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
連載中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岳父是崇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的岳父是崇禎 都市言情

一個現代軍校生周世顯重生大明,成為大明最後一個駙馬。 憑一己之力建立了一支近代鐵軍,保江山,驅韃虜。 飲馬天山之巔,垂釣貝加爾湖,所到之處,皆為漢土。展開

《》章節試讀:

「回大人的話,是當朝駙馬爺,周國輔周大人家的公子。」
「誰?」
駱養性又是一愣,一度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獃滯了良久,他才慌忙道:「請,快快將駙馬爺請進來。」
過了不久,看着一眾手下,簇擁着一個白面如玉的書生走了進來,駱養性忍不住摸了摸腦門。
這都叫什麼事兒啊!
他是個人精,見周世顯走來,忙堆出一臉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他也是三品官,和九卿之一的周國輔平級,可他是個武將。
三品武將在三品文官面前,還不如一隻雞。
「周公子,久仰,久仰!」
堂堂錦衣衛都指揮使,三品大員,此刻滿臉堆笑:「駱某久聞駙馬爺大名,今日終於得見,實乃三生有幸。」
周世顯微微一笑:「幸會,幸會。」
「快請,裡邊坐。」
「上茶!」
「哈哈哈,駙馬爺到了這北鎮撫司,就當是自家宅子,不必拘謹。」
此人不愧是錦衣衛世家出身,人精里的人精,說話時滴水不漏,讓人如沐春風。
周世顯客套兩句,一時間其樂融融,賓主盡歡。冷清的北鎮撫司官衙里,響起久違的豪爽大笑聲。
午後,周世顯將繳獲的戰利品留下,畫押,敘功,便起身告辭。
駱養性不敢怠慢,親自送到衙門口。
「周公子,常來呀。」
「一定,一定。」
幾聲寒暄,互道珍重。
駱養性回到了官廳,拿起戰利品清單,口中喃喃自語:「真虜兩級,上等甲胄兩副,騎弓,馬刀……」
又一次他忍不住摸了摸腦門。
「這叫什麼事兒?」
他一張老臉火燒火燎的,一個書生,當朝駙馬竟如此驍勇,讓他這個錦衣衛指揮使情何以堪啊?
不由得一聲長嘆,駱養性又犯了難,當朝駙馬爺他可不敢賞,他若賞了……這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么。
官職可就更不敢給了,駙馬爺跟着他當錦衣衛?
駱養性打了個寒噤,怕是要被皇爺扒皮拆骨。
「得咧!」
老駱拍了拍腦門,這事他可做不了主,還是交給皇上定奪吧。
傍晚時分,朝陽門外,周府。
周世顯一瘸一拐的走進府中。
幾個護院一呆,忙迎了上來:「大少爺。」
「回來了,大少爺回來了!」
周府又是一陣熱鬧,炸了鍋,開水一般沸騰起來。說來奇了,周世顯所到之處,總能帶來一股火熱的氛圍。
在這即將亡國的明末,這或許是一種異像。
入夜,周府一片歡騰。
周國輔命人將遣散的丫鬟,婆子又找了回來,看樣子舉家搬遷這事是走不成了。
方氏喜極而泣,命廚娘做了一席好菜,為愛子接風。
一時間,周府里不時響起歡聲笑語,沒有什麼比大難不死還讓人動容,驚喜交加了,這一刻的周府,與死氣沉沉的京城是兩個世界。
用過晚膳不久,家中來了一位傳旨太監,宣讀了聖上口諭。
「宣,駙馬都尉周世顯,入宮面聖!」
周世顯起身,笑了笑,這也在他預料之中。
京城,夜色如水。
「駕!」
從勾欄衚衕到紫禁城,不到兩里,快馬一炷香便可趕到。
此刻,宮門早已緊閉,周世顯在宮門外翻身下馬,跟隨着傳令太監,從偏門進入宮中。
此時的乾清宮,詭異的一片死寂。
幾個御前侍衛,都有氣無力的。
傳旨太監躬了躬身,輕道:「駙馬爺在這等着,奴婢這就去通傳。」
周世顯點點頭,隨着將一塊碎銀子塞了過去。
傳旨太監一呆,終還是將銀子收入懷中。
不多時,乾清宮大門敞開,露出了幽暗的紅色燭光。
周世顯撇了撇嘴,這位崇禎皇帝還真是敬業,大晚上的還在批閱奏摺,只可惜……這是個志大才疏之人。
周世顯心中,浮現出關於崇禎帝的種種傳說。
這位皇帝最喜歡乾的事兒,就是殺大臣,一言不合就殺督師,殺內閣重臣,殺恩人,也殺仇人。
用一句刻薄寡恩來形容,再合適不過。
為人君者,又豈能氣度如此狹窄?
大明之亡,他要分一半鍋。
「宣,駙馬都尉周世顯覲見!」
周世顯深深的吸了口氣,終於,終於他要見到傳說中的崇禎皇帝了。
殿內,龍椅上。
癱坐在一個身穿明黃色龍袍,乾瘦的中年人,他是當今大明天子崇禎皇帝,他眼窩深陷,氣色也很差。他身旁站着幾個太監,宮女,還有白天見過的錦衣衛指揮使駱養性。
聽到宣召,周世顯快步入殿。
「站住!」
殿內,一個老太監上前,要搜身。
卻聽見上首龍椅上,響起一個輕柔的聲音:「罷了,不必搜。」
周世顯上前,咬了咬牙便單膝跪地,行了一禮,低低道:「小婿周世顯,叩見皇爺。」
乾清宮內,頓時一片死寂。
老太監白眉一挑,大發雷霆:「大膽!」
敢在皇帝面前自稱小婿,妥妥的君前失儀。
站在一旁的駱養性,嚇的嘴角直抽,趕忙上前一步,衝著周世顯猛使眼色。
「不得無禮!」
然而這一聲小婿,卻讓崇禎呆了呆,竟然從癱軟中打起了一絲精神,枯瘦的身形也挺了起來。
他抬頭看了看,死灰一般的眼中,亮起一絲光澤,乾裂的嘴角微微抽搐,先衝著老太監擺了擺手。
良久,竟然露出一絲苦笑:「知道了,起來吧。」
「謝陛下。」
看着他枯瘦的臉,周世顯心中竟然有一絲不忍。
殿內,一片古怪的安靜。
過了一會,響起崇禎沙啞的聲音:「沒有冒功?」
聽口氣,他是真的將周世顯,當成了自家晚輩,此言一出,駱養性先鬆了口氣。
周世顯笑了笑:「小婿不敢欺瞞聖上。」
崇禎微微皺眉,淡淡道:「你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如何能陣斬建虜八旗?」
果真是個性子多疑的,言語間蘊含著幾分凜然。
他一雙狹長的眼睛看了過來,又道:「朕,最恨欺瞞。」
這場面,答錯一句便是人頭落地。
心臟狂跳,周世顯卻並未躲閃,坦坦蕩蕩的看回去:「回陛下的話,小婿擅使火槍。」
君臣兩人對視,空氣似乎都凝滯了。
一陣,死寂。
看着崇禎眼中的寒芒消散,周世顯鬆了口氣,這一關過了。

《》章節目錄: