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王妃,王爺撒嬌不想上朝了
報告王妃,王爺撒嬌不想上朝了 連載中

報告王妃,王爺撒嬌不想上朝了

來源:google 作者:雁上雲霄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什鳴 古代言情 溫衡

避雷:男生娃戲精冷麵女王爺/傲嬌綠茶男花魁某個正經人被無良系統抓到女尊小說中做了一堆不正經的事兒正經人:我不是戲精,我這叫瘋!關於我是攝政王這件事……關於我被白蓮花逼迫的那些年……關於我是直女只能按攻略撩漢還成功了這件事……關於我家小白蓮一直想拿我當祭品這件事……爺麻了,已自閉展開

《報告王妃,王爺撒嬌不想上朝了》章節試讀:

什鳴沒想到 055竟連着紀什鳴的黑化過程也放了出來。

看完好一陣沉默,055在她的腦海里不停大哭:【太感人了,王爺好可憐】

【055,這個身世我為什麼沒有在人物生平介紹里看到。】

055戛然而止:【嘎?沒有嗎?我不知道。】

什鳴鄙夷它:【你好沒用。】

055被打擊到了,哇的一聲嚎哭了出來。

什鳴嫌棄它:【行了,別乾嚎了,你就是屬驢的。】

溫衡見她放下茶杯後低頭沉思,就等着她感慨完,可是過了好一會兒,見她還是沒有其他動作,心裏疑惑,試探的輕聲叫她:「王爺?王爺?」

見她還沒有反應,就上手輕輕拍了拍她:「王爺……」

什鳴瞳孔聚光,迅速伸手覆上了溫衡的手背,拿起來固定到桌子上,意識到自己的空白期時間太長了,這可是個大bug。

055也意識到了,連忙更改了什鳴意識世界的時間維度,打哈哈道:【哈哈……哈……抱歉,是我忘了調整空白期的時間兌換維度。】

什鳴:【要你何用!】

溫衡臉僵了一下後迅速的轉換了臉色,不勝嬌羞的試着抽了抽手:「王爺……」

什鳴扣着他的手,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別鬧。」

溫衡面上自是含羞帶怯,上齒輕咬着下唇,偷偷用眼睛瞧什鳴。

什鳴也是笑意吟吟的看着他,美人面勝海棠艷,可是心裏指不定怎麼的想把她的手剁掉。

可什鳴就是不放手,看他裝的格外嬌羞的臉色起了逗弄的心思,道:「怎麼,你摸了本王,還不讓本王摸回去?」

「哪……哪有,我才沒有摸…摸王爺…」

溫衡反駁道,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是聲如蚊蚋,有點維持不住假意的嬌羞,臉上浮現出一份惱意。

那份惱意倒是惹得什鳴開懷大笑,笑罷仔細的盯着溫衡的眼睛,道:「你這雙眼睛,倒是有點像我一位故人。」不經意間流出兩分悲意。

溫衡清清楚楚的捕捉到了這絲悲意,也凝視着什鳴的眼睛。心裏卻是很好奇,究竟是誰,能讓大名鼎鼎的攝政王悲戚。

「王爺!」紀裴有些慌亂,竟然忘了敲門。

一進門就看見這四目相對,十指交纏,柔情蜜意的模樣,喉嚨不禁泛酸,這樣也好,王爺像個正常人了。

乖乖了站到什鳴旁邊,俯身靠近什鳴耳邊。

「王爺,範金華家三十三口俱在金陵城附近被殘殺。」

什鳴微勾起一隻唇角,鬆開了溫衡的手,把玩上了茶杯,眼神變得冷漠與危險,剎一看眼裡都是瘋狂,眼睛描繪着杯子上的花紋,驀地一笑:「可真是一個壞消息。」

紀裴頭皮一緊,王爺的狀態又回去了。

【055,你確定我是這個狀態嗎?好瘋批呀!】什鳴問道。

【那是自然,紀什鳴已經算是半個神經病了,這可是眾多女頻小說裏面反派王爺的特質!】

【呵呵……好吧。】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溫衡的手拉住了什鳴的衣角。

眼中含怯,輕聲喚道:「王爺……」

什鳴接過他的手,面色稍緩,抬手揉了揉眉心。

「罷了,回府。」

紀裴臉上的不可思議溢於言表,溫衡心裏也很詫異,紀什鳴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被自己影響。

窗外的雨頗大,絲毫沒有顧及春天的情面,打落了一地的桃花。

「跟我回去。」什鳴扭頭對溫衡說,語氣中儘是不容拒絕。

果然還沒等溫衡回答什鳴就率先站了起來,接過紀裴手裡的大氅披到他的身上。

「阿裴,將溫小郎君安穩的送到我的棲雁居。」

說完就自己走出了門。

【紀裴好感度:-3】

出了門,對兩邊的侍衛吩咐道:「給本王牽匹馬來。」

侍衛飛速的跑開,不一會兒就牽來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

什鳴飛速上馬。回頭向樓里看了一眼。只見。陸夢離倚窗而坐,眼神空洞,木木的伸出手接窗檐上落下的雨水。

顯然還沒意識到自己的仇人就在樓下眼神淡看着自己。

什鳴只看了一下,迅速回頭,不顧雨色先行駕馬離去。

落在後面的溫衡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了什鳴回頭看陸夢離的那一眼,心下好笑,沒想到紀什鳴還是個大情種,招惹了自己還惦記着陸夢離,驀地心裏有發悶。

紀裴自是不待見溫衡,見他還磨蹭着,忍不住催促道:「郎君還是快些吧,王爺看了誰你不必在意,也用不着你在意。」

溫衡斜了他一眼,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可紀裴無端的感到了深深的惡意。

溫衡上了馬車後,馬車不緊不慢的向攝政王府駛去。

溫衡在馬車上仍然感覺到了春季的涼意,忍不住摟了摟身上的大氅,後知後覺的想起這是紀什鳴給他披上的,又把手鬆開了。

什鳴回到府里,將韁繩直接鬆開了,馬兒頗有靈性的自己去了馬廄。

什鳴疾步而行,心裏還是很驚訝這馬的聰明。

055撇嘴,道【你哪知道做馬的艱辛,它們接受的訓練比你都多,實在不成器的早被宰了。】

什鳴回懟:【那你如果在裏面肯定我就見不到你了。】

老管家疾步跟上什鳴,她是跟着什鳴從宮裡出來的老人了,知道這次出事什鳴肯定會及時趕回來,早早侯在門後等着了。

不過令她意外的是什鳴眼裡少了以前生氣時的瘋魔。

什鳴一直向棲雁居前走,管家就在後面跟着。

「讓鍾三鍾四各在金陵范家和京城范府搜索我與範金華所有私下往來的痕迹並消除。還有讓十四重點搜索范家別莊,務必找到潛龍令,也要時時刻刻躲避着女帝的人手。再挑唆廷尉張旭成介入此案,調集金陵所有情報點去各個土匪窩和線人對線,搜集情報。」

「是。」

「對了,把裕寅先生找來。」

「是。」

老管家迅速調整方向向另一邊走去,突然感覺冷靜的王爺更可怕。

什鳴快步回到棲雁居的書房裡,把有關範金華的所有信件拿出來燒掉了。

【範金華:三品紫金光祿大夫,是紀什鳴插在女帝身邊的重要棋子,深得女帝信任,原文中紀什鳴死後被其夫郎說服投誠女帝,現劇情節點崩壞,死與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