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寶藏獵人
寶藏獵人 連載中

寶藏獵人

來源:外網 作者:厄夜怪客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厄夜怪客 都市言情

這裡屬於秦嶺的支脈,現在是夏天。此起彼伏的山脈被盛夏的植被染做層次分明的綠色錦緞。新綠,嫩綠,深綠……層層遞進,在夕陽的照射下,這片綠色錦緞又沾染上了一層金色的霞光,讓人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雄壯美麗。悶倒牛村,是興元市和長安市的邊界。它遠離繁華的城市。村民們過着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很難想像,這裡還沒有網購,沒有大型遊戲。全村沒有一輛汽車,十來戶人家只有兩輛拖拉機。公交車每天都只有早晚八點出六點歸的一班——它是整個村子和外界聯絡的唯一途徑。因為這裡幾乎沒有人用手機,並不是沒有信號,而是信號還在3g的展開

《寶藏獵人》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接下來的路程,大家請保持絕對的警惕。」收好地圖,江憲走到了前方:「我們已經走了超過三千米……這已經超出大部分生物的捕獵範圍。我非常疑惑……對方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而黑死蝶的線索,也同樣渺無蹤跡。這更不應該!古代的墓葬不可能埋這麼深!
黑暗中,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隨着他們越往裡走,洞穴變得越來越寬,以至於手電筒的光芒都不能清晰反射出盡頭的景色。就在深入窩窩坑一個小時十五分鐘後,所有人同時停住了腳步。
他們前方,是一個拐角。
非常銳利的拐角,但是……拐角後,竟然有一絲絲光線!
幽綠色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如同鬼火一般。卻沒有閃爍。就像……就像這個拐角後方,有一位提着燈籠的惡鬼,它身後,就是通往九幽地獄的通道一般!
「這塌都是什麼噶達馬西的東西?」瘦削男子西涇話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卻不由自主地將聲音壓到了最低。
咔噠……江憲關閉了手電筒,其餘隊員立刻照做。在適應了一分鐘後,他睜開眼睛,在懷裡摸了摸,隨後愣了一秒,忍不住暗罵了一句。
「領隊,怎麼了?」絲絲幽光,彷彿要把人心最深處的恐懼勾引出來。就連宋濂石,也是壓低了聲音開口。
「出來太急了,本來以為是幫忙收屍。什麼東西都沒帶。」江憲煩躁地「且」了一聲,同時,毫不猶豫拔出了槍。
卡卡卡……黑暗中,槍栓的聲音齊齊響起。江憲小心翼翼地撿起一塊石頭,朝着拐角後丟去。
骨碌碌……骨碌碌,一片靜謐中,只能聽到石頭滾下的聲音,足足十幾秒後,彷彿撞上了什麼東西,終於停了下來。
沒有人動,拐角外的牆壁旁,所有警員握着槍,死死盯住出口,緊緊貼在牆壁之上。就連呼吸都壓抑到了最低。他們只是不熟悉勘探,但是對敵的經驗並不差。
足足三分鐘後,江憲朝宋隊微微頷首。對方沒有絲毫猶豫,深呼吸一口,隨後猛然沖了過去。
這時候,就體現出了一個隊伍的配合默契與否——就在宋隊衝過去之後,三秒鐘,年輕警員毫不猶豫地跟上。最後,是瘦削男子和魁梧警員。
所有人的進入速度,距離上一位都差不多剛好三秒。江憲一個人留在拐角石壁外,手指輕輕勾動着指環。耳朵貼在石壁上,仔細地聽着裏面的一切。
然而,一片死寂。
片刻後,終於,四聲震撼的聲音齊齊響起。
「額的神啊……」「咱們到底……來了個什麼地方?」「這就是……就是地下世界?」
過度的震驚,以至於讓他們都沒有隱藏音量。江憲目光微動,緊接着沖了進去。
就在進入的剎那,哪怕是他,也忍不住呆了呆。
裏面,是一個大型空間,恐怕有足球場大小,足足七八百米。
電筒的燈光根本無法照清楚對面有什麼,但是能照清楚……他們前方十七八米處,是一道巨大的懸崖!
一絲絲綠油油的光芒,從懸崖下幽幽散發。江憲快步走到懸崖前方一看,難以置信地「呵」了一聲。
這不是懸崖。
這是一個極其陡峭的斜坡,恐怕有七十度。而斜坡上,有一條極其不工整的白色階梯。
大約一米寬,從懸崖頂部直通下方,估計深二三十米。大部分被岩層,泥土掩蓋。而就在白色階梯左右,一叢叢不知是什麼的綠色植物,正幽幽地散發著熒光。
它恐怕有兩個成年人的巴掌大,外形如同白菜。但邊緣卻是紫黑色。甚至說不清它是花還是植物。大部分都是盛開的,葉片如同最頂級的翡翠,那些幽幽熒光,就是從葉片中散發出來。而中央,是三根毛絨絨的,如同金針菇一樣的蕊。
放眼看去,白色階梯兩側,宛如翡翠裝點的大道。同時,白色階梯上,布滿了星星點點的熒光點。就像易碎的夢幻銀河。通向未知的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宋隊渾身一抖反應過來。聲音都有些發飄,朝着江憲說道:「領隊……這是什麼東西?阿凡達?潘多拉星球?」
「不知道。」江憲第一次說出這三個字來,他深深看着這些似花非花的「白菜」,喃喃道:「自我發光的植物並不是沒有。比如假蜜環菌,還有星菊菌……我從沒見過這種模樣的自發光植物……」
說完這句話,他拿出手電筒,對準下方,猛然打開了開關。
刷……手電筒的光芒直達坑底,可以清晰看到,斜坡下方,是一望無際的綠色海洋。布滿了這種綠色植物。然而,就在那些「白菜」沐浴到手電筒的光芒之後,卻陡然發生了難以置信的反應!
刷拉拉……肉眼可見,所有「白菜」全部蜷縮了起來,從外到內,層層包裹,就像受到了極大的刺激,速度非常快。緊接着……
波——!
波波波——!一連串細小的聲音響起,所有被照射到的「白菜」再次打開,猛然噴出一片綠寶石一般的熒光!
手電筒光照耀下,坑底就如同璀璨的綠色禮花不斷亮起。噴起足足三米高!江憲感慨了一聲,手電筒光芒繼續往前移動,直到看不見為止。
剎那間,隨着波波波的聲音不絕於耳,斜坡底部的空氣中,漂浮出了一條綠色長河一般的綵帶!
彷彿置身於夏夜的天穹,俯瞰下方,是璀璨的銀河。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神秘莫測的天坑綵帶,震撼地所有人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美。
但是這種美中,卻帶着一種讓人心寒的魔力。讓人感覺不寒而慄,彷彿……前方,就是地獄的大門。
「難以置信……」江憲舒了口氣,正要收回手電筒,忽然目光頓了頓,猛然移向對面的牆壁。
這裡是懸崖,自然有兩面牆。而剛才,他們被面前的白色長梯,綠色銀河吸引了目光,完全沒有注意到對面有什麼。直到下方綠色銀河完全炸開,他忽然才看到……
對面的牆上,有東西……
剛才一閃而過,彷彿……彷彿是……幾個文字?
有些像……秦……小篆?
他手中的電筒朝着岩壁上一照。這一眼,讓他瞳孔都狠狠縮了縮。
整次搜救,已經完全脫離了原定的軌道。現在所有隊員都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還怎麼找。潛意識中,他們已經將一路給出重要線索的江憲當做了主心骨,所以,當江憲的手電筒照過去之後,其他手電筒跟着照了過去。
死寂。
所有人的眼睛陡然睜大,數位隊員嘴巴都張成了o型。青年警員情不自禁地後退了幾步,足足五秒後,才顫聲道:「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額滴神啊……」瘦削男子倒抽一口涼氣,想要再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張着嘴巴,感覺嘴唇都在乾裂。
「賊他媽……」宋隊吞了口唾沫,握着手電筒的手都有些顫抖:「老子做夢都想不到……還真他媽能看到科教片里的東西……」
就在對面的岩壁上,用秦小篆書寫着三個大字:神仙崖!
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久,上面甚至不知道當時有沒有顏料。然而,三個字每一個都有十米大小!每一筆都有一尺深!在這片岩壁上留下了千古不朽的痕迹!
這裡……有人來過。
兩千多年前,秦人來過!而且,耗費極大的人力,刻上了這三個字。
然而,這還不是最駭人的。
讓所有人震撼的是……在這片岩壁上,竟然密布着數百具大小不一的懸棺!
它們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大部分已經腐朽。只能看到黑沉沉的輪廓。神仙崖三個氣勢恢宏的大字,配合上一具具腐朽不堪的懸棺,給人的只有一股刻骨深寒。彷彿在告訴所有人……但凡想登仙者,都死在了這裡。
為什麼?
這三個字拚命在江憲腦海中回蕩,而隨着他的手電筒光芒越來越高。他看到了……神仙崖頂上,刻着的一隻黑死蝶標誌!
找到了!
這一刻,血液都幾乎在翻騰。甚至腦海中都嗡鳴起來。然而,還不等他說話,年輕警員的聲音卻疑惑地響了起來:「咦?這啥尼?」
隨着他的手電光,大家立刻跟了過去。卻赫然發現……在一具具棺材後面……竟然還隱藏着字!
同樣刻痕深邃,但是不大,每一個都只有一米左右。
「天……上……什麼來着?」年輕警員立刻換了個地方,不只是他,所有人都不停轉換着地方,方便看清岩壁上的字。魁梧男子皺眉道:「現在不是看這些的時候。這裡太詭異了!我建議馬上去尋找二敢子。這可是一條人命啊!」
「不!」話音剛落,江憲的聲音就打斷了他,沉聲道:「各位……我們現在已經踏入了未知的隱秘。這裡不知道埋藏着什麼,要想找到二敢子,首先要保證我們自己能活下去。」
「而根據我的經驗,所有未知的隱秘,不能放過任何線索。否則……你們可能不想讓家裡的老婆孩子哭泣。」
「領隊說得對。」宋濂石點了點頭道:「細節見成敗。我們的目的是救出二敢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是我們的職責。但是,我們同樣要保護好自己。只有活着才能找到他。」
「我知道了!」就在這時,年輕警員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興奮地說道:「天上白玉京,九宮十二城,仙人撫我頂,結髮授長生!」
「好詩……誰寫的來着?」
江憲的目光豁然閃亮,死死盯着年輕警員:「你再念一遍。第二句!」
「九宮十二城,怎麼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看向江憲。他沉吟了片刻,轉過頭深深看向刻着第二句的石壁。許久,才悠悠道:「這是李白的詩。」
「但是,它刻錯了。」

《寶藏獵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