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5646516
5646516 連載中

5646516

來源:google 作者:顧南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君澤 顧南幽

他轉過身去,語氣中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不屑:「你既有讓太后威脅本王回來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態」秦君澤似乎連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覺得噁心顧南幽隱忍了六年的心終於在此刻完全塌了下來在秦君澤眼中,她始終是個諂媚小人,哄着太后賜了婚,最後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展開

《5646516》章節試讀:

《5646516》是由顧南幽所寫,講述了顧南幽秦君澤之間的故事。
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顧南幽站了片刻,才走到秦君澤身後。
回過身的秦君澤眉頭一皺,隨後又恢復了一副拒她千里之外的模樣:「有事?」
顧南幽抿了抿唇:「王爺……」「你這病病歪歪的模樣給誰看?
在這兒玩苦肉計,不如直接去找太后說本王苛待了你。」
...房門被狠狠砸上。
秦君澤似乎連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覺得噁心。
顧南幽隱忍了六年的心終於在此刻完全塌了下來。
在秦君澤眼中,她始終是個諂媚小人,哄着太后賜了婚,最後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過。
到如今顧南幽還清清楚楚地記得六年前的洞房花燭夜。
秦君澤不曾看一眼身着鳳冠霞帔的自己,連蓋頭都未挑開,只留下一句:「往後生死由你。」
短短六字,字字誅心。
未關緊的門縫,寒風襲入。
顧南幽沒有禁住地打了個冷顫,隨即又引的一陣劇烈的咳嗽。
她趕緊用帕子捂着嘴,嘴中殘留的苦藥味變得濃烈。
「生死由我……」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願以償,求來一死。
薄薄的休書被風捲起,最後落入一旁炭盆中,殘餘的點點星火將紙一角燒了去。
直到將近卯時,顧南幽才僵硬地站了起來,拖着疲憊的身子走出書房。
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內居然多了兩個人。
一位是晉寧公主,皇上和攝政王的姑姑;還有一位女醫。
見顧南幽一身單衣走了過來,晉寧當即就呵斥:「堂堂王妃,衣冠不整的像什麼樣子!」
顧南幽只是木訥地行了個禮,聲音沙啞:「臣妾失禮。」
晉寧依舊沒有好臉色,她睥睨着顧南幽,言語鄙夷:「六年了,你這肚子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今日本公主特地將太醫院的醫女帶來幫你瞧瞧,看是不是你身子不行。」
顧南幽一怔,可她卻沒有資格去拒絕堂堂長公主。
緊緊地握了握拳:那件事,終究是瞞不住了。
片刻後,女醫診斷的結果出來了。
晉寧聽完,立刻怒火中燒,衝進房內。
「啪!」
顧南幽被晉寧狠狠地一巴掌打倒在地。
晉寧扯過她的手臂,看着上面那顆紅色守宮砂,愈發怒火中燒。
「成親六年都沒有圓房,顧南幽,你怎麼還有臉活着!」
顧南幽想要收回手臂,那膽怯的模樣讓晉寧嗤笑一聲,不屑地將她甩開。
「當初看在顧家在朝中還有點用,本公主才不反對太后的懿旨,不然以你區區禮部尚書之女的身份配得上君澤嗎?
如今你父親還被關在刑部大牢里,這科舉泄題的罪責,不用本公主說你也知道。」
晉寧的話無疑是戳中顧南幽的痛處,但她知道父親是被冤枉的。
她抬眼望向晉寧,喉嚨中似有一團棉花堵住,欲言又止。
晉寧冷着一張臉,瞟了眼顧南幽:「這樣罷,你自去向太后請旨下堂,就說自己犯七出之條,無法為君澤綿延子嗣。」
顧南幽心中一顫,輕輕道:「太后不會答允此事的。」
晉寧細長的柳眉挑了挑:「也對,畢竟我皇族從未有過休妻之事。
如此有辱皇家顏面,怎可傳出。」
顧南幽壓制住心中酸澀,一雙眼平靜地看着晉寧:「公主意下如何?」
晉寧遺憾一般地嘆了口氣,語氣中卻未有半分可惜:「君澤雖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
許是擔心顧南幽還不明白,又道:「你放心,等你死了,就算君澤不願意,本公主也會向皇上請旨將你厚葬。
至於你父親,也許皇上都會開恩赦免。」
顧南幽心頭一怔:論權勢,家道中落的自己沒有資格去反駁什麼;論感情,秦君澤和自己形同陌路。
她垂下眼帘,輕飄飄地回了句:「多謝公主。」
晉寧走後,顧南幽忍不住咳了幾聲,臉色越發蒼白。
唯一的丫鬟小梅立即將葯端了過來。
「王妃,趁着還有點熱,趕緊喝了吧。」
絲毫不在意先前這屋內發生過何事。
顧南幽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湯藥,她有一瞬覺得,自己病的下一秒就會撒手人寰。
但她知道,人人都敬畏而堂皇的攝政王府里,心疼自己的,只有自己罷了……她抬手將葯碗推開:「王爺可還在府中?」
「聽前院的小廝說,王爺此刻正在前廳會客,想必……脫不開身來。」
「替我梳洗一下吧。」
她還是想賭一次,賭秦君澤不會這般絕情。
綰了一個簡單的髮髻,穿上一身淺色的秋裝,顧南幽便往前廳去了。
待她走到前廳帷幕後,看見三皇子和秦君澤寒暄了幾句之後走了。
顧南幽站了片刻,才走到秦君澤身後。
回過身的秦君澤眉頭一皺,隨後又恢復了一副拒她千里之外的模樣:「有事?」
顧南幽抿了抿唇:「王爺……」「你這病病歪歪的模樣給誰看?
在這兒玩苦肉計,不如直接去找太后說本王苛待了你。」
不知為何,顧南幽蒼白的臉色惹得秦君澤心中一陣煩躁。
顧南幽眸光一暗,下意識地問出聲:「王爺可接受有位亡妻?」
秦君澤一愣,面上划過一絲驚愕。
可隨即又覺可笑:「本王何曾有妻?」
顧南幽看向秦君澤,死死攢緊手中錦帕,原來他當真對自己無情。
良久後,她問道:「妾身若真的死了,王爺,又可否救妾身父親一命。」

《5646516》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