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世醫聖
傲世醫聖 連載中

傲世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傲世醫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韜 蔡妍

天截手冠絕天下,中醫堂連鎖全球,自創華夏第一奢侈品牌;岐黃基金扶弱,萬畝大山藏寶……愛人妻、慕少婦、養蘿莉;踏不平,撩群芳,妙手醫人濟世展開

《傲世醫聖》章節試讀:

蘇韜略微狼狽地騰挪着步伐,躲避飛釘,同時尋找機會,一雙眼睛清亮無比。

聶偉霆望着蘇韜的那雙眼睛,突然心裏生出異樣,這小子很冷靜。

但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

他能有如今的財富,都是在刀山火海中闖出來的。

有人現在擋自己的財路,那就直接將他從世界上抹除。

聶偉霆一伸手,按動了文明杖第二個機關,末端再次炸裂,略小一號的飛釘,漫天飛來。

像武俠小說中的「暴雨梨花針」,又像是散彈槍,轟出去,一個區域全部都是目標範圍。

蘇韜知道不能大意,手裡多了數枚銀針。

銀芒閃過,空中傳來叮噹的清脆聲音。聶偉霆眼中閃過驚容,剛才的漫天飛刺,竟然全部被蘇韜用小小的銀針給擊中打偏了。

又是一道肉眼難以發現的銀光閃過。

文明杖啪嗒墜落在地,聶偉霆手腕顫抖,上面一根銀針入肉半截,他額頭上的汗珠滾落,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聶偉霆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輕易倒下。

蘇韜走過去,手指在聶偉霆的小腹上戳了一記。

「呃」聶偉霆痛苦地蜷曲成一團,面部猙獰,青筋直爆,很快暈死過去。

蘇韜並沒有就此結束,伸手又戳了一記,聶偉霆清醒過來,然後又戳了一記……

天截手,一指天堂,一指地獄。

聶偉霆不停地在人間與地獄徘徊,一開始還能慘叫,十幾回合後,形同人皮傀儡,發不出任何聲音。

蕭冷站在旁邊,望着蘇韜殘忍地折磨聶偉霆,突然有些邁不動腿。

他沒有想到蘇韜看似溫和,眨眼卻變成了魔王。

一個經驗豐富的醫生,遠比蕭冷見過更多的死人。蘇韜比經驗豐富的殺手,更知道如何讓一個人痛不欲生。

聶偉庭額頭上露出青筋,眼珠爆出,眼白布滿紅色的血絲,嘴角流着粘稠的濃涎。除了四肢不斷抽搐外,襠下陰濕,屎尿齊流。

蘇韜對待敵人就是如此簡單粗暴。

若是不讓聶偉霆感受到死亡的痛苦,從心底畏懼自己,他還會不依不饒。

蕭冷雙股打顫,突然萌生出想要逃跑的衝動。

但他又害怕,蘇韜丟了聶偉霆,直奔自己而來。

這種滋味,如同荒野上的食草動物,望着雄獅殘忍地屠戮同類時,知道逃跑無望,本能地只想隱藏自己,讓對方遺忘自己的存在。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韜冷漠地看着如同爛泥的聶偉霆,與蕭冷道:「趕緊帶着他滾吧!這種無義之人,他的命自有老天來收。」

除了自己,這世上再無其他人有救治聶偉霆之法。

……

金泰灣別墅區分等級,由外而內往上呈金字塔型結構,越往裡,業主的地位越高。

而聶偉霆所住的那棟公寓,只不過在外圍。

別墅區內有個金泰湖,月色如水。藉著路燈的光芒,一棟公寓倒映在湖水裡,那棟公寓就是別墅區的腹心。

站在公寓的頂樓花園,晏靜手裡托着咖啡杯,鳥瞰着金泰灣夜景。

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但身子是繃著的,咖啡色的長褲,襯衣撐得很開,襯衫束入腰際收攏。

姣好的身材,讓人即使用眼睛看,彷彿也能產生十足的回彈力。

剛剛傳來的消息,讓晏靜有些厭煩,聶偉霆終究還是沒辦好事。

「老聶的情況如何?」

身後的女秘書望着晏靜的背影,有點出神。

像晏靜這樣漂亮的女人,即使女人看了也會驚艷,她低聲道:「醫院那邊傳來的消息,根本無從下手。」

晏靜眉頭緊蹙,道:「那個年輕醫生,究竟什麼來路?」

女秘書嘆道:「十年之間,履歷完全空白,唯一得知的是,前幾天他在江淮醫院,救了一個E國女商人。也是那個E國女商人,動用關係,把他從派出所撈出來的。」

晏靜擺了擺手,道:「老聶那邊你安排最好的醫院救治,畢竟他還有價值,不能就這麼死了。至於三味堂,等查清楚他的底細之後,再動手吧。」

女秘書退了出去,背脊全濕透了。儘管晏靜的每句話都很稀疏平常,但給她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晏靜人稱「毒寡婦」,人美心毒,影響力不止於漢州,尤其喜怒不形於色的時候,真的很可怕。

……

第二天早晨,蘇韜來到江淮醫院的中醫科報到,雖然狄世元嘴上說,給自己優待,不需要坐班,但他還是得露個面,點個卯。

沒想到狄世元一大早就在中醫科等着自己,跟一名老中醫在聊天。

見蘇韜推門而入,狄世元連忙拉着蘇韜笑着介紹道:「老唐,這就是我給你們中醫科輸送的新鮮血液,優秀人才,你以後要好好照顧着。」

看樣貌,唐姓老者已經上七十歲,鬢角斑白,唇下留了黑白相間的長須,蘇韜猜測,他應該是退休返聘的醫生。

唐南征掃了蘇韜一眼,淡淡一笑道:「能讓狄院長視作珍寶的人才,肯定有真材實料,等下門診開放之後,我會讓中醫科的人全部聚在一塊,看看蘇大夫的實力。今天上午的病人,全部由蘇大夫來診治,如何?」

唐南征是江淮醫院中醫科的鎮山之石,所以過了退休年齡,醫院還是高薪返聘,每周周三坐診。

中醫科的醫生全部都是唐南征帶出來的,現在狄世元從外面引入一人,讓唐南征心裏不高興,這在情理之中。

蘇韜見狄世元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淡淡一笑,道:「既來之,則安之。我等下給薇拉複診之後,就來中醫科坐診。」

見蘇韜倒也爽快,唐南征的臉色就沒那麼難看。

等蘇韜離開辦公室之後,狄世元原本板着的面孔,忽然鬆開,笑着說道:「老唐,剛才演得不錯。」

唐南征沒好氣地搖頭苦笑道:「既然是你引薦進來的人,為什麼還讓我陪你演戲,故意刁難年輕人?搞得我這個老頭子,心胸狹隘,故意欺壓新人一般?」

狄世元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道:「老唐,你年紀也大了,雖然培養了不少年輕的晚輩,但缺少精英,很難有人能撐起江淮醫院的中醫科。蘇韜是一個好苗子,所以我想要培養他一下。同時,也讓他展現一下實力,證明自己有資格擔任中醫科主任的職務。」

唐南征眉頭皺了皺,道:「你打算把主任的職務交給他?」

狄世元語氣凝重地說道:「雖然謝誠得到你的部分真傳,但距離大師級還差了火候。」

唐南征嘆了口氣,道:「謝誠的確還欠缺了火候,主要鍛煉得太少。只不過蘇韜看上去很年輕,以他這個年齡,恐怕實踐得也不多,即使家學深厚,恐怕也難以比得上謝誠。」

唐南征儘管心胸開闊,但人的情感親疏有間,他偏於信任自己的弟子,也是正常的。

……

來到高級病房,再次見到李秘書。

之前蘇韜給他開了曲直湯的方子,果然三天有效,腿疼的癥狀已經消失。

蘇韜給他看看了肚子,昨天在三味堂被踢了一腳,當時沒來得及處理,不過只是瘀傷,蘇韜給他抹了點特製的藥膏,倒也不礙事。

經過兩次治療,薇拉的病情得到明顯的控制,蘇韜在第三次針灸完畢之後,換了一種葯湯,以固本培元為主。

不過中藥依然苦澀難喝,薇拉皺眉喝完之後,伸出修長的手指,蘇韜笑了笑,遞給她一片甜茶葉。

薇拉欣然含在嘴裏,感嘆,這是多麼美妙的一天。

「今天是最後一天治療,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蘇韜收拾着行醫箱,幽默着說道,「當然,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每個月最好都能複診,便於我隨時掌握你的病情,所以你千萬不要想輕易地丟掉我。」

薇拉眨了眨漂亮的棕色眼睛,笑道:「你似乎忘記了什麼?」

蘇韜輕輕地拍着腦門,道:「當然,不會忘記,今晚就請你吃飯,如何?」

薇拉滿意地點頭,道:「這還差不多!」

蘇韜背起行醫箱,走出病房。

薇拉突然發現桌邊多了一個藥包,小心地拆線後,發現裏面竟然是甜茶葉,嘴角露出微笑,暗嘆這真是個溫柔貼心的華夏男人。

……

中醫科,每周也就周三這一天,外面是站滿了人的。

蘇韜坐在問診台,右側是唐南征,左側是狄世元,其他中醫科的醫生都坐在他們的正後方。

今天的陣勢,更像是一場考試,考試結果影響着蘇韜能否在中醫科站穩腳跟。

狄世元與身後的中醫科醫生,笑着說道:「今天我們來一場比賽,由蘇大夫和唐大夫共同為病人診治,兩人將病人的病症寫在紙條上,勝敗由我來評判。」

「謝主任,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啊,竟然敢跟師父比賽?」坐在謝誠旁邊的是一個身材略胖的男人,壓低聲音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