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小胖妞:撩個悍夫暖被窩
八零小胖妞:撩個悍夫暖被窩 連載中

八零小胖妞:撩個悍夫暖被窩

來源:google 作者:紅茶加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陳妙 陳旭

陳妙穿成了肥頭大耳的小胖妞,入手就是爛牌,爺爺病入膏肓,家中良田房屋被霸佔,無比凄慘的人設陳妙接手後改善了弱勢的局面,收拾了蹦躂的魑魅魍魎,拿回退休金,收回房屋擼起袖口搞起養豬大業,事業蒸蒸日上時,體態也訓練的越發輕盈賺錢賺的眉眼彎彎,數錢數得手抽筋那誰?煤礦廠歸家大佬,糙漢子模樣,一眼就撞進了美豬少女的心中體態健碩魁梧,手臂粗礦有力,想撩!特別是那張輪廓分明的臉龐,對視瞬間深邃無比的眼瞳,讓她身心淪陷陳妙:咱啥都不缺,就缺個暖被窩的,要不來個霸王硬上弓?大佬:不需要,費勁的活我來……展開

《八零小胖妞:撩個悍夫暖被窩》章節試讀:

「這是哪來的惡犬在門口亂吼啊!一大把年紀不會是分不清楚自家大門往哪開了吧? 」

陳妙一句話就撕破臉皮了,那姿態可沒有晚輩對長輩的尊重,他們也不配。

陳奇看到她的神眼中蹦射出強烈的憤怒,沉着一張臉,如同那地獄中的惡鬼,拎着木棍朝着她就凶神惡煞的走了過去。

陳妙有可能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讓人揍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人掄起木棍砸下的時候,陳妙已經快速的往旁邊偏移,在他反應頓住時,乾脆利落的捏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使用巧勁一扭。

只聽到咔的一聲,他的關節直接就錯位了,整個手以一種扭曲的形式展現着,木棍也應聲的跌落地面上。

「大伯你別打我呀!不關我的事情,兩個哥哥是自己半夜爬牆,才讓房子倒塌的,我家裡的東西全部都被埋在裏面了,我還沒地伸冤呢!」

陳妙聲音叫得很大聲,大老遠的就能聽到是陳奇在教訓人呢!

一大把年紀了還跟一個女娃計較,也不嫌棄臊得慌。

況且人也沒撒謊,自己心生惡意想偷別人的東西,結果遭報應了,還想怪罪到別人頭上來了。

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大伯,堂哥的腿斷了這就是他們的報應,這已經是在奉勸你們不要去貪戀別人的東西。

你可以來找不痛快,那就看看誰更加的技高一籌了。」陳妙這話是靠近陳奇旁邊說的,說完之後又離他三丈遠。

「大伯,我爺爺一把年紀了,可經不起你的折騰啊!

他的腿腳不利索,行走都是勉強的了,你這做晚輩的不說多心疼長輩,但也不至於跟他對上啊,這不是要他命嗎?」

陳妙的嗓音格外的洪亮,聲音源遠流長的傳了出去,聚集過來的人頓時就指指點點了。

「你……」陳奇不僅僅是手上傳來鑽心的疼痛,同時也被氣得七竅生煙的,他倒是想把人給猛揍一頓。

結果這死丫頭一個回合就把他的手給擰的疼痛無比的,別說是揍人了,他懷疑自己手是不是斷了。

果然是死胖子,吃多了像頭牛一樣,力氣龐大的。

陳小花看着丈夫過來的時候是氣憤填膺的,怎麼關鍵時刻棍子扔一旁,只顧着抓着自己的手啊?

這陳妙現在真是邪門了,不僅是學聰明了,還在村民面前表現出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讓他們受盡了白眼,在村子裏都受到排擠了。

「伯娘雖然說夫妻齊心其力斷金,可你們也不應該把力氣集合在欺負侄女的事情上,雖然長了一身的肉,可也不耐揍啊。」

陳妙伶牙俐齒的,把夫妻倆人堵得啞口無言的,本來他們過來時就是凶神惡煞的,目的也是真想把人揍上一頓。

結果還沒來得及行動,他都沒看到那死丫頭是怎麼把他的手給擰了的,現在疼痛的感覺是越來越明顯了。

看好戲的人多了,陳奇凝聚起來的氣憤消散了,現在也不敢把人不管不顧的揍上一頓,繼續留下只能是一個笑話。

頓時撇開人群,二話不說的就走了,離開時臉色是泛白的,隱約還能看到眉頭皺出幾條線來了。

陳奇都走了,陳小花沒有了主事的人,就變成了無頭蒼蠅,也只能灰溜溜的溜了。

「陳妙啊,你這大伯凶神惡煞的,我還以為你今天凶多吉少了呢!」

陳妙:「……」會不會說話啊?她好着呢!

「麗芬,謝謝你擔心我啊,還不是多虧你儘快的叫人過來圍觀,讓他們產生了恐懼的心理,不敢動手了。」

陳妙開口就捧着陳麗芬,對方頓時就抬高下巴,變成了一隻開啟屏的孔雀了。

「那是,我要是不叫人過來,你怕是都會被人揍扁了。」陳麗芬自信無比的說著,那模樣格外的神氣。

陳妙:「……」稍微得瑟就行了,沒必要上天啊!

這姑娘還真是挺不客氣的。

「不陪你嘮嗑了,我還得去田地里把桶給拎回來呢!」陳妙說著一陣風一般的跑出去了。

陳麗芬看着面前胖胖的身影,跑起路來屁股一甩一用的,這胖子怎麼感覺還瘦了點呢?

平時好像是都跑不動道的吧?

陳麗芬也不回去了,就在這裡等着她,就算是天色擦黑,也沒有要回家的打算。

陳妙餓得前胸貼後背也無法顧慮她了,飯陳爺爺燒好了,身體恢復了就閑不住了。

所以只需要炒個菜就能吃飯了,去房間轉了一圈,從空間里拎出了一坨肉,切成一條條的肉絲腌制着。

接着把青椒也切成絲,拍了一些蒜頭,接着刷鍋,倒油,把肉給煸炒熟,盛在一旁備用。

接着把蒜爆香加入青辣椒絲,翻炒軟化倒入肉絲,加入適量鹽,醬油,翻炒均勻起鍋。

又燒水煮了一碗絲瓜雞蛋湯,簡簡單單的兩個菜擺上桌,讓人饞得口水都快流淌了。

「陳妙你手藝啥時候那麼好了?平時不是懶惰成性,都是陳爺爺煮菜的嗎?」

陳麗芬完全沒有回去的自覺,反而主動幫盛好了飯,這菜香味她是完全走不動道了。

「你去死亡邊緣徘徊一下就能知道原因了。」陳妙顧着照顧陳爺爺也懶得搭理她了。

這姑娘除了在穿着上異常的執着,又偏偏穿不出啥漂亮的模樣,在別的方面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她也懶得跟人計較。

「陳妙,我爸說這天氣會落雨啊,你今天怎麼還去淋菜了?」

陳麗芬吃飽之後癱坐在椅子上,都無法動彈了。

陳妙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無動於衷,她淋的是泉水,是能相提並論的嗎?

「你期待我一個剛學種地的人會看天色,這是不是有一點異想天開了?馬後炮不適合開口你不知道嗎?」

陳妙直接理直氣壯的把人給嗆了過去,要糊弄一個心思全寫在臉上的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陳麗芬掙扎着,最後詢問道,「你的錢是不是不夠吃飯了?」

陳妙直接厚顏無恥的回答,「是。」

「我的錢得留着給爺爺養身體,所以你以後別隨便跑來我家跟老人家搶糧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