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安定
安定 連載中

安定

來源:google 作者:泳安大大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必 泳安大大

中原九國林立我李必,大安七皇子,十二歲出門遊歷,見識外面世界的酸甜苦辣後在書院修習、從軍,節識各種有志之士,不斷成長自己,一統中原大地,我李必願為天子守國門!…………滿身鮮血的李必握緊手中的長槍,問道:「我帥嗎?」哭腔聲響起:「都這個時候了還管什麼帥不帥的」「那不行,帥是一輩子的事情!」展開

《安定》章節試讀:

金國的軍隊反應過來,鎮守此地的將軍在中軍大營指揮着,想要組織起有效的防禦。

太子李鳴從遠處看到了金國指揮的將軍,金國的將軍也看到了身着將軍服的李鳴,拿着手中的長柄刀向李鳴殺去。

李鳴後腳往下發力,強大的爆發力激蕩起塵土,腳步離開後的地下留下一個小坑,李鳴憑藉著極大的爆發力大步疾沖,一下子衝到了金國將軍跟前。

一記騰躍,抓着手中長槍的尾部向他劈去,在空中呈現出圓弧般的軌跡。砰的一聲,長槍打在長柄刀的長柄上,一絲絲火花激蕩起來。

金國將軍後退幾步,虎口震顫,有血絲冒出來。

好強!

李鳴虛晃一槍,槍出如龍,向那傢伙的頭部刺去。

在金國將軍起手去格擋的一瞬間,李鳴藉著長槍刺出去的力將身體旋轉一圈順勢拉着長槍也一記三百六十度旋轉一槍攔腰打在金國將領的腰上,飛出去老遠,摔了個狗吭泥。

周圍的士兵看到自己將軍不敵,紛紛上去解救,向李鳴殺去;有的去拉起將軍。

「別動,斷了!!!」金國將領有氣無力的說著

「架着我抬走。」

李鳴長槍橫掃,掃開周圍士兵,看都沒看那個逃了的將領,朝着另一個正在廝殺的金國將軍殺去。

「幸好沒被他追上,不然得交代在這啦!」

金國那個被人架着抬走的將軍說著的同時往後看去,只見李鳴右手手持舉着被長槍插穿身體的金國將軍在空中。

那是他的副將!

看到這場景,金軍將軍劉夏更為害怕了。

害怕太子殿下出了意外,剛剛在船上與南海水師大都督說話的那個將軍劉建國跟了上來,看到李鳴舉着長槍把敵軍將軍舉在空中的畫面,忍不住說道:「當真神勇。」

隨後手指指着那個被人架着逃的金國將軍並大聲說道:「特么的,老子最特么的討厭看見逃兵,還他娘的是個將軍,把他給我抓過來。」

金國那位將軍聽到後,顧不上腰疼頓時暴怒的說道:「老子就特么的就往後看了一眼,你就要來抓老子,況且老子這不叫逃跑,這叫戰略性撤退!」

「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抬着本將軍跑啊」他趕緊對着身邊的士兵說道。

雖然他身邊的親兵拚命廝殺抵擋着後面的追兵,但還是逃脫不了被生擒的命運。

這座軍營的規模不大,他們的任務就是平時巡查一下海岸線,有時去其他的村落拿點油水,如果有大敵的話,就迅速去通知後方的城池,不過除了一些海盜,他們也不覺得會有什麼大敵。

這距離邊疆還是有點距離的,覺得這兒怎麼有戰事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巡查也是蠻懶散的。

可這起碼也算是海岸線的邊疆,還是能執掌一些軍隊的,又沒有什麼危險,最適合朝廷中的達官貴人的子弟來鍍金。

而剛剛被安軍生擒的將軍,被人架着抬走的金國將軍就是。

他是金國宰相的兒子。

…………

與此同時,統帥安國西疆十三萬邊軍的安西軍大都督韓烈看了眼夜色,「到了我們約定的時間啦,他們應該已經到了吧!」

在七天時間裏,安軍也集結了大量兵力,準備反攻。

韓烈然後對着旁邊的幾位將軍說道:「發起猛攻,給他們點顏色瞧瞧,這群龜孫子,真是皮癢了。」

「還有,把軍工坊剛弄出來的新奇玩意,伏火雷也給我放到投石車上去!」

眾將拱手領命。

安國丁西城。這是金軍已經攻佔下來的一座小城池。

金國東疆大將軍林毅正在一處院子里,坐在椅子上憩息。

轟轟轟~

陣陣爆炸聲震醒了他,嚇得他立馬站了起來。

他急忙跑出去,「怎麼回事?」

在外面的人都搖搖頭。

此時有傳令兵從馬上翻身下來,飛奔到他面前。

「大將軍,安軍來襲!」

…………

此時的林毅已經站在城樓上。

突然,一個冒着火花的桶子飛到他的不遠處。

轟的一聲。

一大片的士兵都被炸到,身上都是血洞。他自己連忙閃躲到柱子後才沒事。

他看着插在柱子上的箭簇和鐵片,還有一些尖銳物,心驚肉跳的。

他震驚道:「好大的威力,這是什麼?」

天空中又有冒着火光的東西飛來。

他大喊道:「快拿盾牌!」

轟轟轟~

這次他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有個桶子落在一個士兵的旁邊,士兵拿木盾擋着,那木盾瞬間被炸裂,變得粉碎,士兵也被爆炸的衝擊力沖翻在地,身上有着不少血洞。

遠一點的還好,能擋住一些爆炸飛出的尖銳物。

要是近一點的話,就直接變成身上滿是血洞的血人啦!

大石頭與桶子不斷砸落。

看到這伏火雷這麼大威力,韓烈欣喜無比。

安軍的投石車轟了兩刻鐘之後,終於沒有了爆炸聲。

韓烈向旁邊的士兵罵道:「特么的伏火雷呢?怎麼停了?」

士兵摸了摸頭,回復道:「沒……沒了!還剩一些小的,小的也沒多少了。得等下一批朝廷的輜重運送到才有。」

「那……那先留着吧!」

心中也在念叨:「屯了那麼久的好東西,早知道不分那麼多給他們了,自己先狠狠炸一炸那林毅再說!」

他們指的是那些去圍剿金軍征戰在安國其他地方的安軍將領們。

這些伏火雷好用是好用,就是產量太少了。

韓烈一揮手。

安軍士兵衝鋒向前,阻攔那些駐紮在城池外的金軍,進行開路。

安軍那能與城牆齊高的樓車也緩緩前進,這種樓車宛如一頭沉寂在黑夜的巨獸,用尋常的木輪已經不能使它前進,唯有用滾木才能讓它推進。

士兵們不斷的往複搬運後面的滾木往前面送去,巨獸緩緩前進,給金軍帶來極大的壓迫感與窒息感!

不過這種巨大樓車的機動性太差了,只能建哪用哪,不然推着它到處跑,攻哪座城池都變得簡單許多啊!

金軍的箭打在用鐵皮包裹住的樓車外表上,冒出一串串的火星。

而樓車上的弓箭手不斷發射着弓箭壓制金軍。

底下的安軍士兵們也在奮力的將攻城錘朝城門的方向推去,攻城錘上懸掛着一根巨大的木頭,滿是鐵皮包裹着的鐵虎頭令人髮指。

「咳咳咳。」

灰頭土臉的林毅站起來,拔掉了插身上的幾個箭簇。安軍的投石車投射幾輪伏火雷,還有樓車上弓箭手的壓制,城牆上沒有多少站着的金軍士兵了。

再加上這城池本來就是一個小城池,城牆上也站不了太多人。

而且投石車投出的石頭砸在了登上城樓的坡道上,底下的士兵們正在奮力的搬開石頭,想要上來防守,奈何石頭太大,坡道又有點窄,很難把大石頭搬開。

士兵們只好蹲下,讓同袍們踩着自己的肩膀爬上石頭,然後登上城樓,但這速度太慢啦!

安軍最前沿的士兵已經通過雲梯、鉤索已經爬上了城牆與金軍廝殺起來。

不一會兒。

安軍的樓車已經貼近了城牆,放下了一塊塊特別長且結實木板,士兵們輕裝上陣,準備通過木板快速地登上城牆。

漆黑的夜晚,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安軍,只聽到處都是安軍的喊殺聲。林毅見大勢已去,也不必死守,。

一躍而下,跳到了登上城樓的坡道上,喊道:「撤!回蔡明城!通知在外征伐的隊伍,各自想辦法撤退,回金國協防!」

此時林毅手中只有兩萬的兵力,其餘兵力都分派出去進攻其他地方。

林毅明白,他們的戰力跟安軍比是比不過的。

他將隊伍拆分成三部分,輪番斷後,掩護撤退。

安軍在背後攆着他們打!一路追一路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