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連載中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

來源:google 作者:柒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軒銘 郭子秋

上輩子郭子秋因為誤信了渣男,氣死養大她的外婆,最後還是被渣男拋棄,看着渣男功成名就直接氣死在小租房重回活一次,得到了福祿空間,看着健在的外婆,郭子秋髮誓,這輩子她一定會遠離渣男,踢走假閨蜜,收拾綠茶妹妹,好好保護外婆考大學,做服裝,開公司,賣珠寶,做化妝品,都只是為了靠自己有能力保護好外婆,誰知道一不小心成了商業傳奇人物,人送外號秋水仙她都這麼厲害了,可是還是有一位醫生哥哥非要給她做靠山,還說要給她做一輩子的靠山,怎麼辦有點心動了?展開

《八零福祿空間:重生嬌嬌忙賺錢》章節試讀:

第二日一大早,郭子秋剛背着背簍打開大門準備去市裡,就見陳梅和王嫣在大門口正舉着手準備敲門。

「姐姐!好巧,我們正準備敲門。」

王嫣見郭子秋開門,上前一步,笑盈盈的打着招呼,那燦爛的笑容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見到了最喜歡的人一樣。

「我可不記得我媽給我生了個妹妹。」

郭子秋開門見到是這二人,好心情瞬間沒有了,暗呼倒霉,準備直接關門。

上輩子王家人雖然沒有害過她,但是她氣死章秀芝後,她那個父親對她不聞不問,甚至跟她劃清界限,生怕沾到會倒霉一樣。

這就算了,最過分的就是這對母女了,四處說她就是個下賤坯子,才十幾歲倒追着男人跑,還連帶着她死去母親郭潔和奶奶章秀芝一起罵,簡直是什麼難聽就說什麼,七里八鄉傳的她簡直不堪入耳,到處是她的流言,導致她後來到死都不敢回老家一趟。

而聽了郭子秋的話陳梅也一陣火大,就準備上前教訓一下郭子秋,誰知手被王嫣在後面不動聲色拉住了。

「姐姐。」

王嫣在心裏把郭子秋罵了一萬遍,面上卻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低着頭,好似郭子秋怎麼欺負了她似的,手卻用力的抵着大門阻止郭子秋關上。

「子秋,誰來了,怎麼不請進來坐坐。」

郭子秋看着裝可憐的王嫣就是一愣,此時身後傳來了章秀芝的聲音,她剛想回答,然後打發了面前的二人,就被王嫣搶先。

「外婆,是我嫣嫣。」

王嫣趁着郭子秋愣神的機會直接進擠屋裡,她今天來可是有重要的事的。

郭子秋看着二人往屋裡走的背影,很是煩躁,沒想到王嫣居然會裝可憐,她記得前世王嫣是個很心高氣傲的,怎麼變得不一樣了,搞得她很懵,於是她帶着滿是疑惑眼睛跟着也進屋了。

「你們來有什麼事?」

章秀芝看着來人,眉頭緊鎖,一臉的不悅,只差沒把人趕出去。

「外婆,我們今天是來看望你,你最近身體怎麼樣?然後就是我爺爺托村長,在城裡塑料廠里給姐姐找了工作,說了只要乾的好很快就可以轉正了,到時候姐姐就是城裡人了,只是村長有個條件,就是要姐姐是王家山的戶口,所以我們現在是接姐姐回王家的。」

王嫣以為說給郭子秋找到了城裡工作,可以成為城裡人她們就一定會巴結她,甚至會求着跟她回去,所以滿臉自信,甚至有點得意。

陳梅聽了女兒的話明顯有些愣,她不知道她這一瞬間的表情,都被郭子秋看在眼裡,很快陳梅回過神來,也揚起虛假的笑意,連連附和。

「真的嗎?真的是給我找的嗎?」

還沒等章秀芝說話,郭子秋就搶着先說了,這對母女表現明顯就不一樣,倒是激起郭子秋的好奇心了,她戲謔的看着這母女的表演,嘴角上揚,也裝出一副欣喜的樣子,她倒要看看她們到底打什麼鬼主意。

「子秋,你不能去,你只要好好讀書,將來考上大學,這樣不光可以成為城裡人,還可以分配工作,而且都不是工人,是坐辦公室的。」

章秀芝聽了郭子秋話眼神暗淡,有些慌,一把拉住郭子秋,生怕她聽了王嫣的話不上學。

「奶奶,你別擔心我的事我知道!」

郭子秋轉過身,看着章秀芝如此緊張的表情,她覺得應該找個時間好好跟章秀芝談談,不然她怕是一直都會為自己擔心了。

郭子秋握住章秀芝的手,用力捏了捏,眼睛眨了眨,嘴角還朝身後的母女擼了擼,示意別擔心,自己心裏有數,隨即轉過身馬上又帶上了一副感激又渴望的的表情。

「就是啊,伯母,子秋回到她父親身邊,你總不能讓孩子不回到父親身邊吧,所以你放心!」

陳梅以為郭子秋馬上要跟她回去,心裏樂開了花,趕緊又把郭子秋的父親拿出來說服章秀芝。

「奶奶,我想...」

郭子秋不由得鄙夷,拿父親說事,哼,這十幾年從來沒有盡到一天父親的責任,她們哪來的自信覺得抬出父親她就會回王家,簡直可笑,不過郭子秋還是把戲演下去。

「姐姐你回去了就睡嫣嫣的房間,到時候我們一起住,這個頭髮就送給姐姐,這是我舅舅在供銷大樓買的,可是一塊錢呢!」

王嫣沒想到郭子秋這麼好騙,事情進展的如此順利,她都已經想到自己的過上有錢人的樣子了。

不由得王嫣的笑容越發燦爛,歡快的上前一把挽上郭子秋的胳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對銀色鐵質蝴蝶髮夾,想拉近一下二人的關係。

看着王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郭子秋就覺得刺眼,於是乎她輕飄飄的說道。

「這事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畢竟這可是大事,我也好跟我奶奶商量一下,不過你放心我一定說服我奶奶。」

看着那對一直抖動翅膀的髮夾,想像一下它戴在自己頭上,郭子秋不由的渾身一抖,不動聲色的把王嫣推開了,但是把她遞過來的髮夾給收了,不收白不收嘛。

王嫣明顯一陣錯愕,考慮,也就是沒有同意回去,那她收她那麼貴重的禮物幹嘛?真是個眼皮淺的賤人,不行不能這麼虧,她眼睛在眼眶了轉了轉,於是有了主意。

「姐姐,你看我把自己最喜歡的髮夾都送你了,我記得你有個葫蘆吊墜能送給我嗎?」

葫蘆吊墜,郭子秋心裏不由得一突,難道她們的目的是銅葫蘆?

自從重生回來她的銅葫蘆就不見了,她也曾找過,後來果果說福祿空間就是銅葫蘆,隱藏在了她體內,現在王嫣卻要,她是知道了什麼還是只是巧合?

「哦,吊墜啊,昨天村東頭湖邊打豬草掉了,你要它幹嘛?」

郭子秋狀似無意隨口說著,手還不停地撥弄髮夾的翅膀,卻用眼角餘光緊盯着王嫣。

「什麼,你丟了,那就算了,姐姐,我剛才說的事,商量快點,工廠可不會等你,我突然記起來我作業還沒寫完,我們就先回去了。」

王嫣一聽說葫蘆掉了,不由得心中暗罵蠢貨,面前裝作無所謂,心裏卻火急火燎,找了個理由起身拉着陳梅就往外走。

看着王嫣如此緊張,郭子秋眉頭緊蹙,神情嚴肅,眸光深邃。

「嫣嫣,你怎麼這麼著急走,再多哄兩句郭子秋肯定會同意回去的啊!」

陳梅不解,眼看着只要多勸兩句,就可以騙的郭子秋回去,王嫣怎麼就走了,很是不甘。

「當然是去找葫蘆啊,那個蠢貨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搞丟了,不過如果我們找到了,那事情就更好辦了,媽快點走,我們一定要找到它。」

王嫣說著腳步就更快了,眼裡的冒着精光。

「哦,對對對。」

陳梅這才知道女兒的打算,連走帶跑的跟着王嫣一起朝着村東頭去了。

而此時醫院病房裡,羅軒銘緩緩睜開眼睛,眼神里儘是迷茫。

「羅先生,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楊國福趕緊上前詢問着,他家老爺子還是這位的父親救的。

「這是哪裡?我記得我是在追擊人販子的?對了人販子。」

羅軒銘迷茫的眼裡瞬間清醒,一下子準備坐起來,可是身上的傷口疼痛讓他又躺了回去。

「羅先生,你先別急,你身上的傷剛縫好,別又崩開了,醫生說你要好好休養。」

楊國福趕緊把羅軒銘扶着坐起來,生怕他又亂動把傷口給崩開了。

羅軒銘低頭看了看自己被繃帶纏滿的上身,作為一個優秀的外科醫生,他很清楚自己只是皮外傷,沒什麼大礙,轉頭看了看窗外。

「我沒事,是你救了我?現在什麼時間?你是?」

羅軒銘疑惑的楊國福,他可以很確定這個人他不認識,難道是他救了自己,但是他模糊的記得是個女孩子救了他。

「我是州陽市國營五金廠廠長楊國福,是羅妍小姐打電話給我,救你的不是我,是叫郭子秋的一個小姑娘,現在早上六點二十左右。」

楊國福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就把羅軒銘的東西交給他,並把了解到的郭子秋救人的經過複述了一遍。

羅軒銘打開轉院單子,看着上面女孩子的簽名。

羅軒銘用拇指摩挲了着上面的簽名,想着應該是個很漂亮而且善良的女孩子,字如其人嘛,字寫的如此靈動人也應該很漂亮,等好了一定要找到她,好好謝謝她。

「謝謝你,請你幫我找一下**吧,我碰到人販子了,人販子還抱走了一個孩子。」

羅軒銘收起手中的動作,抬頭感激的望向面前的楊國福。

「我已經報警了,**就在病房外面,我這裡把人喊進來?」

楊國福說完就推門出去了,很快走進來兩名身着警服的**。

「你好,我們是州陽市五林區**,我們現在想了解一下你受傷的過程。」

其中一位年紀稍大一點的中年**掏出他的證件展示給羅軒銘,隨後收起證件,找了個凳子,打開了文件夾準備做筆錄。

二人見羅軒銘精神尚可詢問着他受傷的過程,而且在門外隱約聽到人販子三個字,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現在國家正在嚴厲打擊這類犯罪,州陽市雖然只是一個地區小市,但是打擊犯罪可從來沒有懈怠過。

「你好,我是京城醫院外科醫生,這是我的證件。」

看了來人的證件,了解了他的身份,羅軒銘把自己的工作證遞了出去,就把他受傷的過程說了一遍。

「你好,我叫羅軒銘,這是我的工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