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連載中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

來源:google 作者:宋家小熹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未惜 現代言情 顏菲

眾人眼中的江未惜,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小魔女,然而他們卻並不知曉,私底下的她,卻是展開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章節試讀:

這一次,江未惜沒有錯過顏菲眼底的那絲一閃而過的嫉恨!
她皮笑肉不笑道:「不急,來,坐下說。」
顏菲見她神情始終淡淡的,只好重新坐回沙發上,一條腿順勢搭在茶几上,和在自己家裡一樣。
江未惜低眸看了一眼,語氣微涼:「擦乾淨。」
「啊?」
顏菲根本沒反應過來。
江未惜抬眸看着她,強調:「茶几,擦乾淨!」
顏菲心口一緊,有一瞬間,她從江未惜的眼中看到了冷芒!
可等她再看過去的時候,江未惜又恢復了原樣,笑着說:「你這樣很沒教養。」
客廳周圍不知是誰笑了一聲,顏菲的臉色一變,瞬間脹得通紅!
訕訕的收回腿,她臉上掛起尷尬的笑容:「惜惜,不是你說讓我在庭園隨意一點嗎?」
誰知江未惜頭一抬,做出一副思考狀,滿臉迷茫道:「我有說過嗎?」
顏菲:「……」 她發現江未惜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樣!
想到什麼,她面色忽然一變。
難道……這蠢貨發現了她和陳之昀的秘密?
顏菲心裏拿不準,眼睛一轉,直接坐到江未惜的身邊,閨中密友一般親昵的挽住她的手。
柔聲問:「惜惜,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沒有啊,我心情很好。」
重活一世,多了報仇機會,心情能不好嗎?
「那……是哪裡不舒服嗎?」
「不是。」
「那我怎麼感覺你變了?
還有昨天你說的事,你忘了?」
江未惜眉頭一挑:「我昨天說什麼了?」
時隔這麼多年,對於許多細枝末節確實記不太真切。
顏菲看了一眼旁邊的傭人,放低了聲音:「你不是說,你要和之昀私奔嗎!」
經這麼一提醒,江未惜瞬間來了印象!
昨天滿了十八歲,江未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答應陳之昀的追求!
但以秦街西的性情,肯定是不准她和陳之昀交往的。
於是昨天去酒吧的時候,陳之昀就提出了私奔,顏菲在一旁慫恿!
說什麼支持真愛,並且會幫他們私奔逃離,只要江未惜今晚在秦爺菜里下藥,就能水到渠成!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接下來將是…… 「惜惜,雖然冒着被秦爺遷怒的風險,但我是真的希望你跟之昀能夠幸福,東西我都幫你準備好了,給!」
說著,顏菲悄咪咪的將一包葯塞給江未惜。
想起什麼不好的往事,江未惜手指微微彎曲,臉色微微變冷!
顏菲一愣,自己說冒着被秦街西遷怒的風險,平常這蠢貨不應當對她感恩戴德才對么?
這會兒居然這麼淡漠?
她咬了咬牙:「惜惜,這件事可不能讓別人知道,而且我這東西來之不易……」 江未惜笑了笑,只是笑意不達眼底:「我知道,辛苦你了,我晚點就放進菜里。」
顏菲鬆了口氣,果然還是那個蠢蛋!
臉上又掛起善解人意的笑容:「不辛苦,只要你和之昀能夠好好的,我做什麼都值得,那你一會可千萬記住,確保秦爺吃下才有效!」
「嗯。」
「晚上九點,之昀會在連風港等你,我已經提前幫你們安排了去國外的輪船,到時候你倆就可以雙宿雙飛了!」
「知道了,謝謝你,菲菲。」
她當然知道,因為上輩子她把葯放進了秦街西菜里把人迷暈,然後傻乎乎的去連風港赴約。
最後等來的卻是被人綁架,甚至差點**!
若不是秦街西意志力過人,提前醒來到港口抓人,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那一次,也為秦街西往後更為暴躁的性情奠定了雄厚的基礎!
甚至變得暴躁易怒,使整個庭園長時間籠罩在一片煉獄之中!
而顏菲,事後就故意在臉上划了一道口子,然後哭啼啼的跑來跟她道歉,說為了她和歹徒拼死拼活,差點毀容。
說的多嚴重,實際上也就破了一層皮,可偏偏那個時候蠢蠢的自己就是信了她!
江未惜看着手心這包迷藥,隱隱察覺到它燙手的溫度,眼底冷芒乍現!
等人走後,江未惜許久才從記憶中回過神,眼底只剩森森冰冷!
顏菲,陳之昀,上一世你們欺我騙我,破壞我和秦街西,還害他死於非命……這些仇,我定要你們血債血償!
她從衣服里取出一塊絲巾,包住了這包葯。
找到管家,一笑,露出淺淺的小虎牙:「言伯伯,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把這個東西交給**叔叔?
還有,幫我準備一套工作服。」
夜幕降臨 暗夜在昏黃的路燈下蒙上一層濃霧。
連風港,國內最大的海上運輸港口,幾輛小車相爭停在漆黑的大馬路,幾十個身高平均的黑衣人有秩序的下車列隊,氣勢洶洶。
為首的全黑色林肯車停下,駕駛座推開,蕭何快步下車拉開后座的車門。
一隻乾淨鋥亮的黑色皮靴跨出,下一秒,一道極為高大出挑的身軀出現在視野範圍。
男人身着黑色大衣,氣質矜貴,周身充斥的強大氣場瞬間讓這片暗夜顯得更為渾濁幾分!
他冰冷得沒有絲毫人類溫度的容顏俊美得近乎妖異,深邃的黑眸凝望着遠處跌宕的海面,無人能猜透他在想什麼,可越是這樣,便越是讓人心驚膽戰。
因為,這是暴風雨來臨前奏!
恐怖瀰漫的夜色中,男人邁開長腿,每一腳彷彿都踩在去往地獄的路上,裹挾着巨大的壓迫感,嘈雜翻滾的海浪都頃刻間萎糜了下去!
船艙內,正在裝貨的人被黑衣人雷厲風行的團團擒住。
蕭何抓來了準備逃走的頭目,壓在了甲板上!
「放開我,放開我,我可是鷹哥的人,你們敢動我他不會放過你們的!」
被抓的梁鋒還在不老實的掙扎,直到眼前出現一雙修長筆直的腿。
一股冷意侵襲而來,梁鋒忽然定住,機械運作一般抬起頭,便對上一雙沒有絲毫人類溫度的眼眸!
男人身型修長,輪船燈光灑在他完美的側臉,勾出極為漂亮的輪廓。
「天鷹商會的觸手伸的夠長,坐的位置不高,胃口倒是不小。」
男人輕嗤了一聲,低鑄深沉的聲線自染着淡淡血色的薄唇中溢出,「我這些貨,向天鷹他吃得消么?」
「你……你是秦爺!」
等看清眼前人是誰,梁鋒瞳孔一縮,臉上血色頃刻間褪盡,強大的威懾力讓他雙腿止不住的開始發抖起來。
難怪,難怪今天出發之前,鷹哥看他的眼神格外複雜,語重心長的說今天這筆成了後,就讓他去國外當領頭,卻沒告訴他,貨主竟是這位聞風喪膽的閻王爺!
「教一教他。」
秦街西輕抬了一下手指,修長的身軀略顯慵懶的斜靠在欄杆,渾身籠罩着一層淡漠的氣場,像極了來自地獄的修羅撒旦,「我的規矩。」
隨着男人的話落,兩頭大型兇猛的灰狼被從艙門口牽進,黑衣人鬆開牽引繩的限制,任由它們沖梁鋒撲去。
「嗚——」

《霸佔秦爺小撩精她又奶又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