被推開一個小縫隙,一隻小小的身影擠了進來,露出巴掌大的可愛小臉,聶小希走到老人跟前,老人看到聶小希,臉上的陰霾才消散下去,露出笑容道:「小希來了。」
聶小希點了點腦袋,眼底透着茫然:「先是哥哥不見了,現在媽咪也走了,他們都去哪裡了?」
「他們都被妖怪抓走了,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回來,還是小希乖,不會被抓走。」
聶小希半信半疑的瞅着老人,懷疑自己的智商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這個說法她的笨蛋哥哥都不一定能信。
與此同時,機場。
寒風冷冽,楚風下車幫聶夭夭拿行李,看着聶夭夭的背影一陣恍惚,五年前,從機場出現的聶夭夭和現在的可以說是脫胎換骨判若兩人了。
聶夭夭坐在柔軟的座位上,身心俱疲,戴上眼罩咽下一顆褪黑素,鼻尖忽然捕捉到一抹熟悉的清冽。
聶夭夭無端想到五年前在飛機上被她搭救的男人,摘下口罩的那一刻,她承認她有被男人出眾的五官驚艷到。
以至於印象太深,有時候看聶小琛都會有幻覺,覺得聶小琛和那個男人有三分相似。
「直接解決。」
薄冷的英文發音,聶夭夭沒有理會邊上坐了個什麼人,很快就陷入沉睡。
等睡醒的時候,聶夭夭看向機窗外黑暗無邊的雲層,眉頭皺了皺,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很淡,一開始應該是被什麼味道故意遮蓋,可是現在時間久了,清晰了起來。
聶夭夭嗅覺靈敏,側頭看向身邊坐着的男人,伸手朝着男人探去,男人忽然側過身抓住了她的手,滿眼警惕戒備。
聶夭夭眼眸輕愣,這個男人居然是五年前在飛機上見到的那個!
許墨衍眼眸陰冷的盯着聶夭夭:「你想幹什麼?」
 

《霸總爹地求抱大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